首页 > 新影厂频道 > 影视剧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20集电视连续剧《俺爹俺娘》故事梗概

 
CCTV.com  2009年01月05日 14:2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山东博山天井村的老木匠焦文夫妇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焦山,二儿子焦河,三儿子焦波。不幸的是1948年春节,5岁的二儿子焦河在看戏中因土匪抢劫,在混乱中丢失了。不久,8岁的大儿子焦山患重病成了智障人。所幸的是三儿子焦波不但在诸多不幸中长大成人,还走出大山,进了京城,成为一家出版社的摄影师。

    焦波多年来拍摄含辛茹苦、抚养自己成人的年迈的爹娘。在北京搞了展览,还请爹娘为影展剪了彩,给了晚年的爹娘极大的欣慰。

    爹娘一天天变老,他们心中有两桩心事:一是没有了俺老两口,傻儿子谁来照顾?二是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丢失整整50年的二儿子焦河?

    焦家三儿子事业的成功,给这个本来平平常常的家庭带来许多关切的目光。先是老村主任周大船给傻大哥焦山说媳妇,以解决爹娘最大的心病。接着是朋友介绍一个50多岁的中年汉子老陈来焦家当保姆,尽心尽力照顾老人和傻子大哥的生活。

    村主任给大哥介绍的媳妇是本村的寡妇喜翠。她的大女儿正月婚姻很不幸,原来跟村里小伙子赵胜初恋,但当赵胜当兵后,她却阴差阳错地嫁给了村里杀猪的二宝。二女儿腊月戏校毕业找不到工作,整天在家里和母亲怄气。喜翠为两个女儿操心费力,度日艰难。她希望有个靠山,能帮自己遮风避雨。村主任的再三撮合,焦家三儿子在外面的成功。使她开始考虑她与焦家大儿子的这桩本来极不情愿的婚事。喜翠的动心,得到了大女儿正月和女婿二宝的极力支持,却得到了小女儿腊月的极力反对。

    春节,村里请来戏班子唱大戏。一个叫喇叭的唢呐手演奏的山东民歌《一枝花》,让爹娘陷入痛苦的回忆:当年他们的二儿子焦河也是在听这支唢呐曲时丢失的。爹娘每年在儿子丢失的这一天,为儿子上活坟,希望儿子还活在世上,一家早晚得到团聚。

    喇叭多次来村里演出认识了喜翠,他同情喜翠,喜欢喜翠,想帮助喜翠,他虽然是剧团聘的主要演奏员,却帮不了喜翠的二女儿腊月实现进县五音剧团的愿望。喜翠请焦家三儿子焦波帮忙,腊月顺利地进了剧团,成为一名五音戏演员。这件事情让在婚姻问题上进退两难的喜翠,又往焦家大门挪近了一步。爹娘既喜又惊“这个长相俊俏的媳妇能跟俺傻儿子吗?”

    傻儿子的婚事尽管搅得家里生活不再那么平静,然而年近九旬的爹娘还是那么泰若自如,从从容容地过着平平常常的日子。老两口也会偶尔拌嘴,但一会儿歹,一会儿好,让磕磕碰碰的生活更增添了几分味道。娘心疼傻儿子、关心傻儿子,傻儿子知道娘给他温暖,知道娘给他找媳妇,也知道疼爱娘,每日他总是依偎在娘的身边。

    老村主任周大船一面极力给喜翠和大哥撮合婚事,一面又看中喜翠的二女儿腊月,要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对此,喜翠同意,然而腊月却不买母亲的账。

    就在喜翠要和大哥举行订婚仪式的时候,突然接到腊月生病的消息,她赶到城里方知腊月谎报病情,母子为此吵了一场,一气之下跑出门去的腊月在黑漆漆的夜晚摔折了腿骨和脚骨。住院后,因无钱支付昂贵的医药费又不能实施手术。焦波帮她支付了住院费,还请来省城大医院有名的骨科医生为她做了手术,保住了她的艺术生命。喜翠又一次对焦家心存感激。

    在城里照顾腊月的喜翠经常与喇叭相见,喇叭多才多艺,关心体贴也让喜翠动情,但“不能对不起焦家”的心理又使她不能接受喇叭的爱。

 

    腊月不肯答应村主任儿子的婚事,得罪了村主任。村主任在分地时,把最差的地分给了喜翠。喇叭得知后,在村主任儿子企业开业时为喜翠鸣不平,被村主任唆使人打伤,喇叭为此事和村主任打官司,喇叭的仗义又感动了喜翠。

    赵胜部队复员后,受不了正月婚变的刺激,到城里陶瓷厂打工,几年后终于混出了个人样,回到了村里想实现改变山村面貌的抱负。

    村委会换届选举,老主任周大船、复员军人赵胜、杀猪的二宝三方竞选,最终赵胜当上了村主任。腊月慢慢对本来应该是姐夫的赵胜萌生了爱恋。

    赵胜上任后,为办陶瓷企业到城里取经,认识了喇叭爹。这个早年唱过戏,又多年执著地研制陶艺配方的老艺人给予赵胜不少技术指导。

    天冷了,焦波在城里租房,接老人在城里过冬,无意中发现一张盗用爹娘照片的广告,照片上爹的位置换上了另外一个老头。爹异常气愤,焦波和娘蒙受委屈,爹决心要打官司。后来,侵权企业赔礼道歉,官司方才平息。

    爹娘结婚70周年这天,焦波在村里举办爹娘照片展览,还让爹娘坐飞机去北京游览。喇叭对此无限羡慕和感慨,想想自己,悲从心来,他对着喜翠细诉身世。

    焦波为保姆的儿子解决了工作之后,保姆提出辞职,老人又无人照顾了。家里迫切需要喜翠来照料老人和傻大哥的生活,喜翠也觉得这时自己应该走进焦家大门。然而喇叭死死拽住了喜翠。

    娘九十大寿后,爹突发脑溢血住院,娘一着急也病倒入院,两人住在相临的病房却彼此不知道。爹病危,为保住娘的身体,家里人商量让娘出院,到市里姐姐家住几天。娘出院时,经过爹的病房,相儒以沫72年的爹娘就这样永别。

    傻大哥在家里想娘,夜里犯了癫痫病摔成脑溢血。闻讯回家的娘用温暖和自责送走了让她一辈子都不省心的大儿子。

    在爹和傻大哥去世后,喇叭爹也中风卧床,他终于下定决心向喇叭说明身世,然而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在喇叭的手心写上了一个“焦”字。

    至此,喇叭才明白自己苦苦找寻了50年的爹娘就在身边,就是焦家大爷、大娘。然而,他再也见不上爹的面了。在爹的坟前,他长跪不起,哭诉着几十年来思爹想娘的漫长经历。
他又去焦家找娘,喜翠也跟到焦家门里,然而娘却被焦波接往北京,此时正在路上。家人赶忙给焦波电话,焦波答应马上陪娘回来。

    又是春节唱大戏的时候,腊月和县五音剧团在老戏台上唱五音戏《孝妇颜文姜》。喇叭走上戏台:“俺找了50年,终于找到家了,找到爹娘了,乡亲们,让俺再吹一曲家乡民歌《一枝花》,等着娘回来吧!”

    深情、凄婉的唢呐调,在山村回荡……

    充满着寒意的春风里是千万人的大合唱:
秋风啊,叶儿黄,山冈上吹熟了五谷粮,俺爹俺娘走在那个山冈上;
春风啊,燕儿忙,河岸上送走了离家的郎,俺爹俺娘站在那个河岸上;
燕儿忙,叶儿黄,又是一年五谷粮。河岸上,山冈上,俺爹俺娘恩情一年比一年长……


    据悉,此剧现已结束前期拍摄工作,目前已进入紧张地后期制作阶段。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