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最初的甘苦》——从延安到鹤岗
钱筱璋

 
CCTV.com  2009年06月04日 10:2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三)接受伪“满映”的战斗

 

1946年4月,田方(左三)、许珂(左四)、钱筱璋(左二)等同志

    在抚顺化装后,准备进入长春接收“伪满映”。

 

    4月14日进攻长春的炮火打响了。组织上要我们马上到前方去,以便随军进城。这时从吉林到长春的火车只通到中途的一个小站。为了不耽误事情,我们到达那里后,便再三和站上交涉,才给我们开了一辆机动压道车,继续送我们前进。当我们赶到长春东郊车站时,只见站上还硝烟弥漫,遍地瓦砾。老百姓说,敌人刚刚退走,我军才冲过去。我们找到了设在前方的总部,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就在这时候,传来了令人激动的消息。总部根据东北局的指示下令给前线部队首长,要不惜牺牲,确保伪“满映”在战斗中不遭到炮火的破坏,要完整地拿下它来,这是我们重要的文化财富。 这个消息给我们几个人带来巨大的鼓舞,同时也使我们十分感动。我们党是这样的重视电影事业,珍惜这个制片基地,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来维护它的安全,使它得以完整地成为人民的财富。

不久,战斗向市中心推进了。我们辗转来到担任伪“满映”这一带战斗任务的前沿指挥所,了解到敌人有一部分兵力曾借伪“满映”摄影棚的建筑物负隅顽抗。我们部队为了执行上级的命令,不使伪“满映”遭到炮火的破坏,很费了一番力量才迫使敌人退却,百分之百地完成了党交给他们的任务。我们在部队同志的陪同下,带着当时军区司令员周保中将军的接管命令进入了伪“满映”,立即执行军事接管任务。在我们刚进去的时候,还能看敌人负隅顽抗时留下的狼藉痕迹。

走进伪“满映”,看到它那庞大的建筑群,丰足的器材设备,真是抑止不住心头的喜悦,为它归到人民的手中而感到万分的高兴。为了得到它,这些日子里,党一直在关切地注视着形势的发展,采取了许多措施,我们这些人也为它走过了不少艰辛的路程。

当时伪“满映”的人员对我们这三个奇装异服的人是非常惊讶的,不知我们是干什么的,从我们的服装上很难看出我们的身份来。这时我还是穿着那件已经脏旧了的黑色长袍子,加上腰里又掖了一支手枪,显得鼓鼓的,样子也实在有点异常。这时候,党指示我们要严重注意保护器材设备,使之不受损失。

党又即时研究了形势,确定了工作中心,分配了任务。我被指定在技术人员中进行工作,发动群众,团结群众。这时候,主席临别的指示回旋在我的脑子里,给了我极大的启示和力量。这时牧之同志也赶到了长春,执行党的方针,指导我们进行工作。

不久,东北战局又有了剧变。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的蒋匪军,以重兵向东北进攻,四平的战事打得很紧,长春可能很快要放弃。党指示我们,伪“满映”的全部器材设备不能放弃,要力争尽快地全部撤走。这实在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刚刚进来,还没有站住脚,现在又要走,而且要把全部设备搬走,这真难哪!但是,我们认识到党这样决定的严重意义,人民的果实绝不能轻易让给敌人,我们毫不踌躇地坚决行动起来。

可以设想,不把群众发动起来,使他们信任我党,和我们一起行动,要想把全部器材搬走是难于实现的。我们大家分头到群众中去做工作,和他们交谈聊天,到他们宿舍里去看望他们,从他们中间发现和鼓励积极分子,又通过这些人串连其他的人。党的正确政策吸引了其中大部分人,搬迁的条件很快就成熟了。

这时田方同志已经奉命到哈尔滨去,为撤退任务打前站去了。

513日,我们动手拆卸全部机器设备。许多机器如录音机、洗印机,敌人都是用洋灰浇灌安装得很牢固的,拆起来很不容易。但是,当群众发动起来了,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所有的机器都拆下来了。这一天,厂内真是热闹,到处人声沸腾,忙乱异常,车间、仓库里的所有物资都搬出来,党派来了汽车运输大队,帮助从厂内向停在附近火车站的列车上装运。从厂到车站,汽车来往不绝,夜晚灯光射耀,连成一长串,十分壮观。这一天紧张万分,从白天一直忙到深夜才把主要器材装完,几十台摄影机、录音机、洗印机器、放映设备,大批照明器材,几十万米没有用过的胶片,几百部电影拷贝,化妆用品,大量服装,几百匹做服装的料子……真是应有尽有,满满地装了25节车厢。这是人民宝贵的财富,这是巨大的胜利。

党从松江三支队调来一班战士,要我带着战士警卫和押运这批宝贵的财产,向哈尔滨撤退。这时我才脱下老百姓服装,重新穿上军服,执行这次任务。虽然前面还有不少困难在等待着我们,但就在这天夜间,结束了这一场艰巨的战斗,完成了拆卸全部机器的任务,我感到极大的兴奋和轻快,随着满载的列车奔驰着向北满前进了。几天以后,许珂同志又护送着载运第二批器材和全部人员的列车也来到了哈尔滨。

 

 

3/4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