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影厂频道 > 影视剧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赵柱子爹:放得开 低得下的《苍天》导演刘毅然

张明睿

 
CCTV.com  2009年08月12日 14:51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我是由陕人艺闫小芬女士推荐到《苍天》剧组的西安演员,在剧中饰演刘巧儿离婚一案中的赵柱子爹。
   

到剧组的第一天,参演的戏是全剧最后一场,马专员和乡亲们握手告别,柱子爹本没有台词。被现场的情景感染,我和马专员握手时,情不自禁地加了一句“真舍不得让你啊!”导演没有叫停,戏照常往下拍。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起来我倒有点后怕,当时导演要是绷上个脸说一句“本子上没有请不要随便加词,”我该多么难堪,自己丢人事小,影响了拍摄进程如何担当得起。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这是大剧组,不能出风头。
   

 哪承想拍柱子爹的主场戏时,我的“毛病”又犯了。本子上注明柱子爹是用挑水担子打柱子的,现场上的道具放的也正是挑水担子,待到要打柱子那刻,我又有所顾虑——挑水担子两端各系着一个长长的铁挂钩,既不好抡,又容易伤着演员,就临时自拿主意,顺手操起了墙根一木棍…… 戏顺利拍完,刘毅然导演带头拍手叫好,全场掌声雷动。我还算清醒,没被掌声震晕,深知改用木棍是自己缺乏掌握使用挑水担那个本领。庆幸的是,进剧组的几天来,我把剧情吃得透,把台词记得熟,加上表演较真切给遮了丑、掩了过。
   

还记得随后有场戏,巧儿来找柱子,柱子爹怒斥完拒在门外的巧儿转身回屋时,我疏忽了身后有棵矮树,忙低头,仍被树枝挂着了头上的羊肚手巾。情急处,我干脆摘下羊肚手巾,用力一甩,嘴上狠狠地补了一句“真晦气”回到屋里。停机后,我承认自己荒唐,请求刘导重拍,刘导笑着说:“不用了,这就叫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将来观众看了后,还以为咱有意在这地方抖了个包袱呢!”


   
拍戏之余和演员们闲聊,这个说他在那场戏里出了彩,那个说他在什么地方表现不俗。联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几幕,我深悟,不是演员都精明、都有才,关键是毅然导演具胆略、放得开,以他博大的胸怀,极度的宽容鼓励演员消除压力,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用最佳状态去塑造人物,表现角色。刘导不像有些导演为了树自己大牌权威,训斥演员,闹得演员缩手缩脚,一紧张,或忘掉台词,或走神失态,拍戏不顺,导演恼火,演员窝火。和刘导配合,演职人员个个精神愉悦,人人心情舒畅,深感跟刘导在一起,不但学到了艺术,更重要的是学到了艺德。


    刘导不只导戏放得开,处处事事还低得下。一个兼编、导于一身的名人、学者、教授,没有半点架子,极平易近人。他已50开外年纪,对40岁以上的男女演员皆称老师,相处熟了,建议他别那么称呼,他倒爽快,在比他小的人的姓前加一“老”字,改称老张、老王、老赵了,称比他大的男同志为大哥,女同志为大姐,听得人心里热乎乎的。刘导那么有名望,生活中也不差钱,他搭不起小灶穿不起高档服饰吗?但他没有。拍摄《苍天》期间,他和演职人员一起吃大锅饭,穿衣很随意,有时旧外套下还露出一截里面衣服的边儿或袖子,有时更是一双长袖子。在公司,他上下班都是步行,吃的伙食与员工同标准,非但不受特殊照顾,还经常熬夜加班,每晚只睡五六个钟头。更使我吃惊和不解的是,拍摄过程中的一些危险场合,特别是替饰演汪娥娥的演员郑萍跳黄河,就是由他亲自担当的。时值四月,黄河波涛汹涌,河水湍急,刘导演跳入波涛的一瞬间,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敬业……
   
和毅然导演接触俩月,有幸耳闻目睹他的为人处事,从他身上,我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是大家、什么是大家风范。

                                                      
(本文作者:《苍天》剧中饰赵柱子爹)
                                                                                                                                                        
            来源:新陆地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