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在唐山的三十多个日日夜夜
吴    均

 
CCTV.com  2011年03月11日 10:0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纪录片《英雄战震灾》导演吴均

 

1976728凌晨342分,一场强烈地震在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地震就是命令,大部分摄影同志8点前后来到厂里待命。此时编辑部与国家地震局取得了联系,决定立即派摄影人员赴灾区拍摄材料。9点多钟地震局的同志驱车来到厂院,接着梁维尊、王朴两位同志背着16毫米的摄影器材,提着一个装着漱洗用具和几个馒头的小包,登上地震局的吉普车,厂院内许多同志目送他们匆匆启程。

第一批人员出发了,编辑部与地震局保持着联系。29日一早,王久文、李明国、邹云亮、王家厚等摄影、照明人员又被派往唐山,加强在灾区的拍摄力量。

730,震后的第三天,唐山严重灾情的信息不断传来,厂领导研究决定,增派人员去唐山,一定要把唐山抗震救灾的事迹纪录下来。于是由当时任总编辑的郝玉生同志带队,吴均、杨之举、蒋祖武、姜英杰、萧宏道等摄制组人员当日下午赶赴灾区。小白驾着后开门的吉普在京唐公路上急驶,除了一两辆黄色的工程抢险车超车外,没有其它车辆超过我们。快到丰润时,天已经黑下来了,路旁有几个老乡,我们停下车来向老乡打听唐山的情况,他们描述了唐山的灾情后说,人家都从灾区往外撤,你们怎么赶着进灾区?

唐山抗震救灾指挥部设在市郊的唐山机场,我们到达机场找到梁维尊同志时已经是深夜了。梁维尊简要介绍了他们三天来的工作情况,728离厂以后,当时并不知道震中在唐山市,地震局的同志一路走一路观察,中午到达唐山市区,看到那极其严重的灾情,肯定震中就在唐山市。由于交通工具紧张,拍摄受到一定限制,但是他们克服困难,拍摄了唐山市委、丰南县委、河北省委以及北京部队的领导同志在第一线指挥抗震救灾、人民解放军进入灾区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满载救灾物资的飞机降落在唐山机场、身负重伤的群众被运往外地治疗、广大医务人员从各地来到唐山等等资料,这一切组成了一幅全国人民支援唐山抗震救灾的生动画面。当夜我们几个人挤在他们帐篷里度过了后半宿。

第二天上午,我们分别到河北省委和北京部队抗震指挥部报到,说明我们的来意,希望得到他们的领导和支持。两个指挥部的负责同志对摄制组给予大力协助,北京部队指挥部借给我们一顶帐篷以及塑料布、棉被、毯子等物品,我们找了一块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搭起了帐篷,安下了家。

我们在市区走访了一些地方,灾情触目惊心,地面建筑绝大部分被破坏,城市停水停电,铁路交通中断,很多市民不幸负伤或身亡,灾情之重是历史上罕见的。但是唐山人民没有被震灾所吓倒,许多基层单位的领导和群众,积极投入抗震救灾的工作,大街上不少解放军和市民们一起搭抗震棚,有些老人和孩子静静地坐在抗震棚里,有的地方还有民兵在维持治安。在强震面前,唐山人民表现出了“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气概。

晚上摄制组召开了全体会议,原来分别居住在外单位帐篷里的同志,现在都搬到一起来了,河北记者站的程志明同志也从石家庄赶来了。老郝在会上传达了厂领导关于拍摄抗震救灾影片的意见,大家进行了讨论和分工,共同的认识是向唐山人民学习,努力拍好影片,不要漏掉重大材料。

由于摄影任务很重,厂里又陆续派孙永田、吉光华、康建英、张建生、杨文彬、李学明等同志前来增援,一时摄制组内人多势众。萧宏道同志找来一块纸板,上面写了“新影记者站”五个字,有了这块牌子,各单位与我们联系方便多了,不需要在帐篷之间找来找去,有的单位主动前来提供拍摄线索。

 

(二)

人民子弟兵在抗震救灾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为了抢救被压在废墟中的群众,没有工具就用手挖,没有吊车就用肩扛,有的人把手指磨破了,有的人肩上衣服被扯坏了,不少人连续奋战十个小时,甚至二、三十个小时。这些情景使我们深受感动,我们及时拍下了这些场面。

81,震后的第5天,摄影师们分头到各处去拍摄材料,只有邹云亮同志在帐篷值班,指挥部突然通知,在一处废墟内发现了伤员,解放军正在抢救,请你们迅速派人去拍摄。怎么办呢?要外出找摄影师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是如此重要的材料又不能放弃,于是他毅然拿起备用的16毫米摄影机,装上胶片,赶赴现场。在电影学院照明班学习时,他曾经听过关于拍摄16毫米胶片的课,他相信自己能够完成这个任务。他在抢救现场拍摄了房倒屋塌的灾情,战士们奋力挖土,把伤员从倒塌的楼房中抬出来等镜头。这时杨之举同志也闻讯赶到,他把机器交给杨之举继续拍摄了把伤员抬上汽车,伤员在医院打点滴,医务人员护理等镜头。被压在瓦砾中断食断水512小时的田义群脱险了,我们的材料拍得也较完整。邹云亮同志主动负责的精神受到全组的赞扬。

84,震后第8天,我与孙永田、蒋英杰同志在北京部队某部采访,作家魏巍同志也来到这个部队,他说在开滦煤矿总医院倒塌的大楼里发现有人,解放军正在设法营救。我们迅速赶到现场,只见战士们正在挖土、递砖,个个挥汗如雨。抢救进行5个小时了,在五层楼下挖了一个小洞,一步步向里面延伸,为了防止七层的堆积物再压下来,他们用吊车把洞口的水泥板吊着。抢救进行了8个小时,可以同被围在里面的人讲话了,他叫王树彬,是开滦煤矿的矿工。但是一根水泥横梁挡住了去路,无法把人挖出来。于是在场的沈阳陆军总医院的医生钻进洞内,给王树彬注射葡萄糖液,让他不要多说话,免得消耗体力。这时战士们又定出新方案,改道向王树彬靠近。下午5点左右,抢救进行了9个多小时,被埋在五层楼下7天零12小时的王树彬被抢救出来了,他虽然双眼被沙布蒙住,胸部被许多白布条捆绑着,但是仍然激动地高呼毛主席万岁。王树彬被抬上卡车,两位女护士用手举着葡萄糖瓶给他输液。孙永田和蒋英杰挤上卡车,拍摄了车上护理的镜头,一直把他送进医院。王树彬获救了,抢救现场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代理排长宋有来又从小洞爬进楼里,察看里面的情况,肯定没有人以后才爬了出来。

为了抢救被埋在楼房里的群众,解放军指战员们想出了许多办法,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废墟堆上用棍棒敲击水泥板,并高声喊话:“里面有人吗?”一天晚上,我们三人随一个小分队在一片废墟堆上拍摄他们深夜寻人的材料。战士们一会喊话,一会敲铁器,一会趴在地上听,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寻找进行了二、三个小时,虽然没有收获,但他们表示第二天还要进行,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做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这组材料送洗后被遗失了,实在可惜。

在唐山抗震救灾中出现了不少奇迹。卢桂兰,一个家庭妇女,被埋在倒塌的楼下,没有吃一口饭,没有喝一口水,坚持了将近13天。李学明同志在医院的帐篷里,拍了医务人员护理卢桂兰的情况,当时她身体虚弱,口齿不很清楚,但是依稀可以听出她在说:“我在里面呆了13天,解放军把我救出来了,我要使劲地高呼共产党万岁,人民解放军万岁。”

震后第15天的晚上,夜已经很深,辛苦了一天的同志们已经睡下,这时接到了指挥部的紧急通知,有五名矿工在矿井下被困15个昼夜,现在已经被救上来了,你们赶快去拍摄。杨之举等同志立即穿好衣服,随指挥部的同志赶到现场。陈树海等五人已被安排在帐篷医院里,他们每人眼上都蒙着纱布,15个昼夜了,没有见过光亮,如果不把眼睛保护好,被强光刺激,可能要造成失明。杨之举同志拍下了医护人员对他们进行精心护理的镜头。后来吉光华、黎世全等同志下到距地面850的赵各庄矿井里,拍摄了陈树海等五人同塌方坚持斗争了14天零12小时的地方。地震以后,除了救护队以外还没有人到过那里。陈树海等五人被接到北京医院进行治疗后,蒋祖武等同志又在医院拍摄了他们恢复健康的情况。五名矿工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创造了人类生命史上的奇迹。

我们拍摄的这些抢救伤员的材料,都是本厂独家新闻。20年来,国内外影视节目中,凡是出现唐山震后抢救伤员的镜头,基本上都是我们当年拍摄的。

 

(三)

在唐山,到处都能看到军民团结抗震救灾的动人情景,到处都能听到灾后群众与救灾人员的模范事迹。

强烈地震发生以后,开滦煤矿的李玉林和战友们,不顾个人和家属的安危,火速开车到北京,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报告了唐山的严重灾情。

驻唐山解放军某部服务员吴东亮,在强烈地震时三次冲进机房里,把电台和附件抢出来,震后18分钟与上级取得了联系。

开滦医院的医生谢美荣被压在房下38个小时,脱险以后,立即投入抢救伤员的战斗。

唐山市郊的农民也遭受了严重的灾难,但是他们想到市区群众生活有困难,主动把水果和蔬菜运到市区。

年轻的战士们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给群众分发衣服和食品,自己累得满头大汗,可是轻易不喝群众一口水。

解放军某部舟桥部队,把桥体临时改成水车,起早贪黑地给群众送来了迫切需要的水。

外地匆匆来到唐山的医疗队,自己缺衣少食,生活比较艰苦,可是坚持给群众送医送药,为防止灾区可能出现的传染病尽心尽力。

居民点里一个新生命就要出世了,解放军帮助搭起了帐篷,左邻右舍送来了红糖和小米,医务人员用手举着电筒照明,为产妇接生。

这些光彩夺目的形象,这些可歌可泣的事迹,我们一一记录在胶片上,也一一记在心里。

摄制组初到唐山时是相当艰苦的,开头都是睡地铺,垫的是一层塑料布和一条薄棉被,盖的是一条薄薄的线毯,十几个人挤在一顶帐篷里,经常大雨如注,地铺潮湿可想而知,但是没有人叫苦叫累,大家一心扑在工作上。唐山人民那么严重的灾害都经受住了,我们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

摄制组人多了,交通工具紧张的矛盾更突出了。我们当时只有两辆吉普车,远远不够调度,于是每天早晨用车把摄制人员送到各个工作点,然后“人自为战”,自己找人协助,自己找饭吃,自己晚上找车回来,回来以后,有时满脸尘土,浑身异味。但是不管多么晚,也要开碰头会,回报当天的情况,布置第二天的任务。待到钻进被窝时已近午夜了。

由于天气炎热,工作劳累,休息不好,加之饮食不规律,好几个同志先后闹病了。蒋祖武、吉光华等发高烧,程志明拉肚子、姜英杰肝区疼痛,也有的同志虽然不舒服,但是一声不吭,大家抱病坚持工作,实在挺不住了,吃点药,多睡一会。

一个大雨的晚上,钱筱璋厂长来到唐山,对摄制组进行慰问,同志们感谢厂领导的关怀,大家一起座谈,汇报自己的工作和感受,直到深夜方才休息。大家睡得正熟时,老钱突然叫了起来,他睡的地方进水了,垫的棉被湿了一大片。大家都爬起来,有的冒雨挖排水沟,有的把器材挪到安全地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又重新睡下。本来给老钱铺了一条厚被,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偏偏把他淹醒了。第二天上午,省委张副秘书长经过帐篷前面,知道我们被淹,马上叫人运来木板,用砖支起离地面一尺多高木板坑,睡觉条件大为改善。

国家地震局希望摄制组为他们积累大量有关灾情的资料,供内部参考和科学研究,而我们人力有限,无法充分满足,于是编辑部又派王映东、范厚勤等同志来到唐山,与地震局同志生活在一起,专门为他们拍摄材料。这样我们这个摄制组就集中全力,拍摄唐山抗震救灾的纪录片。

我们在工作中得到省委、市委和部队多方面的支持。省委指挥部的车辆很紧张,但仍然每天调一辆吉普车供我们使用。加油站前等待加油的汽车经常排成长龙,而我们一到只要说是新影拍电影的,工作人员马上给加油,节省了我们很多时间。唐山市委任务很重,但仍抽出专人协助我们在市区和丰南一带拍片。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来电,要我们在唐山上空拍摄灾情,北京部队指挥部立即把飞机准备好,等待我们登机,杨之举、梁维尊等同志多次升空,拍摄了灾情和飞机洒药等活动。省委召开扩大会议,也通知我们派人参加,以便对抗震救灾的全面情况有所了解。省委和北京部队指挥部的领导同志多次到我们的帐篷里面进行慰问。这一切激励着我们更加努力地工作。

 

(四)

8月中旬的一个早上,我们来到唐山的市中心,不久前布满瓦砾的街道已被清理、拓宽,在薄薄的晨雾笼罩下,街上行人熙熙攘攘,自行车、马车、汽车往来不断,交通警察又站在路中央指挥交通了,一切充满生机。啊,唐山苏醒了,新的生活秩序又开始了。

在街头废墟建立起来的百货商店、饭店、菜市场开始营业。

被地震毁坏的自来水管道正在逐步恢复。

是电话局的机房里,接线员们繁忙地呼叫,唐山与外界的联络畅通了。

投递员开始送信送报。

小学校恢复上课,孩子们的读书声和唱歌声在唐山上空回荡。

我们分别拍下了这些振奋人心的材料。

工业战线上捷报频传。

我们在唐山发电厂拍摄了电厂恢复供电的镜头。

我们在唐山第六瓷厂拍摄了工人们在震后第8天恢复生产的场面。

开滦煤矿工人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震后第10天马家沟三号井开始出煤,当卷扬机把乌黑闪亮的煤炭提上地面时,人群沸腾了。

唐山的铁路遭灾严重,有的地方的铁轨被拧成麻花似的,但是经过短短的10天,京山线通车了。

唐山钢铁厂的职工在首钢、上钢、武钢、包钢、大钢、马钢等兄弟单位的协助下,奋战了28个昼夜,炼出了震后的第一炉钢。出钢的钟声、庆贺的鞭炮声、群众的欢呼声,汇成了一曲抗震救灾胜利的交响乐。

我们在唐山度过了30多个日日夜夜,拍下了300多合(每合3016毫米底片。当初我们带着沉重的心情拍下那些令人心碎的灾情,现在我们又满怀兴奋拍下唐山人民抗震救灾取得的丰硕成果。因为要进行后期编片了,同志们陆续回厂,只留武保华、李学明等少数同志留守,并继续拍摄资料。王瑜本同志代表厂领导到唐山看望了留守的同志,对工作做了安排。

91的黎明,唐山人民永久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唐山人民热烈欢送各条战线的代表去北京参加唐山丰南地震抗震救灾先进单位和模范人物代表会议。梁维尊同志也被选为代表出席了会议。

72891,多么不平凡的30多个日日夜夜啊,唐山人民经受住了强烈地震的考验,创造出了气壮山河的业绩,我们摄制组的成员也经受了一次锻炼,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本文作者: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原高级记者)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