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阶级兄弟心连心》抢拍记

游永铭   祖友义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5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6035下午330分,厂里接到关于河北蔚县有一百多名公社社员食物中毒,张家口市委打电话给北京特种药品经营部要求援助,现在准备马上空运药物的电话后,立即决定派两位摄影师随机拍摄。

 

530分,一架运输机从北京起飞了。这是民用航空公司北京管理局特派的送药专机。首都机场航行处副处长辛影同志随专机执行空投任务。起飞前,来不及给药箱绑灯、绑降落伞,起飞后才进行这些工作。摄影师陈凯初自知一上飞机就要呕吐,找了个靠窗口的位置,坐着坚持拍摄空投准备工作。612分,飞机到达蔚县上空。人们指着机身下边嚷道:“空投信号,信号,九堆火堆!白十字!”大家都行动起来。从机舱口望下去,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等候接药的人群。机务人员将药品投向白十字。

 

就在同一个时间内,厂党委召集了紧急会议,决定另派编辑石岚和摄影师王德成、王瑜本星夜乘火车赴蔚县,把这一场抢救生命的战斗拍成纪录片。

 

火车在黑夜里奔向张家口。车厢里,许多旅客都鼾睡了,拍摄小队坐在车厢的一角,谁也不睡,也不说一句话,有时焦急地望望漆黑的窗外,听着单调的咔嚓咔嚓的火车的前进声。这一队踏上征程的人们,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我们一定要纪录下这一场与死神搏斗的奇迹!这是共产主义思想的光辉!我们一定要全力把它抢拍下来!这是党给我们的光荣的任务!

 

天刚蒙蒙亮,火车到了张家口。摄影师赶到市委,正好市委负责同志和各公社的代表就要去八马坊慰问病员。于是,他们就马不停蹄地把汽车开往八马坊。在颠簸的汽车上,编辑和摄影师共同研究,确定了拍摄提纲。到了八马坊,没有进村,就把机器架在村口,等候抢拍。

 

抢救在进行,抢拍也在进行。对于参加这一战斗的每一个新闻纪录电影工作者来说,与其说是在工作,不如说是受了一次最深刻、最生动的共产主义教育。

 

在党的关怀和各方的支持下,一百二十五个阶级兄弟的宝贵生命得救了!中毒最深的白玉一家四口人都得救了!白玉的妻子王玉先感动得热泪满眶,她说:“毛主席、共产党救了我一家人的命!”当中毒的人们听说是北京派飞机送来的药,个个都感动地说:“这是毛主席给咱们送来的神药啊!”党的恩情真是千言万语也说不清。中毒的劳动模范李连有表示,决心搞好生产感谢党和毛主席。

 

在厂里,战斗也在进行着。星期天中午,洗印工作间梁国柱接到通知:《阶级兄弟心连心》第一批底片已由蔚县发出。马上,他就来厂进行准备工作。底片一进厂,就送进了洗片机。仅仅三个多小时,样片就出来了。最后一批底片是10日早晨送到洗印工作间的,他们马上突击洗印。结果,石岚同志还未回厂,样片已经在剪接工作间等候他了。

 

影片进入最后的制作阶段。正要录音的时候,突然得到消息:蔚县县委书记刘志刚同志带领病愈社员代表来京向有关单位致谢。党委指示要拍。编辑立即停止录音,带着摄影师抢拍下这一段充满阶级友情的会见;虽然它给影片的制作带来了新的困难,影片的结构、解说词要作很大的修改,但是大家干劲冲天,当夜临时录音。生产科小陈骑着自行车找齐了生产人员,就守在机器旁待命。为了一段音乐资料,他又蹬上自行车把保管员从睡梦中叫醒,找来资料。编辑石岚和录音王忠善在调音台前指挥录音。解说词作者石梅和解说员坐在一起,一个改,一个抄;改一段,抄一段,录一段。就这样,边改、边抄、边录,整整干了一夜。天大亮了,他们走出录音室,虽然身体有些疲乏,但精神却更加充沛、旺盛、

 

现在,《阶级兄弟心连心》这部影片已经上映了。我们唯一想向观众说明的一点就是:这部影片本身,是在伟大的共产主义精神感召下摄制出来的。

 

 

          写于19603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