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第一辆汽车》的诞生
石梅

 
CCTV.com  2010年02月05日 16:0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当伟大的解放战争胜利结束以后,全国人民面临着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新任务。正如毛主席在1949年向全党和全国人民所指出的:“严重的经济建设任务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逼迫我们去做。这就是困难。”当时,我国人民就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迎着严重的困难,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

 

新闻纪录电影,作为祖国历史的见证,也就随之开始拍摄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题材。人民的新闻纪录电影队伍,经过十数年出生入死的斗争和锻炼,积累了不少反映战争题材的经验,创造出许多动人的作品。但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特别是社会主义工业化,则是刚刚开始,我们不仅没有经验,而且缺乏起码的基本知识。我厂1953年完成的长纪录片《鞍钢在建设中》是纪录电影工业题材中的第一块基石,我们从中学习了不少知识和有益的经验。

 

1954年初,我们接受了反映祖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工业建设的任务。国家计委的负责同志给我们介绍了祖国工业化的宏伟计划和巨大的规模,参加拍摄工作的同志都受到很大的鼓舞,我们给未来的影片定名为《伟大的开端》。随之,我们到东北各工业城市参观、采访,进行拍摄的准备工作。当时,虽然我们下了很大的决心,也做了不少努力,但由于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的许多项目还刚刚开始,有不少仍然是设计中的蓝图,在形象上不易表现,同时也由于我们缺乏经验和概括能力,很难把那么复杂的156项工程集中地反映出来,所以经过摄制组商量,和厂领导研究最后决定《伟大的开端》暂不拍摄。但我们深受祖国工业建设的鼓舞,总还想拍一部工业建设的影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选择了祖国的第一个汽车制造厂。

 

初到汽车厂工地,我们就受到很大的鼓舞。一片繁忙景象的施工现场旁边,是昔日的“细菌工厂”的废墟,是当年日本帝国主义残酷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证。不久以前,这里还是一片庄稼地,如今,我们工地宿舍门前,还种着玉米、大豆和蔬菜。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毛主席亲笔题字:第一汽车制造厂的基石奠定了。这是祖国工业化的基石之一,它深深埋在祖国受尽苦难,而又充满希望的土地里。

 

刚到工地的第二天,建筑公司的经理和党委书记就来找我们。虽然他们非常忙,经常是夜以继日地指挥着几万人施工,但听说我们到了,马上就抽出时间向我们介绍情况。经理刘裕民同志是建设工程部的一位局长,过去在山西和王若飞同志一起蹲过监狱,抗日战争初期,在军队担任团长,参加过有名的“百团大战”,转到建设岗位上还是不久以前的事情。党委书记冯国柱同志看来年纪很轻,转业以前是军队的师政治委员,从他锐利的目光、谦逊热诚的风度、简洁而富有煽动性的口才上,都显露出军队整治工作者的特色。他们热情地接待我们,详细地向我们介绍工地情况,谈到许多动人的事迹,最后,非常恳切地说,“一百四十一项重点工程,新建的大工厂这是第一个,“头难”、“头难”,第一个总是不容易,又加上咱们都是“白帽子”,“新兵打硬仗”,苦难是很多的。但是这头一“仗”,对以后的建设有很大的影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有些同志害怕困难,贪图享受,想转到比较轻松的工作上去。可是大多数同志坚持着,不做工业建设战线上的逃兵……你们来了,对我们是很大的鼓舞,通过你们的电影,我们可以向党和人民汇报我们的工作。我们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全体职工,勉励他们以更好的成绩来争取祖国的第一批汽车更早地诞生。”

 

经理和书记的话,对我们是很大的鼓励和鞭策。既然他们这些“新兵”能够战胜困难,把祖国的第一汽车制造厂建设起来,为什么我们这些拍摄工业建设的“新兵”,不能拍成一步歌颂社会主义工业建设的电影呢?我们也下定这样的决心:“新兵打硬仗”,困难是很多的,但这一“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学习汽车厂建设者们的攻坚精神。

 

第二天,土地的《建设快报》和广播站八拍电影的消息公布了,并且附带通知各工区大力协助我们工作。因此,我们下工地采访,到处都热情地接待和帮助我们。有一次,我们走到转业部队的105工区,身穿淡黄色军衣的转业战士们,正在装吊钢架,他们熟练和配合得很好的动作,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就停下来仔细地观察着。这时,一位战士走过来,我们知道工地的警卫工作是十分严格的,于是赶快把出入工地的“特许证”拿出来给他看。他仔细地看过之后,把我们的姓名、职务记下来走了。不大一会,一位年轻的转业军官走来,说他们政委请我们到工区办公室坐一坐。我们看到天色已晚,就说改天再专程拜访。可是他坚持不肯,说我们如果不去,政委就要来看我们。正在争执当中,工业区的广播站已经播送我们来到工区的消息,并且在结尾说道:“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同志来到我们的工区,是对我们的鼓舞,我们要更好地工作,人人创造新成绩,争取上电影,向党、向毛主席、向全国人民报成绩!”广播声未断,一位身材矮小、精神饱满的中年干部,向我们奔来。年轻军官介绍说:“这是我们陈政委”。政委十分热情地招呼我们向我们介绍情况,一直谈到夕阳西下,日班早已收工,我们约好明天再来时,才亲切地分手。在工地上,我们到处可以遇到这样的事情。

 

采访的条件是好的,但困难毕竟还是很多。首先遇到的第一道关口,就是缺乏起码的知识。在这方面,公司的经理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们工作十分紧张,不可能专门抽出许多时间来给我们“上课”,但为了联系上的方便,让我们从市区招待所,搬到“四联”宿舍。“四联”的房子并不好,是日本看守细菌工厂的警卫队宿舍,但他最大的优点是离工地比较近,建筑公司的领导干部都住在这里,这对我们实在是最好的条件了。同时,把我们吃饭的地点也改在和他们一起。这样,许多工作问题和需要请请教的事情,就在早早晚晚、饭前饭后顺便解决了。而最方便的还是在晚上谈话。经理们白天都很忙,我们不愿过于打搅他们。但在晚上,他们总是睡得很迟,特别是刘裕民经理,深夜两三点钟还常见他的窗口是亮的。当他把一天工作中的问题处理完之后,倒是很愿意和我们畅谈的。刘经理谈锋很健,而且十分幽默,有时候一连和我们谈几个小时,而且送给我们大量的文字材料,帮助我们熟悉建筑工程的知识。在工区,主任和队长们都很愿把他们刚学到的一些知识告诉我们,老工程师们也愿把他们的经历和经验告诉我们,工人们更是十分热情地向我们介绍我们需要了解的一切情况。在三年时间里,我在汽车厂纪录的材料,有满满的八个笔记本。

 

材料有了,甚至是相当丰富,但如何选择组织呢?这是第二个更加困难的课题。整个建设过程分建筑、安装、生产三大段,协作的工厂有上百个,支援单位更是上千。就光说建筑一部分吧,一共有十大工区、七个加工厂、几万建筑工人,日夜三班,工地上每天从地下到高空,纵横交错,上下交叉,到处钢架林立,管道成排,而且每日每时都在改变面貌,有时昨天还是畅通的天道,今天已成深沟,昨天还是露天的钢架,今天已盖上了屋顶。在这种情况下,在哪里,拍什么,如何拍,我们就像在茫茫大海捞针一样,真不知从哪里下手。

 

而更困难的还是表现建设者的问题。搞工业的人说“深山有富矿”。这个庞大的建筑工地,会有许多英雄人物,但是由于这是新建单位,人们来自四面八方,一时工作还不可能那么深入全面,因此,许多优秀任务就像深山中的宝藏一样,还有待去发掘。我们抱着“普查”、“勘探”的决心深入到工人中去。白天和他们一起在工地,晚上到他们的宿舍区谈心,冒着倾盆大雨和他们一同在没膝深的泥泞中跋涉,迎着夹带沙砾的狂风和他们一同攀登三、四十米的高空,夏天顶着烈日忍着干渴,和他们一起淌汗,冬天,冒着零下三十五度的严寒,毛发凝霜,脚底结冰,迎着狂风暴雪和他们一同劳动,有时甚至摄影机都不能转动了,摄影师把冰冷的机器揣在怀里温热了,再拿出来抢拍一个镜头……我们就是这样和建设者们同呼吸,共命运,一同工作,一同战斗。这样,我们就认识了许多建设岗位上的“尖兵”。

 

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师长陈佃园,从前只有初小的文化水平,现在担任副经理的职务,直接指挥几万人进行现代化的施工,很快从外行变成内行。转业战士组成的青年突击队,开头为了完成定额,偷偷半夜加班,磨得两手起泡,后来,一个工作日完成定额的五倍半,许多队员成了四级工。十六岁的姑娘张维安,第一次听到大吊车的吼声吓得发抖,后来驾着二十吨大吊车,毫不费力地把钢架举到三十多米高空。女电焊工索兰芬的妈妈是老游击队员,担任过副支部书记,在冀中抗日根据地,领导群众打游击,解放以后,她把女儿送到工地,参加工业建设。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两代人在不同的岗位上贡献自己的力量。这里还有著名的“汽车工人之家”,六十多岁的吴丹同志从1924年就做汽车司机,他和两个汽车司机出身的儿子,以开汽车做掩护从事革命工作,以后又到解放区担任军工后勤工作……当汽车厂开始建设不久,他一家十六口人在工地上团聚,他和三个儿子,三个儿媳妇都在汽车厂工作,成为祖国第一批汽车的制造者。驾驶了三十多年外国汽车的老司机马国藩,工作特别努力,是优秀工作者,他是驾驶第一辆解放牌汽车的司机。像这样的人物是成百上千的,工地上曾召开过四千人的优秀工作者大会。可是怎样把他们的英雄事迹表现出来呢?有时他们的工作地点不是我们所要拍摄的重点项目,而要拍摄的项目中,往往人物又不够典型,有些事迹非常生动,但已成过去,明天还将发生什么事情,又难以预计。今天看到生动的场面,都拍下来,又怕以后的材料更生动,不拍吧,又怕漏掉以后,无法弥补,如果拍的太多,三年的工程,需要多少胶片才能拍下来呢!在这种复杂的矛盾中,我们时常拿不定主意,不知经过多少次反复争论。为了进行有计划的拍摄,需要写一个提纲,可是既不能写过去,又不能预测未来的提纲,实在难写,一年多时间里,我写过十一次提纲,最后才算是“基本通过”。

 

拍摄当中,困难当然更多,不熟悉建筑工程,掌握不住规律,是最大的难题。三年中,拍摄了几万尺胶片,但提着摄影机等候的时间,比拍摄时间恐怕多几倍以上,而为了拍摄进行准备的时间更要多得多。

 

在汽车厂建筑、安装、生产各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在我厂领导的指导帮助下,全摄制组经过三年的努力,《第一辆汽车》终于诞生了。

 

当我们为了酬谢汽车厂的建设者们对我们的帮助,将影片送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的热情又一次教育了我们。新工地没有电影院,影片在露天放映,银幕两边都坐满了观众,一场约计四千人,一共放映七场,有人就坚持看了七次,有些工人竟激动得流了眼泪。有些工人写信给我们表示,他愿意坚守在光荣的建设岗位上,终生做工业战线上的尖兵。

 

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和鞭策。尽管我们有许多困难,尽管影片存在许多缺点,工人同志们要求我们拍摄工业方面的影片,我们新闻纪录片也必须表现我国工人阶级的伟大创举和高尚品质,表现我们国家的领导阶级英勇豪迈的劳动,我相信,只要我们勇于投入到工人群众的火热斗争中去,不拍困难,不拍失败,长期摸索,积累经验,就一定能够拍出更多优秀的反映工业的影片来。

 

 

写于19636

                                 (本文作者:曾任中央新影编导,后调科影厂总编室任职)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