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农奴大旺堆的故事

 
CCTV.com  2009年12月18日 09:3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采访嘉宾

大旺堆     西藏自治区话剧团   演员

索朗旺堆   西藏自治区话剧团   演员

洛丹       西藏自治区话剧团   副团长   

  

主持人

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有部电影一上映就轰动祖国的大江南北,许多人就是通过这部电影,了解了西藏的农奴制度,和农奴们的悲惨命运。这部电影的名字是《农奴》。看过电影《农奴》的人们,无不被片中主人公强巴的悲惨命运所震撼。但鲜为人知的是,饰演“强巴”的藏族演员大旺堆,他在西藏和平解放前,就曾经当过农奴,在倾情演绎农奴强巴的这个电影角色时,他也在演绎着自己的昨天与今天。

 

电影《农奴》剧照

 

    电影《农奴》讲述了强巴一生的经历,童年惨痛的记忆,农奴主的野蛮压迫和活佛的虚伪让他最终觉醒了,他选择了一条新的道路,和当时千百万西藏农奴一样,真心拥护西藏的和平解放。而藏族演员大旺堆塑造的这个角色,则成为了新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

 

  40多年过去了,当初出演强巴的演员大旺堆现在生活得怎么样? 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生经历能让他把这个农奴的角色演绎得如此生动传神?这些问题都强烈地吸引着我们,经过多次联系我们终于可以见到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老人了。

 

安度晚年的大旺堆

 

  大旺堆老师今年已经70多岁了,但精神状态依然很好。已经退休在家的他正在安度晚年,虽然拍摄电影《农奴》是45年前的往事,但提到他扮演的角色大旺堆依然很激动。

 

大旺堆接受采访

  

大旺堆

我自己也当过农奴,在庄园里头呆过,所以这个情况,主要是当时的生活,靠生活,你比方说这个强巴放马,喂马,这也是我来演,我的生活,我在小的时候在庄园里头夜里起来喂马,白天去放马这干过。要是说强巴演的成功的话呢,70%是靠那个生活了,30%靠学校里学校的那些东西,再加上导演的指导。

 

电影《农奴》剧照

 

电影《农奴》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实行封建农奴制度下的旧西藏。影片把西藏农奴的痛苦和觉醒通过主人公强巴的人生经历表现出来, 强巴一出生,父母便由于农奴主的迫害离开人世,是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奶奶和青梅竹马的女孩兰尕陪伴了小强巴的童年。

  

奶奶去世后,小强巴被管家抓来给农奴主少爷做‘马’,他甚至强迫学马叫……为了反抗强巴从此不再说话。强巴一直这样的非人生活之中挣扎。直到来了‘金珠玛米’,专门解救贫苦的人解放军,‘强巴’们的生活才燃起勒新希望……电影中塑造的强巴这个艺术形象就是当时千百万西藏农奴的真实写照。

 

年轻时的大旺堆

 

大旺堆

  这个电影剧本看了以后呢,好多地方就是像我自己的经历一样的,他的那个形象在我脑子里面出现了,喂马的,他怎么跟着老爷,还有当喇嘛,师傅跟他的关系问题,原来我也当过喇嘛,逃跑当过喇嘛,所以喇嘛的生活用不着再了解,喇嘛生活的话,如果没弄不好的话,怎么穿袈裟,怎么用腰带的用都不知道的,这些都有了

 

电影《农奴》剧照

 

  电影《农奴》虽然是艺术创作,却是当时西藏社会最真实的艺术再现,在大旺堆和影片中的强巴一样有着同样悲惨的童年,他一出生就是一个农奴。

  

大旺堆

  我出生在(山南)贡嘎县,现在叫(长安沟)乡,就在那个地方,只要你是农奴,你有这个领主,领主是你的主人,你农奴生了孩子,必须要报名的。

 

  在电影《农奴》里,有这样一段镜头,强巴刚刚出生,他奶奶就到农奴主那里给他报名。

  

电影的段落

  交人头税是什么意思呢,必须得报名,报名我生个女儿了,他就给你这个有一个钱了,哈达送给你,他名字注册他的册子里头了,所以到时候哪家生的孩子,哪个孩子,哪家是个女的,到了几岁他就知道了,知道了以后,到了13岁以后,我们那个地方就是13岁要去支差的。

 

旧西藏的农奴

  

  和电影里描绘的强巴一样,一到13岁的年纪,大旺堆就开始了给领主支差的农奴生活。

  

大旺堆

刚分到庄园里头去,派到庄园里头去,我就喂马了,开始夜里起来喂马,白天起来放马,还要撮绳子。

 

对于年幼的大旺堆来说,苦难的日子才刚刚开始,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很早就知道什么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剥削。

 

大旺堆

到秋天割麦子,割麦子很早就起来,那个工头把我白天割了小地,完了快要天黑的时候,把你领到一个大的地里头,把你什么时候割完这些你们就回去睡觉,割得很晚很晚,割着割着就倒下去地里,累的要命。

 

   吃苦受累对从小就劳作的大旺堆来说不是最难忍受的,最难忍受的是饥饿。从记事起他就从来没有吃饱过,于是小时候大旺堆最大的梦想是能吃上一顿饱饭,但是在当农奴的日子里,他这个梦想就从来没有实现过。

  

大旺堆

两天给你送3糌粑,那升多大就翻过来这么大的,就吃这个,反正你早上吃也好,中午吃也好,晚上吃也好,就这样吃。就半饱半不饱的样子,就这样,所以有糌粑的时候省着吃,不然的话他什么时候没送来我没吃的了。

 

旧西藏拉萨全景

 

在民主改革前的旧西藏,存在着农奴和农奴主两大对立的阶级,在西藏被称为三大领主的统治阶级,是由官府,贵族和寺院高层僧侣组成的,人数仅占西藏人口5%,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占有西藏全部土地、山林和大部分牲畜、农具、房屋、其他生产资料。农奴阶级占西藏人口90%,人身依附于农奴主。耕种着农奴主及其代理人分给的少量份地,并为其支差. 而农奴也会破产,不幸的是,尽管大旺堆一家拼命的劳动,可是他们家最后还是破产了。

 

大旺堆

今天没有吃的了,收成不好了,我到他(高利贷)那去借,完了以后,还一部分吃一部分,他还有利息嘛,加利息,利息加利息,利息加利息,最后没有办法还清了,我们家里头我的印象里头,最后生人来了,来了有几个羊把它带走了,赶走了。有一个唯独驮东西的一个黄牛,他把的黄牛牵走了,就这样一个一个的,家里啥也没有了,还有领主收税的要来,给他交什么税呀,没办法交了。

 

在旧西藏,破产后农奴还会被下降为奴隶,一旦成为奴隶,他们的生命也会成为农奴主的私有财产,为了避免成为奴隶的悲惨命运,大旺堆一家连夜逃跑了。

  

大旺堆

  我父母,记得我还有跟我弟弟,在那个时候我的父亲母亲背着我,就有一天我们夜里逃跑了。逃跑什么原因呢,后来知道当时不知道,躲在一个山里,山沟里头,呆了那么一个来月左右,大概一个月左右,呆在那儿没吃的了,后来夜里下山,又跑到贡嘎县那个地方,一直跑到山南对面泽当的那个文曲,就在那个山沟里去了。

 

从一家领主跑到另一家领主,虽然大旺堆一家避免成为奴隶的命运,但作为农奴的生活却没有什么改善,对于年纪不大的大旺堆来说,命运来得格外残酷。

  

大旺堆

  我母亲去世了,去世以后我就没什么靠的了,父亲不是我的真正父亲,所以我就没靠的了,弟弟我们在小的时候,我弟弟跟母亲对我好,父亲对他好,弟弟好,所以母亲死了以后我就逃跑了,逃跑到哲蚌寺当喇嘛去了。

 

  在民主改革前的西藏,实行的是以信奉藏传佛教的政教合一的制度,寺院的社会地位比较高,如果有农奴跑到寺院里,作为农奴的领主是不会去抓人的。当时,大旺堆也是看见有这样的例子才动了逃跑的心思。

  

大旺堆

  我们庄园里头两个人逃跑了,逃跑了也不知道,我等着他们什么抓来呀,能不能抓到,看看,后来过几天就有消息来,他们两个跑到甘丹寺去当喇嘛了,两个男孩,我说为什么不去抓呢,大人就说了,这个三大寺呀,谁的农奴跑到三大寺当喇嘛谁也抓不来。

 

  这起成功的逃跑事件对还是半大孩子的大旺堆带来了强烈的刺激,他也想逃跑,母亲的过世只是坚定他逃跑的决心,对他来说残酷的生活已经让他无法忍受。

  

大旺堆

心里就想,要不闲一点,闲一点的话,吃不饱也没关系,饿一点,要不然干的那么多的劳动,那就是吃饱一点找一个这样的地方多好啊,就是自己的生活,吃饱,穿暖,这个角度想,其它什么也没想。

 

电影《农奴》剧照

  

  但是作为农奴平时是没有什么自由的,逃跑之后如果被抓回来,面临的将是残酷的惩罚,在电影《农奴》里逃跑的农奴抓回来后都被戴上了沉重的脚镣。

  

大旺堆

    假如抓回来了,先把你关在牛棚里头,他那个庄园里头没有专门的监狱,他抓在牛棚里头,或者绑在仓库的大柱子上绑几天,完了以后鞭打,跑不跑,他就主要问以后跑不跑,就这样,跑了农奴都看,跑的下场就是这样,狠狠的打,完了以后就交给工头了,继续干活。

  

  在电影中,主人公强巴是逃跑之后,被农奴主绑在柱子上示众的,十几岁的大旺堆也一直忍耐着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可以让他能有足够时间跑到寺庙里的机会。

  

大旺堆

  有一个庄园主,你们把地里的锄草多少天把它锄完,锄完了以后,你们放假3天到拉萨去,拉萨那个地方有个庙,有个庙会,那儿有跳神,到哪儿去看去,三天,来一天看一天再回去一天就三天,这样大家高兴,猛干了,锄草,猛劳动,我说他真是给你放了三天假了,我的机会来了,机会来了以后跟他们一起出来,第一天住在河对面那个地方,我呢第二天,他们去看那个跳神去了,我没到哪儿去,过拉萨坐那个牛皮船跑到色拉寺去了。

 

大旺堆生活过的寺庙

 

  色拉寺,是当时拉萨最著名的三大寺之一,大旺堆不吃不喝地跑了一整天才来到这里,领主暂时不会追来,但是他能被寺院收留吗?如果被喇嘛轰出去,那么他很快就会被领主抓回去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大旺堆在等待命运的裁决。

  

大旺堆

  我在那呆的天天怕,我不敢出门,到房顶上去,看有没有来抓我的人。房顶上去看,心里挺提心吊胆的。

 

大旺堆生活过的寺庙

 

  大旺堆的运气不错,寺院收留了他,在做完剃度仪式后,他成为了一个小喇嘛。一个专门伺候贵族喇嘛的佣人。在电影中的强巴后来被别有用心的活佛安排去做的喇嘛,在同一个时代,同样的年纪,大旺堆和强巴一样成为寺院里的贫苦喇嘛。

 

电影《农奴》剧照

  

电影片段

  喇嘛就是一般的喇嘛就是苦力喇嘛,他不学什么东西,就是整天在他家里干活,但是吃的也可以,吃的也饱,主要问题精神压力太大。他这个地方,所以说庄园上精神上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他这个东西,给你倒茶吧,我刚从乡下来的粗人,倒茶倒的多了一点,一下,像要饭人要饭一样,倒洒了又一下,那个打的太厉害了,那么就是白天我不能坐着,老是手里拿着抹布站着。

  

贫苦喇嘛是西藏僧侣集团中一个特殊阶层。僧侣在寺院中所处的地位,绝大多数与本人家庭地位相一致。一般来说,贵族出身的僧人,由於家庭经济势力雄厚,在寺院中仍处于僧侣贵族地位;农奴出身的僧人,入寺后繁重的寺院劳役,使得他们没有多少深造的机会,当了几十年的喇嘛,到头来还是个穷喇嘛,仍然处于受奴役的境地。大旺堆在贵族喇嘛的皮鞭下慢慢地明白了,即使当上了喇嘛,也没有改变自己被奴役的命运。

 

大旺堆  

这样我呆不下去了,我就带上喇嘛的袈裟,还有木碗呀都拿着,就跑了,跑了(哲蚌)寺去了。

 

和电影里的强巴一样,这次大旺堆遇到了一个好心的贫苦喇嘛,于是两个人开始在一起生活,一起做工维持生计。

 

大旺堆

    他有什么吃的(总和我)在一起,他没吃的我也没吃的,反正就晒太阳就一起晒,没有精神压力了,一到秋天的时候,他也跟着我一起,领着我去打工去。

 

1951年的秋天,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了拉萨,在当时的大旺堆看来,他们是一些奇怪的人。因为这些扛枪的军人平时还会种地。

 

大旺堆

 解放军说一个人在前面去挖,挖的窟窿,完了一个人在里边扔一个蚕豆,后来来一个人在这个里面撒一点肥料,后面再来一个人把它填平,就那样,我就奇怪了。我没见过他们那么种地的,他们种地就是长得很好啊,长了以后,他们自己吃,以外还要到寺庙上来卖这个东西,萝卜呀、白菜呀,蚕豆大那儿来卖。

 

通过对解放军吃饭的仔细观察,大旺堆发现这是一支官兵一致的队伍,他对这支队伍充满了好感。

 

大旺堆

有个戴个白帽子,把一个很大的一个煮好的馒头的筐,完了以后放在桌子上,大家去自己拿去,我们看看哪个是当官的,哪个是头人,看不出什么东西,完了以后又是拿了一个很大的菜拿到那儿来,大家去拿个碗,每个人就这样倒,这些人都看不出,大家都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洗碗就走了,那个时候的军装整整齐齐的,唱歌的时候整整齐齐的,大家拿着筷子,不知道唱什么的,我们以为是念经。

 

主持人

就是通过这一次的观察,让大旺堆对这支队伍产生了亲切的感觉,在他朴素的感情里,这里没有打骂,没有剥削,他决定脱掉喇嘛的袈裟,跟着这支队伍走。于是大旺堆在部队农场里一干就是几年,在这里,大旺堆作为西藏的民族后备干部送到内地学习,而在他学习的陕西西藏公学,大旺堆又被刚刚成立的西藏歌舞团选中,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而且马上被送到上海戏剧学院去学习。

 

在上海戏剧学院学习的日子

 

现在大旺堆最好的几个朋友都是当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学习的西藏班同学,他们一起成为西藏话剧团的第一批演员,在同学的眼中,大旺堆是班里最刻苦的学生。

 

索朗旺堆

   我和大旺堆是第一批的演员,也就是我们当时是到上海戏剧学院去学习,大旺堆的年龄比较大,我们里边年龄大一点,他的腿呀,一直是弓着这样子,他压腿的时候,一直弓着,在这个地方他就绑了一个铁很大的压(簸箕)那个铁,绑到这个地方,然后压下去就这样子,他是。他很刻苦,我是当时就班里头的副班长,就是学习上吧,反正都要我管,所以这个他是学习上最刻苦的一个学生。

 

在上海戏剧学院学习的日子

 

在上海学习的日子里,大旺堆他是怀着一种报恩的心情努力学习,他觉得不能辜负国家对他的培养。

  

大旺堆

    我那个时候已经到29了,快30了。年龄大,班里年龄最大的是我,所以我特别是形体东西我要下苦,形体动物我这年龄形体不好的,又是驼背,手臂有点硬。

当时我们没有寒假、暑假这些都没有,一直是学习,因为当时是西藏最需要文艺人才,比如说话剧这个来说,他反映也快,所以西藏需要,所以我们这个当时学了两年,学了两年,学习上很紧很紧,不是那么松的,没有休息时间,基本上都是,所以很刻苦,都是很刻苦。

 

大旺堆在话剧中演出剧照

  

西藏学员班的毕业大戏是话剧《文成公主》。大旺堆演藏族大臣禄东赞。在北京汇报演出的时候,让他和同学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周总理不仅来看演出,还亲切接见了他们,这让大旺堆至今难以忘怀。

 

大旺堆在话剧中演出剧照

  

大旺堆

  北京汇报演出完了以后,周总理给我们讲话,周总理我们演出完了以后,周总理上台跟我们一起合影,完了以后一个单独的会议厅召见,召见的时候班禅也在,十世班禅,班禅也来了。周总理说,班禅把这些人我交给你了,你要以后好好教育他们,好好培养他们。总理给班禅这么讲,完了以后给我们讲,你们是高原上的花朵,要开花结果,就这样总理这么讲的。

 

大旺堆和周总理握手

  

  现在,在西藏话剧团的大厅里,铭刻着周恩来总理对西藏第一批话剧演员的嘱托:你们是高原上的话剧种子,要在西藏生根、开花、结果。这句话成了大旺堆以及所有西藏话剧演员的座右铭。

 

文成公主首演后周恩来总理和大家合影

  

主持人

1963年大旺堆毕业后回到了西藏,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当电影《农奴》摄制组到话剧团寻找演员,当时大家都很激动,因为这部电影是第一部反映西藏故的事片。大旺堆幸运的被选为了强巴的扮演者。

 

农奴的定妆照

  

采访中我们找到了当时大旺堆的定妆照片,他那不屈的眼神和独特的经历使得导演一眼就相中了他。

  

大旺堆

    当时导演他选拔演员的时候,到团里来,先看了我们以前演过的一些小戏呀,小品之类的东西,就看了一遍,完了以后,他把农奴里面的片段拿过来,叫我们每个人演,就这样最后定位我演强巴,就这样。

  

索朗旺堆

  为什么大旺堆选上,他本身就是农奴,本身有这个生活,所以我们做小品的时候呢,他演得很像,让我呢,那时候比较白白的,比较那个一些,所以让我演管家,管家的事情我很熟,我天天见管家,我说我可以演,管家没问题,我天天见管家,我在那个里面,所以我就演管家,他演农奴,但是他演农奴演得很好,很成功。

 

当时拍摄电影《农奴》的情景

 

由于大旺堆自己就当过农奴,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他演得非常投入,有时候甚至觉得那就是自己。大旺堆从小受到过农奴主的欺压,所以在扮演“强巴”反抗逃亡农奴主时,竟然忘记了对方是演员,他狠狠地踢倒了把自己当马骑的反动农奴主!结果,让扮演活佛的演员受了伤。

 

拍摄电影《农奴》期间细心揣摩人物的角色

 

大旺堆

在自己在社会里头见过的这些农奴与农奴主的关系,这些关系,农奴与农奴之间的关系,都很清楚,不像再去生活了解,看什么书,用不着,生活中的我自己的脑子里头,所以按照这样来,自己的生活,靠这个生活来按照导演的要求去演的。

 

在影片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细节,在拍摄当解放军为负伤的“强巴”备好马,准备送他离开医院时的情节时,“大旺堆”竟然不由自主地给解放军跪下!他完全进入了角色,不由自主地为“恩人”解放军跪下来当“上马石”!这些突如其来的表演超出了原来剧本的内容和拍摄时间,但导演却没有叫停,电影胶片忠实地记录了“大旺堆”发自内心的动人的感情流露。

 

大旺堆接受采访

 

演完《农奴》以后,大旺堆的心情难以平静,他写了扮演影片《农奴》中强巴的体会,发表在《人民日报》上,题目是《西藏农奴的觉醒》。详细讲述了他塑造强巴这一人物形象的过程。旺堆写道:“我体验角色的生活时,想着当时的社会,不自禁地就沉入自己过去苦难的生活中去了,心情很沉重。我躺在拉萨河畔,望着瓦蓝瓦蓝的天空,一想就是半天。夜里,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不能成眠。血泪斑斑、充满屈辱愤懑的往事,一页页地揭开着,有时我竟分辨不清是我演强巴,还是演的就是我自己……”

 

话剧团下乡演出

 

在成功扮演强巴这个角色后,大旺堆声名鹊起,但他放弃了很多条件优渥的选择,扎根西藏,这一干就是30多年。很多西藏优秀的话剧像《不准出生的人》、《松赞干布》等大旺堆扮演的角色都堪称经典。

 

大旺堆

那么就是作为我个人的话,作为一个过去的黑社会的农奴,今天变成一个国家一己,这也是共产党培养的人,领导下培养的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多的多。

  

  大旺堆这一批学员牢记着总理的嘱托,你们是高原上的话剧种子,要在西藏生根、开花、结果,在西藏话剧团一直有送戏下乡的传统。这30多年,大旺堆和他的同事跑遍了西藏的每一个角落。

 

话剧团下乡演出

  

大旺堆

  从1962年一直到现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每年下乡演出,下乡演出不少于40场,下去以后常演60场,现在增加到60场所以我们西藏话剧团老一辈留下一些好的传统一直保留到现在。

  

  大旺堆现在退休了,如今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子女们都和老人住在一起,回忆往事,他说自己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大旺堆

    尽管我是59年平叛以前参加革命的,但是59年那是一个十字路口往哪儿走,选择光明道路还是走黑暗道路,是个十字路口,那时候,所以我说我没走错,我选择光明道路。

 

  主持人

  电影《农奴》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的两个第一:《农奴》是新中国第一次在西藏拍摄的故事片,也是第一部完全由藏族演员出演的电影。

后来大旺堆一直在西藏话剧团工作,历任西藏话剧团演员,中国剧协第三届理事、第四届常务理事、西藏分会主席,国家一级演员,西藏话剧团团长。

  2007年,为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00周年,继承发扬中国话剧的优良传统,激励话剧工作者团结奋进,推动中国话剧事业繁荣发展,人事部、文化部授予大旺堆等30名同志“国家突出贡献话剧艺术家”荣誉称号。在我们采访中大旺堆说的最多的是,回望一生走过的道路,我坚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