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在古巴的日子里

牟 森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5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62年2月4日,牟森同志在古巴拍摄《第二个哈瓦那宣誓》。

 

我做为一个摄影师,不知旅行过多少地方,不知结识过多少朋友。可是,我到过古巴以后,不但每个人、每件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每一棵草,每一寸土地,每一座山林,每一处海滩都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使我产生了从未有过的依恋和激动的深情。

 

我是196012月来到这个英雄国家的。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结识了许多古巴朋友,我带着摄影机几乎走遍了古巴各地,拍摄了纪录片《歼灭美国雇佣军》、《中国友好代表团在古巴》、《中国经济建设展览会》和新闻片《中国驻古巴大使递呈国书》、《五一节》、《古巴在控诉》、《第二个哈瓦那宣言》、《在收割的季节里》等等。

 

1961420清晨,在总统府的特别许可下,我乘汽车到了前线——拉斯维利亚斯省的吉隆滩。

 

吉隆滩面向着碧绿的海洋。风景优美,有刚刚建好的小别墅、游泳池、餐厅、图书馆、电影院等等,这些都是在古巴革命胜利后,为劳动人民建筑的修养场所。

 

正当古巴人民怀着美好的愿望,建设自己新生活的时候,美帝国主义者却加紧了对古巴的挑衅和侵略。

 

416清晨,在美国飞机掩护下,美国所豢养的雇佣军,乘着美国军舰,拿着美国武器,驾驶美国制造的坦克、汽车,袭击了古巴的神圣领土,在科奇诺斯湾的罗爽诺斯地方及吉隆滩登陆,野兽般的强盗首先杀害了在这里的和平居民,破坏和焚毁了所有的建筑和房屋……然而古巴人民没有被这些所吓倒,古巴革命武装部队和民兵在古巴革命政府领导下,为时仅仅七十二小时,就把肯尼迪所谓的“爱国志士”,这些由庄园主、反动教会的神甫、警察和富翁子弟组成的刽子手队伍全部歼灭了,赢得了保卫祖国、保卫革命事业的重大胜利。当我到达吉隆滩一带前线的时候,还清楚地看到前几天激烈战斗的痕迹:被击落的美制B-26型轰炸机残骸和被击毁的美制薛尔曼重型坦克、大卡车翻倒在公路旁。一位古巴民兵路依斯指着海面告诉我说:“那是一条被击毁的美国船,载有很多敌人,企图增援登陆的雇佣军……”接着他兴奋自豪地说:“敌船还未靠岸就被我们的革命空军击毁了,那一天也正是古巴空军节,他们立下了伟大战功来迎接他们的节日……”通过摄影望远镜头,清楚地看到了这艘将要沉没的美国船,它活像一条死鲨鱼,黒呼呼地在水面上露出头来。

 

要说缴获的美国武器,真是不计其数。轻重迫击炮、轻重机关枪、火焰喷射器、无座力炮、手榴弹、钢盔(有的钢盔上面还绘着赤身女人)、T.N.T.烈性炸药,手榴弹、无线电设备,帐篷、地图和药品等等,所有这些武器和物品上面都有U.S.A.标记。我正在拍摄这些武器时,一位古巴革命士兵指着这些武器笑着向我说:“中国曾有一个蒋介石是你们的运输大队长,而今天也有美国佬做了我们的运输大队长……让美国佬来吧,我们已挖好坟墓等待着他们的死亡……”成群结队穿着伪装色的俘虏被古巴革命士兵押下战场,个个垂头丧气,狼狈不堪。反革命头子米罗·卡多纳的儿子沮丧地说:“我的爸爸和我对古巴人民的意志估计错了。”战俘佛悦伊悦是畜牧主,也是糖厂经理,还有三百卡巴耶里亚的土地(一卡巴耶利亚土地等于中国二百亩土地),他说:“我以为登陆即受人民欢迎,事实是毫无遗憾地全部被消灭。”

 

帝国主义终究是帝国主义,他们不会因为这次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就此罢休,必将采取更加阴险更加恶毒的手段来继续对古巴人民进攻。正像菲德尔· 卡斯特罗所讲的:“美帝像一只老虎,今日虽遭受痛击,但受伤反噬是一件可能的事……”

 

我能拍成这样多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影片,是与古巴政府和古巴人民的热情关怀分不开的。

 

19622月,当我拍摄通过第二个《哈瓦那宣言》的百万人大会时,古巴朋友的热情真使我终生难忘。在沸腾的人群中,他们发现了我,就跑过来帮我扛三角架、胶片,为我让开道路;还有许多人匆匆写个纸条塞到我手里,上边写着:“中国同志请到我家去做客。”还注上姓名、地址。后来我登上一个高台去拍摄影片,台下的人们纷纷把帽子、手帕、本子扔给我,要我用中国字签名,我激动地写下了:“要古巴,不要美国佬”,“美国必败,古巴必胜”。在这里,特别应该提到的是古巴摄影师何塞·塔维奥·帕耳马同志,他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清楚记得,我刚刚到达哈瓦那的第二天,他就热情地来看望我,并且主动地提出尽可能给予我各方面的帮助。在两次哈瓦那纪念古巴革命胜利的庆祝大会上,两次“五一”节示威游行集会上,“七·二六”武装起义纪念大会上,发表第二个《哈瓦那宣言》集会上……他都常常和我在一起工作,帮助我解决了种种困难。有时,我的摄影机发生故障,他不是替我修理,就是及时给我借一个好的摄影机来;有时,他在事前给我安排了好地位,让我从更好的角度拍下那些动人的场面;有时,他给我准备好面包、糖果和汽水。在拍摄影片《歼灭美国雇佣军》时,有一天晚上,因为我忙于拍摄烧毁肯尼迪纸像,他替我拍下了一个难得可贵的镜头:六十多年前,美国在古巴建立了一座老鹰纪念碑,这个象征新殖民主义的纪念碑被古巴人民拉倒了,再也不许这只贪婪的鹰在古巴人民的头上张牙舞爪。很显然的,影片运用了这个镜头,给整个影片增添了更为丰富的内容。他对我如此无微不至的帮助,我是永远不能忘怀的。

 

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常有机会走近民兵营。不论在多么艰苦的环境中,我所见到的古巴民兵都是斗志昂扬,充满信心,充满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的。我们相见时,经常是一阵热情的拥抱代替千言万语。纵然一句话也不说,我们也能深刻了解彼此的心情。

 

是的,中古两国人民的友谊佳话真是说也说不完。我在古巴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古巴人民对中国的热爱和深厚的友谊。而作为一个电影工作者,对于古巴人民对中国电影的热爱更是特别有感触。

 

我厂的长纪录片《战斗的古巴》在古巴电影厂试映了一次,我永远忘不了这次映出的情景。因为我们这部影片准确地表现了古巴人民英勇无畏气势磅礴的革命气概,所以放映室里从始至终震荡着掌声和欢呼声。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当银幕上出现美国星条旗被古巴人民降落的镜头时,观众爆发出一片嘘嘘声、口哨声。古巴人民对于美帝国主义的卑视真是难以言语形容。影片映完,古巴电影厂纪录艺术片部主任圣地亚哥握着我的双手说:“中古两国人民是兄弟。这部影片支持了我们古巴的革命,反对美帝国主义。”我说:“中国人民不仅支持古巴革命,反对美帝国主义,而且也受到古巴革命的鼓舞,得到古巴人民的帮助。因此我们是互相支持互相帮助的。”最后我用西班牙语说:“要古巴,不要美国佬!”圣地亚哥这时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不放,高呼“要古巴,不要美国佬!要中国,不要美国佬!”在场的朋友们几乎都伸过手来要跟我握手,并且热烈地向我致意、问候。

 

影片在电影院放映时,观众十倍、百倍于银幕上的声音高叫“要古巴,不要美国佬!”当我们敬爱的毛主席出现在银幕上的时候,一次又一次掀起雷动般掌声,欢呼声,人们高呼“比瓦(万岁)毛泽东!就连在影院外面排队等候看电影的观众,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同声高呼,影院内外,热情鼎沸。一位起义军战士看过《战斗的古巴》,起来跟我热烈地握手,他激动地说:“古中两国人民是兄弟,毛泽东万岁!”围绕在我们身边的男女老少,都争先恐后地伸出手来和我们中国同志激动地握手、欢呼。古巴著名电影评论家罗德里格斯热情地对我们说:《战斗的古巴》非常好,说明了中国人民对古巴的革命具有深厚的理解和感情。”

 

在古巴一年多的生活是如此丰富,我有说不完的回忆,写不尽的怀念。每当想起与古巴人民这一段相处日子,我的心就涌起无限的温暖;每当听到古巴人民遭到美帝国主义严重威胁的消息传来,我的心就燃起炽烈的火焰,我真想插上翅膀立刻飞到古巴,和英雄的古巴兄弟一起战斗。我深信,美国必败,古巴必胜!

 

 

写于19634

(本文作者:时任中央新影摄影师)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