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影厂频道 > 记录者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一次未曾谋面的纪录
李向东

 
CCTV.com  2011年02月24日 14:22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拍摄纪录片《钱学森》前后三年多的日子里,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能去探望一次钱老,亲眼目睹一下这位传奇人物的样貌神态、举止言谈。然而,20091031日早晨,钱老去世的消息传来,震惊了我们这些摄制组的创作人员,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遗憾:纪录片《钱学森》成了一次与主人公未曾谋面的纪录!

“广阔无垠的太平洋上,一艘巨轮正劈波斩浪驶往香港。一位40来岁的中年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踏上甲板。想到前方就是自己魂牵梦绕的祖国,他多么希望脚下不是轮船的甲板,而是火箭的舱壁啊。”——这是若干年前的小学语文课本里一篇文章对钱学森19559月回国的文学化描写。事实上,这段文字背后隐含的历史是钱学森异常曲折的归国经历。这段经历于20065月在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开办三周年特别节目——《克利夫兰总统号》中得以呈现。节目播出后,很受好评,并在中科院力学所、北京海淀实验中学、武警北京某中队等单位进行了巡映。我们也因此结识了钱老的儿子钱永刚先生。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我们萌生了拍摄《钱学森》纪录片的想法。

 今天看来,当年的《克利夫兰总统号》仅仅是掀开了钱学森波澜壮阔的人生的一角。纪录片《钱学森》创作之难、过程之艰均超出我们起初的想象,也难以在这里细表。记得策划之初,总导演薛继军、陈真带领主创人员与康健宁、蒋樾、段锦川等纪录片创作的资深人士数次专门开会,商讨该如何更好、更专业、更艺术地表现钱老的人物形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钱学森是个谜,他所从事的工作长期处于保密状态。即使到了晚年,他也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1984年,钱老在一封信中曾这样写道“我个人的历史都在档案中,留在那里最好。我的功过,我死后人民自有评说”。总导演陈真十余年前创作文献纪录片《周恩来》时对钱老的采访,是我们现在掌握的最长的电视采访,成为本片首次披露的珍贵影像。钱老长期工作在国防科技战线,其个人化的内容非常少,只能通过他的同学、同事、学生、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通过各种回忆录、文献等等才能“建立”起他丰富的个性形象。

 因此,摄制组确定了纪录片的创作方向,即努力以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献、众多的人物采访、丰富的实拍镜头、纪实的手段、朴实的语言叙述钱学森先生非凡的人生经历,力图形象地展现钱老的爱国情怀、科学贡献、学术精神与人格魅力,尤其是展现出百姓眼中钱学森德高望重的人民科学家形象。历时三年,在总导演薛继军的领导下,总导演陈真率领摄制组殚精竭虑、孜孜以求,克服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最终完成本片的创作。

 2009年年底,有关部门审看了影片,给予充分肯定,评价这是一部思想性、艺术性很高的人物传记片精品。作为创作者,我们深知这部传记片展示的仅仅是钱老华彩人生乐章中的几段动人旋律,我们更深知是在方方面面的鼎力支持下,这部纪录片才得以顺利完成。

 在这里,我们摄制组特别感谢钱老的夫人蒋英女士、钱老的儿子钱永刚先生对本片创作的无私帮助!感谢中国科协、解放军总装备部政治部作为联合摄制单位的大力支持!感谢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中国核试验基地、中国卫星远洋测量船基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太原卫星发射中心、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中心、上海航天局、上海交通大学、总装备部钱学森办公室等单位提供的协助与支持!同时,还要感谢接受摄制组采访的近百位各界人士!

 影片完成,但总有些拍摄过程中的场景会因为印象深刻而时常浮现。在北京航天桥附近钱老的住所,一所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的楼房,一个警卫班驻守在那。钱老的卧室靠近马路,因为听力不好,他听不到外面的喧闹。摄制组只能在他去医院的时候到他的住所去拍摄,屋内陈设简单:日历钟、收音机、周恩来和钱学森父亲的照片、一幅他和聂帅在酒泉的油画。

 钱老在家的时候,喜欢看报纸,每天匆匆看完,又细心地叠平、放好。直到他去世,我们也没见过他,但在我们的心中他是那般的亲切,一如2007年钱学森当选“感动中国”人物时的颁奖词所言“在他心里,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5年归国路,10年两弹成。开创祖国航天,他是先行人,劈荆斩棘,把智慧锻造成阶梯,留给后来的攀登者。他是知识的宝藏,是科学的旗帜,是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典范”。

 

 

  本文作者为影片执行总导演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