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影厂频道 > 影视剧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苍天》编剧高岭:我写剧本的动机

 
CCTV.com  2009年08月12日 14:4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做一件具体的事情,反而要比一个漂亮的计划重要得多,如马锡五审理一件具体的案件精心地做到案结事了。

  

写《苍天》,起初,动机很简单,就是听了一个故事:马锡五审理甘肃庆阳地区曲子县一个叫冯捧儿的姑娘,状告她的父亲冯彦贵买卖婚姻这样一个案例。 在里面,有令我感动和温暖的东西,一个法官对穷苦人那种责任感, 以及那个时代的精神气息。 写《苍天》, 差不多只是一种冲动。但真正动手写的时候,初衷改变了, 一些东西让我感到诧异和震惊,那就是我要写的人身上那种精神, 他们把人民的利益、安危,把公正执法看得比天大,审判工作不仅是他们的职业,他们是把这种职业看成了一种信仰。 他们的精神,深深地感染着我;他们身上独特的爱,我认为是某种不朽,像贝多芬献身音乐凡·高献身绘画,我们的马专员、张志青、汪娥娥、李春晓献身于审判事业。

  

这个世界上,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从来就有两种人: 一种活在精神里,一种活在物质里。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两种不同的生命。马锡五、张志青、汪娥娥、李春晓……他们,是把为人民服务当作这个世界的意义,以及这个世界的终极理想。

  

我从去陇东采访刘巧儿的原型冯捧儿得到这一点启示,那天我走进她60年前点燃洞房花烛的窑洞,我震惊了。我面前的这座房子、我面前的这位老人,这里就是曾发生过巧儿抗婚的事件的地方吗?当我握着冯捧儿的手,一个经历过83年岁月的人,她身上那种钝感让我双眼湿润。我怎么也想象不到她当年是怎么打着裹脚,步行100多里,翻山越岭,去找马锡五申诉她的案子,想不出那个村姑的模样。当她听说我是来采写当时给她主持公道的马专员来的,是来写《苍天》的,她眼里闪动着泪水。一个老人的眼泪是很能打动人的,她的眼泪从她干涩的眼眶 “叭叭嗒嗒掉了下来。马专员……马专员……”她呻吟般喃喃:我的婚姻是马专员给判回来的,没有马专员,哪有我这家。她随手指着身后的儿女:哪有他们。像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里说的,某一丛山楂树的馨香换来了他的全部童年记忆,我沿着老人的眼泪、老人颤栗的叙述,穿越过60年的时间隧道,回到那个遥远的陕甘宁了。过去的一切采访、材料、纸上的东西,一下活了起来。我也由此懂得,公正执法,对一个法官、一个当事人是多么重要。从而,我也读懂了马锡五。

 

可以想见,马锡五是多么孤独。在那个时代,旧的司法制度被废弃,新的司法制度尚未建立,像马锡五, 一个把为民司法看得比天大的执法者,是一个近乎悲剧式的英雄,马锡五就是在这个时期创建了他的著名的马锡五审判方式。我写《苍天》可以说就是想通过马锡五的眼睛,来审视我们今天的审判工作、今天的执法者,同时也是要对我,一个普通剧作者、普通的司法工作者做一个思索、甚至问训。 这恐怕就是我写《苍天》的全部动机和意义。

 

由此,我把剧名叫作《苍天》。

 

                                                                    来源:新陆地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