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忆第一次快速出片
关明国

 
CCTV.com  2010年02月08日 09:3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55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少先队游行队伍行进在天安门前。

 

我厂新闻纪录片能像报纸一样及时迅速上映,那还是从一九五五年《五一节》开始的。在那之前,我们制作两本短片,一般都需要用二个月以上的时间。一九五二年、一九五三年和一九五四年的《五一节》都是在七月份完成的。把六、七十天的工作日程缩短为十七个工时,那怎能不是一个惊人的事件呢?

 

这个惊人的事件并不是突如其来的。一九五四年钱筱璋同志由国外访问回来,厂领导和全体职工上下结合,对我厂制片工作进行了总结。根据国内外经验,全厂职工思想、技术水平的提高,技术设备情况,以及广大观众的要求,于一九五五年春提出了新的制片方针——以生产短片和杂志片为主;同时提出新闻纪录电影要及时而迅速地反映现实生活的问题。这个新的要求,在全厂职工中间形成了一句简单而明了的口号,那就是“时间就是政治“。《一九五五年五一节》就是执行这个新制片方针的第一部影片。

 

为保证影片能在五月二日上映,必须赢得时间,工作之前领导上召开了摄制人员会议,进行了战斗前的思想动员;创作上不仅写出文字的编辑提纲,而且还用前几年的五一节样片编成了形象提纲;技术上则检修机器,特别着重地检修了在生产中易于出毛病的薄弱环节,以便保证安全生产;在生产组织上也突破了老一套的工艺程序,采用交叉进行的方法。于是就要有一个精确的生产调度计划,这个计划是以分钟来计算的。

 

凡能预料到的问题,事先都加以解决了。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迎接这一场战斗。新华社发出了我厂突击制作五一节影片并在五月二日上演的消息。

 

从二日零时起,第一批样片走出了洗片机,剪接室内开始了编辑影片工作。这时你要从新闻大楼前走上一趟,你会在音乐工作室的窗前听到雄壮的进行曲;你会在音响工作门旁听到热烈的口号声;你也会从解说室的玻璃窗上看到解说员练习时的身影。影片一面编辑,一面审查,一面套底,一面配光,一面录音,一环紧扣一环。在每一个环节里工作的同志都尽量从自己的工序中多节省出来几分钟,留给下一道工序。这真是一条长龙在飞舞啊!

 

飞舞着的长龙,往往也会因为龙身上的某一节失灵,而影响着全身的动作。在剪接桌旁的战斗,编辑和剪接同志要从一万多尺的片子里选出所用的镜头,那本是花费时间的事,再加上由于工作中你也找镜头,他也找镜头,拉来拉去拉乱了。这时你再想选出你满意的镜头,那可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了。时间,这时间是多么宝贵啊!它既能把胜利奉献给你,也能把失败放在你的面前。为了赢得时间,必须分秒必争,可是困难又总是伴随着我们,往往因为一个镜头找不到而停下工作。片子编不出来,就严重地影响下一道工序的进行。如镜头尺度交不出去,就无法编辑音乐;镜头号码交不出去,就不能进行分底片工作;样片交不出去,又无法套效果。在这一切的后面是千百万双观众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呀!而这一切都集中地反映在争取时间的问题上。这时因为找一个镜头而拖长几分钟,是多么大的焦虑和不安啊!要赢得时间,就必须战胜困难,为了及时审查片子一直呆在厂里的钱厂长,看到这种紧张、忙乱情况,立即采取措施,临时组织了连他在内的几个同志,专门做找镜头的工作。钱厂长捲起衣袖,像大海捞针一样,在十几个片篓子里寻找所需用的镜头。

 

整个出片时间不能推后,前一个工序拖延了时间,只能压缩后边。我们电影生产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洗印。无疑地,那时间的压力也就落在他们的头上了。但是洗印工作间的同志们一声没吭,只是紧张的工作。他们在工艺上作了许多大胆的革新,缩短了不少工作时间。如分卷套底,分卷配光,底片剪接把套好的第一卷底片给了配光的同志之后,套光和配光两道工序就齐头并进了;底片剪接也改变了工作方法,把用底片合成,而改用样片合成,这样就把底片让出来,在音画合成的同时印片机上就进行了印制拷贝画面的工作,当音画合成工作完毕后,就只剩下在拷贝片上印制声音一道工序了。

 

时间的脚步嘀嘀嗒嗒地向前走着。十分钟过去了,洗片机好像丝毫不知道着急似的,还是按部就班地转动着。这时,电话铃声急促地响着,发行公司的同志一遍又一遍地来电话催问。是啊,离开演只有半个小时了。如果放映时间一到,影片还拿不出洗片机,那又怎么向千百个观众交代呢?

 

开演时间越来越临近了。

还有二十分钟。

还有十五分钟。

 

影片终于走出了洗片机。守在机器旁的洗片技师像卸掉了千斤担子似的说:“洗片良好,没出毛病。好啊!这是集体智慧的胜利。

 

为了让观众准时看到影片,钱厂长决定带领工作人员到电影院和观众一起去审查校正拷贝。汽车把我们送到首都电影院时,距离开演时间只有五分钟了。

 

我们刚在楼上后排几个空位坐下,开映的铃声响了。顿时,影院里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一九五五年五一节》片名一放出来,随着昂扬的音乐,观众掌声雷动。坐在我们面前的观众竟兴奋地站起来了,一边鼓掌一边说:“这电影可真快啊!”这句简单而普通的话,不就是对我们动作最高的奖赏吗!

 

 

                                                                写于19635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宣传发行处处长)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