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延安丽人——陈波儿

 
CCTV.com  2009年10月10日 08:4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王永芳:《陈波儿传略》作者

鲁明:科学电影制片厂 原副厂长

李慧颖:东北电影厂学员培训班学员

 

一部电影使她一夜之间成为银幕上耀眼的明星,

战火威胁着祖国,她毅然两度带队奔赴抗日前线。

在圣地延安,她的才情如夏花般美丽绽放。

《延安丽人》系列之《陈波儿》。

 

1939年初延安的舞台上最受欢迎的一出话剧是袁牧之编导的《延安生活三部曲》,话剧里有一个活泼可爱的“红小鬼”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天真顽皮。惹得观众阵阵哄笑,实在是整出话剧的开心果。

 

主持人

话剧还没演完,台下的人就已经在纷纷打听这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红小鬼”到底是哪个部分的,这么有演戏天赋。有知情的人小声透露:“是陈波儿。”“原来是上海来的大明星。”台下的观众不禁为她惟妙惟肖的表演喝彩。那么,上海的大明星陈波儿怎么会在延安呢?

 

陈波儿《桃李劫》剧照

 

1934年的隆冬,随着电影《桃李劫》的放映这铿锵的歌声从上海迅速传遍全中国,影片中的女主角陈波儿也成为人们心目中耀眼的明星。

 

陈波儿1910年生于广东汕头一个小康之家,原名陈舜华。自小受新文化思潮的影响,喜爱新兴文艺形式——话剧。

 

少年陈波儿

 

鲁明

十几岁她就离开家了,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她在小姐妹里面是带头剪掉辫子的。剪掉辫子,家庭不容她,她的大妈不容她。不容她,她就离开了家。

 

l929年在上海艺术大学读书的陈波儿参加了鲁迅先生等进步人士发起的“保障人权自由大同盟”,同年参加了中共地下组织直接领导的第一个话剧团体——“上海艺术剧社”,开始参加到左翼戏剧运动中,连续演出了《梁上君子》、《炭坑夫》、《爱与死的角逐》等剧目,成为中国革命戏剧最早的演员之一,迅速成为戏剧界的名人。

l931年陈波儿因此被列入国民党特务搜捕的黑名单,她不得不暂时离开上海,转移到香港。

 

故事片《青春线》

 

1934年陈波儿重返上海,进入了“明星影片公司”,主演了故事片《青春线》。同年春,参加了中共直接领导的“电通影片公司”的演员剧团。在反动派特务组织的震惊中外文艺界的捣毁“艺华”公司事件之后,“电通”公司的成立标志着这一时期左翼电影运动反围剿的重大胜利。 

 

在“电通公司”拍摄的影片《桃李劫》中陈波儿首次与袁牧之合作,饰演了女主角黎丽琳。表演清新、自然,把黎丽琳这个温柔、沉静的知识女性,活生生的展现在银幕上。

 

电影《桃李劫》引起广大知识青年的共鸣,陈波儿也成为了深入人心的优秀演员。

 

电影《桃李劫》剧照

 

《桃李劫》的巨大成功引起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极大注意。l935年冬,电通公司被迫关闭。l936年,陈波儿和电通部分人员参加到新成立的明星二厂,在那里她与袁牧之再次合作,拍摄了电影《生死同心》,陈波儿饰演了女主角赵玉华。她准确把握了人物在斗争中成长的经历,朴实、自然流畅地塑造了这个进步女性。

 

电影《生死同心》剧照

 

王永芳

当时是没有替身演员的,陈波儿很敬业,她自己来演的,特别是像摔跤的镜头、洒水的镜头都是她自己演的。

 

陈波儿在影片《桃李劫》、《生死同心》中的巨大成功,使她很快成为广大观众热爱的明星。

 

此时,东北三省早已被日本侵占。在日寇的铁蹄践踏下,大片国土沦丧,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1935129,北平爆发了“一二九”运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抗日救国的热潮,沈钧儒等“七君子”要求抗日救国,竟被当局逮捕入狱。陈波儿与宋庆龄女士等16人联名上书,要求释放“七君子”,否则愿意与“七君子”“同罪同罚”。

 

在上海陈波儿投身在抗日浪潮的最前面,在宋庆龄、何香凝的支持下,她与史良、沈兹九、胡子婴等成立“上海妇女救国会”,成为团结职业妇女开展救亡工作的有力团体。

 

主持人

193611月下旬,正当陈波儿主演的抗战题材电影《生死同心》即将公映时,传来了傅作义将军领导的部队在抗日前线一举攻克敌人侵占的“百灵庙”的喜讯。听到这个消息的陈波儿非常兴奋,她发起并成立了“上海妇女儿童慰劳团”决定奔赴绥远前线慰问抗日将士。

 

193719,慰劳团冒着严寒,在黄浦江码头,登上了开往天津的“云南号”。为了节约开支,他们乘坐的是三等舱。

 

1937123,寒风凛冽的“百灵庙”处处显示着不久前这里刚刚进行了艰苦战斗,但就是在这片战斗过的焦土上响起了《义勇军进行曲》、《毕业歌》等一首首激昂的旋律。很多战士忘了伤痛专注的看了好几遍话剧《放下你的鞭子》,一个娇小的身影在舞台上散发出振奋人心的活力,鼓舞着将士们的士气,她就是陈波儿。

 

《放下你的鞭子》描写“九一八”事变后,一对逃难入关的父女以卖艺为生,女儿在表演的时候饿得晕倒在地,老父却举鞭抽打她。观众高呼“放下你的鞭子”指责老父,老父痛说当亡国奴的艰难岁月,全场感动。陈波儿饰演的女儿与崔嵬扮演老父,表演感情真挚细腻,街头话剧《放下你的鞭子》首次在抗日前线演出这一举动,轰动了全国,意义不同凡响。

 

当北上“百灵庙”的慰问演出结束后,陈波儿带领“上海妇女儿童慰劳团”一行人途径北平,受邀观看了刚刚从延安回来的斯诺举行的陕北红军摄影展,第一次看到革命圣地的陈波儿,被黄土高坡的活力吸引,“加入中国共产党”、“去延安”的愿望从那时起深深扎根在了她的心中,回到上海后,她多次向党组织表达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

 

鲁明

她的第一任丈夫任泊生也是比较早追求革命的,还有她的一些好朋友,她很早就见到了彭湃,咱们党的早期重要领导人。所以她跟党的关系很早就建立了,她的入党很早就有这个要求。

 

当时的上海地下党负责人潘汉年告诉她,考虑到陈波儿知名人士的身份,党组织希望她留在党外,更有利于开展工作。

 

日本侵华

 

主持人

193777,“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开始全面侵华。上海的影剧界人士紧急排演了话剧《保卫卢沟桥》。陈波儿、金山、赵丹、金焰、田方、崔嵬、周旋等人都参加了演出,这在中国戏剧史上堪称是“空前绝后”的群英会。

 

《保卫卢沟桥》是一出三幕话剧,它通过歌颂英勇抗击日寇的卢沟桥守军和人民,号召全国人们团结起来,保卫祖国!

 

1937813,话剧《保卫卢沟桥》在上海蓬莱大戏院的演出像前几场一样的爆满,很多观众看着看着就激动的站了起来,

 

采访人 鲁明

 

鲁明

当时名人都到了,都到了以后,一个很大的导演团,袁牧之是导演团的成员之一,陈波儿也参加了。

 

就在舞台上的演员和舞台下的观众一起喊出爱国抗日口号,呐喊出抗日救国决心的时候,日本军队进攻上海的轰炸机在剧场上空轰鸣而过,但人们开始都以为这是为了烘托效果的音响,直到几声爆炸之后,观众才明白过来这是真正的空袭。日本军队对上海发起了进攻,“淞沪会战”打响了。

 

上海的形势已经越来越险恶,于是陈波儿带着自己4岁的儿子任克和袁牧之、钱筱璋一行4人离开了上海步行到南京,准备从那里去武汉。

 

在南京,陈波儿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加入中国共产党。

 

 

王永芳

陈波儿有一天离开了袁牧之和钱筱璋几个人,她单独行动去,他们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实际上她去到南京八路军办事处,去找李克农和叶剑英,履行入党手续去了。

 

履行完入党手续,陈波儿走出办事处,她再也难以抑制激动心情,在街上买了一瓶酒和一些卤肉,满面春风的回到住处。

 

采访人 王永芳

 

王永芳

到家以后,跟袁牧之、跟钱筱璋一起来庆祝,但是袁牧之和钱筱璋是蒙在鼓里,他们不知道,因为陈波儿呢,党组织安排就一直是一个秘密党员。

 

随着大批文艺界进步人士陆续的转移到武汉,这里一下子聚集了大批戏剧电影界人士,在武汉陈波儿和袁牧之再次合作,拍摄了她以演员身份参与制作的最后一部电影《八百壮士》。

 

电影《八百壮士》剧照

 

电影《八百壮士》取材“淞沪会战”期间中国军队以弱抵强,坚守四行仓库,吸引日军注意,掩护主力撤退的真实事件。电影里陈波儿饰演的女童子军杨慧敏渡河送旗那振奋人心的一幕,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主持人

在电影完成后不久,陈波儿接到了党组织的命令,要她经重庆北上延安。就这样,陈波儿一路辗转,193811月,她终于站在了这片向往已久的黄土高坡上。

 

193811月的延安已经是一番冬天的景致,但这丝毫没有给陈波儿来到延安的激动心情降温,初到延安的她远眺延安山河,黄土高坡、宝塔山、一座座窑洞,因为热爱,从来没有到过延安的陈波儿却觉得这片土地格外熟悉、亲切,她不禁唱起了延安的颂歌。

 

陈波儿

 

就在陈波儿沉浸在来到延安的喜悦里的时候,一个男声的《延安颂》轻声的应和上她的歌声,她循声望去,这个人正是袁牧之。

 

王永芳

他俩的关系应该说从上海演《桃李劫》的时候就有接触,那时候是演的荧幕夫妻,从那个时候俩人都有了解。

 

不约而同的奔赴延安,让有着共同理想的老朋友又相逢了。袁牧之告诉陈波儿,在波儿离开武汉后不久,他就携带了在中国拍摄纪录片的国际友人伊文思赠送给八路军的摄影器材来到延安。

 

延安儿童

 

延安生活激发了袁牧之的创作灵感,他告诉陈波儿,自己准备导演一部话剧《延安生活三部曲》,并邀请陈波儿参加演出,饰演一名勤务兵,陈波儿高兴的答应下来。

 

王永芳

她的装束也是自己想出来的。当时带着棉帽子,一个耳朵朝下,一个耳朵朝上,这样的很调皮、很可爱的那么一个孩子。

 

《延安生活三部曲》演出结束后不久,中央决定组成一个“战区妇女儿童考察团”,到华北敌后去开展工作,考察团由陈波儿负责。

 

19391月,考察团从延安出发了。

 

王永芳

这个考察团是延安组织上特别安排的一个妇女考察团,由陈波儿带队,她任团长,考察团一共五个人。她们的任务就是,实际上据我来看,咱们说句更概括一点的,就是播撒抗日种子,她们跋山涉水,经历是很困难的,她们要躲过敌人封锁线,因为日本人知道她们考察团出来以后就是百般地寻找啊,跟踪啊。

 

陈波儿及妇女儿童考察团成员(前排居中陈波儿)

 

“考察团成员全部牺牲”这样的消息在“考察团”历时一年多的工作中多次传出。的确6过敌人封锁线、两渡黄河的考察经历是一个奇迹。

 

王永芳

比如她们像过这个封锁线的时候,据说她们骑着驴,用驴驮着东西,都是把蹄子上都绑上棉布之类的,就是不让它响动,这样子过封锁线。一次次地躲过敌人的追击,她们就到达一些根据地。

 

“考察团”走到哪就把工作做到哪,帮助当地的老百姓建立“妇救会”、“儿童团”。有空的时候还教大家识字、唱歌。

 

王永芳

每到一个重要的地方,她们都歇下来,在那开妇女会,参加人家地方的代表会啊什么之类的革命活动。特别像在五台县的时候,她们在那宣传革命,陈波儿还做了讲演,宣传妇女参加抗日,妇女平等啊之类的这些活动。

 

鲁明

通过这个陈波儿带的这个团,去看看当时的民心,带侦查地了解就是说,建立根据地是怎么样来,才能更好地建立根据地。

 

1940年春节过后不久,完成了考察任务的陈波儿,来到重庆,并出现在了重庆大大小小各种抗日宣传集会上。她用自己一路考察下来的亲身经历,讲述了日军的野蛮侵略、人民的顽强反抗,陈波儿拍摄的战区照片在每一次集会上都引得人们争相传看。

 

陈波儿和“妇女儿童考察团”一行人在重庆期间,住在了八路军办事处附近的一所房子,这个地点是周恩来亲自安排的。

 

王永芳

这个地方原本意图就是,因为靠着八路军办事处,能够容易照顾她们,所以她们住在那儿,,在八路军办事处的哨兵的视野之内。

 

194077一大早天还没亮,陈波儿的住所周围一片嘈杂,十几个国民党特务一下子冲进了她们的住处。这一天陈波儿原本是受邀准备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大会的。

 

鲁明

陈波儿的名气大,宣传的影响深,开了几次会,重庆的妇女界的名人都到了,这个特务主要是要找陈波儿的麻烦。

 

特务们不由分说的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好运气”的搜到了一面日本国旗,几把刺刀和几张日本人的宣传单。他们如获至宝的一口咬定这里的人是汉奸,要带回去审问。

 

王永芳

陈波儿据理力争,我们是宣传抗日的,你为什么要抓我们。特务就说你们不是宣传抗日,你们是汉奸,你看你们这是拿这些东西,不能证明你们是汉奸吗?陈波儿跟宋迪夏两个人据理力争,就是说我们这些东西是战利品,战利品你还不懂,战利品是我们用它来展示我们的宣传抗日这种成果。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这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特务们不好再直接把陈波儿抓走,于是又说是有“命令”要请陈波儿回去协助调查。

 

王永芳

陈波儿的革命坚定性是很强的,这个时候特务来抓她,如果是得不到上级的及时的营救,她想到就是说那就是牺牲,她就是当时就那么想,我就死在化龙桥我也心甘情愿。

 

八路军办事处主任钱之光得知此事后,一面派人去通知周恩来,自己则急忙赶到陈波儿的住处,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周恩来和邓颖超来了。

 

王永芳

周恩来和邓颖超亲自就到这个地方来,问特务你们要干什么。特务就说我们是来抓陈波儿,她们是汉奸。周恩来就说,她们是我请来的客人,她们是抗日的,你怎么能说是汉奸呢。这样一申斥,周恩来是个大人物,特务们就是说也没有什么办法,一看大人物来了,他们只好灰溜溜地撤退了,走了,这样子陈波儿躲过了一劫。

 

主持人

1940年底,考察团完成了在重庆的任务,决定启程,重返延安。第一次从重庆北上延安的时候,陈波儿把年仅5岁的儿子留在了重庆,托亲戚照顾。作为母亲,陈波儿觉得欠儿子很多。这一次,她决定带上儿子去延安。

 

1931年陈波儿与进步青年任泊生在香港结婚,第二年春生下儿子任克,此后两个人为了革命聚少离多。

 

袁牧之与陈波儿之子任克

 

回到延安后,陈波儿在延安马列学院学习,很快,演出成了她生活的重心。

 

为了庆祝苏联十月革命23周年,决定排演德国话剧《马门教授》,担任话剧导演的最佳人选很容易就锁定在了陈波儿的身上。

 

鲁明

她排了外国的大戏《马门教授》,前面没有别人排过的。第一次在中国舞台上演,就是完全是个一片处女地,她去开垦的。

 

第一次担任话剧导演的陈波儿为了这出话剧花费大量心血,从选演员到舞台设计每一个环节她都亲力亲为。很多学员没有表演经验,她就一句台词、一个动作的教,甚至连语气、眼神都照顾到了。

 

经过波儿精心编排的《马门教授》一经演出就大受好评。之后,她又担任导演排演了话剧《新木马计》、《俄罗斯人》。

 

鲁明

延安时期应该是陈波儿一生非常重要的时期,可以说是她政治上、艺术上,走向成熟的时期。

 

主持人

1941年元旦,中共中央秘书处,八路军总部,边区政府于14举行新年招待会,邀请了科学界、文化界的专家百余人参加,陈波儿也应邀赴宴,朱德总司令和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在宴会上讲话,对大家一年来的艰苦工作致以亲切的慰问,聆听了他们的讲话,陈波儿备受鼓舞。

 

就在新年招待会后的第三天,陈波儿得知“皖南事变”的消息,心情格外沉重。她一方面痛恨国民党的背信弃义,一方面也更加惦记远方的亲人——丈夫任泊生。当年从武汉撤退时,在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任泊生就被派到了新四军。此后,这对聚少离多的夫妻便为了革命天各一方。

 

1945年冬,中央决定成立“延安电影制片厂”,正在因病休养的陈波儿主动请缨为电影厂到重庆、上海购置摄影器材。

 

“皖南事变”发生后陈波儿和丈夫任泊生就断了音信。陈波儿这次到重庆除了购置摄影器材外,还多方打听任泊生的消息。但就是这个时候,她得知了一件让她心碎的事情。

 

鲁明

1938年底他们分开,一个北上到延安,一个南下到新四军。后来陈波儿就在1940年之后又回延安,夫妇两个长期两地分居。

 

王永芳

她发现任泊生已经另外结婚了。因为当时隔的时间很长了,任泊生在新四军,她在延安,互相也不了解,互相也没有音信。任泊生第二次结婚以后,陈波儿是很痛苦的,但是她后来还是挺过来了。

 

主持人

抗日战争胜利后,长春日伪“满映”被接收,成立“东北电影公司”,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和建立的第一座正规电影制片厂。

 

东北电影制片厂

 

在东北电影公司急需各种人才的时候,19468月,陈波儿受周恩来指示来到了吉林兴山。

 

李慧颖

她就住在离我们的宿舍不远,我知道她是艺术处处长,她叫陈波儿。结果我突然发现这个人,怎么跟我们不一样,和其他的延安来的老同志也不一样。我们延安来了好多同志,都是那种不太注意仪表的,我印象很深,她是短短的头发,梳得光光的,脸上没有胭脂,但是很精干的那么一个很漂亮的人。

 

在东影,陈波儿再次遇见老熟人袁牧之,陈波儿一生一共主演过四部电影,其中三部是和袁牧之合作的。

 

在陈波儿来到东影后不久,袁牧之收到他们两个人共同的老朋友伊明的一封信,信上告诉他,陈波儿的丈夫任泊生已经另娶,要袁牧之好好照顾陈波儿,还半开玩笑、半命令的要袁牧之一定让波儿幸福。

 

王永芳

袁牧之把这封信就拿给陈波儿看了,因为袁牧之很聪明,他不会很直截了当地来说,陈波儿一看就心领神会,两个人就这样好象一拍即合,当时就算是走在一起了。

 

1947年陈波儿与袁牧之举行了婚礼。

 

在这段时间里,有了袁牧之在身边的支持,陈波儿更加忘我的投入到工作中。很快,东影完成了大型纪录影片《民主东北》第12合辑的拍摄制作。《民主东北》这组大型纪录片,前后一共拍摄了17辑。它所拍摄的内容,现在都已经成为了珍贵的历史影像资料。

 

1947年陈波儿导演完成了提线木偶电影《皇帝梦》,这也是中国的首例木偶电影片。

 

有人称东影是“新中国电影的摇篮”。当时袁牧之任厂长,陈波儿任党总支书记兼艺术处处长,在新中国急缺自己的电影的时候,她组织人和自己亲自完成了包括《桥》、《光芒万丈》、《赵一曼》、《中华女儿》等八个有分量的剧本。

 

194910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陈波儿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亲眼见证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前缓缓升起。

 

主持人

作为新中国电影局艺术处处长的陈波儿,为了新中国的电影事业给自己制定出苛刻的工作计划。在全国各种人才匮乏的建国之初,陈波儿计划1950年组织完成40个可以投入拍摄的电影剧本。1951年争取完成60个可供挑选的剧本。而这个时候,可以胜任这项工作的编剧不足30人,很多没有编写剧本经验的作者在陈波儿的指导下进行创作。

 

1951119晚,陈波儿应上海电影制片厂老朋友们的邀请,和他们一起探讨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发展。

 

 陈波儿签名

 

王永芳

她当时在上海,把新中国电影发展的一些设想,在那边跟大家宣传一下,就在她讲话的过程当中,声音逐渐地越来越小,小到大家听不见的程度,大家才发现,她的病犯了。

 

在那个缺乏医学常识的年代,大家都以为她是太累了,可送回宾馆后陈波儿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人们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王永芳

当时还不知道心脏病情况,因为大家的这个知识也是有限的,那么到后来赶紧给她送到医院去,到医院实际上已经不行了,就是她心脏病发作了。

 

19511110,零时三十分,陈波儿离开了,离开了她的工作、她的电影、她的家人。

 

陈波儿追悼会

 

主持人

陈波儿同志去世后,整理她的遗物,最多的东西是讨论工作的信函与剧本,在一个反映延安生活的剧本上,陈波儿认真的进行了修改,字里行间充满了她对这片土地的深情。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