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拍摄《再次攀登珠穆朗玛峰》
刘永恩

 
CCTV.com  2011年03月22日 10:3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摄影师刘永恩在珠穆朗玛峰

 

我两次参加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摄制工作。第一次是1975年参加拍摄《再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第二次是1978年中伊联合攀登珠穆朗玛峰,我在第一次攀登珠峰的摄制工作时,登上了8200百米的高度并拍下了很多宝贵镜头,特别是登山队员为征服珠峰的那种不拍苦、不怕死,无坚不摧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珠穆朗玛峰位于中国和尼泊尔王国的交界处海拔8848.13,巍然雄跨在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群峰之上。它那陡峭的山岩高耸在遥遥的天际,乳白色的浮云漂游在它的脚下,纵深的峰谷里倾泻着一望无垠的冰川,巍峨的山岭上覆盖着积存万年的冰雪。几个世纪以来,它强烈的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多少人为它神往,多少登山家望着这座高峰跃跃欲试,然而这个雄伟的山峰,峭壁千仞、冰川纵横、气候万变、空气稀薄,给登山运动员带来的是巨大困难。但是中国登山队员,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以气壮山河、敢笑珠峰不高的气魄两次从此坡登上珠穆朗玛峰,为世界登山史谱写了新篇章。

 

从北坡征服珠穆朗玛峰,危险多,难度大,5000大本营到顶峰,中间一共是七个营地。5500是一号营地,6000是二号营地,6500是三号营地,7070是四号营地,7600是五号营地,8200是六号营地,8680是七号营地,,也是顶峰的突击营地。从大本营到5500一号营地,是大量的堆积的冰川,上面是碎石下面是冰。55006000二号营地,是堆积石冰川和冰塔林。冰塔林主要分布区是从57006500三号营地。晶莹挺拔的冰塔和各种奇特的冰蘑菇,石蘑菇,以及绚丽多彩的水晶宫、冰洞,构成了这一地区独特的美景。特别是水晶宫和冰洞,在光线的反射下洞壁上映出变化万千的花纹,令人美不胜收,赞叹不已。63006500是没有堆积物的东绒布冰川,冰裂缝纵横交错,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好像是一面巨大的破镜,又像是碧绿的湖波。63007070北坳顶部的四号营地,为冰雪墙,坡为45度,有的地方可以说直角,此处是征服顶峰的北大门,征服顶峰打通北坳是关键的第一步,这座冰雪墙,不但暗裂缝多,而且是一个冰崩、雪崩多发区。人掉进冰裂缝不用半小时就成为冰棍一根。冰崩雪崩更为厉害,一般都铺天盖地,雷声隆鸣的砸下来,如果碰上就会造成全军覆没。因此在攀登北坳,不但要提防暗裂缝而且还要提防冰崩雪崩。登山队明确规定在攀登北坳时不允许大声喧哗,因为声音会引起冰崩雪崩,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北坳顶部既是大风口,也是风雪多发地带。70707600五号营地,是一个漫长的鱼脊背形状的冰雪坡。它的左面是东绒布冰川,右面是中绒布冰川,滑下去就会粉身碎骨,特别是74007500是登山队员们征服顶峰的第二大难关。此处是云层,是一个大风口,是高空风多发地带,风力一般都在10级、12级左右。队员们攀登时平均每23分钟迈一步,由于高山缺氧再加上高山风,所以说这地方是伤人最多的地方。轻者冻坏冻掉双脚和手、鼻,重则就会制造粉身碎骨,队员们要想突过此处就必须有一个星期以上的好天气,否则永远也不会通过这第二道大关。76008200六号营地。8200以上历来都是被人们称为死亡线。这一段路大部分都是风化了的岩石,有少部分风吹积雪。这是因为7600处属于云层上面,因此少有冰雪,没有冰雪,冰爪和冰镐就失去了保护作用。对攀登者来说困难就更大了。由于我们穿的登山鞋比较重,一双鞋有8斤多重。鞋底又比较厚,冰爪就不能取下来,取下来那么厚的鞋底又怎么行走。高山缺氧,失重,每个人都像是踩高跷、轻飘飘的,就好像腾云驾雾。

 

从北坡看珠峰,如一座雄伟的宝塔直插高天,俯瞰着地球上的千山万岭,珠峰的性格啊,真是难以捉摸,忽儿恬静、忽儿粗犷,朗朗的晴天,碧空万里时,珠峰沐浴在灿烂金色阳光中,显得分外壮丽。朵朵白云向她簇拥而来为她穿上绚丽的外衣,她就仿佛是一位翩翩起舞的仙女,娇柔妩媚。乌云滚滚狂风怒号,飞雪满天时,它又像一头狂吼的怒狮。因此从北坡攀登珠峰,就更加艰难,付出的代价就更大。

 

我在《再次攀登珠穆朗玛》拍摄过程中,五登7070的北坳,三登7450的大风口地带。一登8200的岩石地区。在这过程中,真实的记录下了登山队员一不怕苦二不拍死,战高寒斗巨风,登悬崖峭壁等宝贵镜头。同时也把登山过程中一系列的科研考察以及珠峰变化,云海等宝贵镜头记录下来。我也在这次攀登珠峰过程中创下了当时专业摄影工作者登山的新高度。

 

在厂党委决定我参加《再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摄制组时,我正在海南岛工作。当我接到厂党委的电报后,就毫不犹豫马上返回厂进行身体检查。在厂期间连检查身体共是十五、六天的时间,这对刚刚跨进新闻纪录电影厂大门的我,又没有受过登山训练,确实是一次严重的考验,高山气候瞬息万变,又严重缺氧。身体能不能适应?高山奇寒,能不能开动摄影机将登山英雄们的光辉业绩拍摄下来?对我来说是新的课题。困难千千万万,我想再大的困难也不应该难倒一个共产党员。共产党员是在斗争中成长的,是在困难中前进的,困难这个东西,你软它硬,泥墙它弱。我当时就暗下决心,只要我有一点能力就往山爬,一定完成好党交给我的任务,谈到这里有人也可能认为我是瞎吹,我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这也可能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语,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我是1月下旬从西宁沿青藏公路进藏的。在行军途中,我每到一个住地不管白天旅途多么辛苦,一定要爬座山,对自己进行强化锻炼,为登山创造条件。224,我和厂的另外三位同志在拉萨会师,在拉萨休整了几天后,就随登山队一起开进了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

 

在登山队党委的领导下,为征服珠峰作准备,第一次侦察修路就要开始了,目的是打通北坳,前面我也谈过北坳地形险峻,它像一座巨大的冰雪墙屹立在珠峰的山腰,它是珠峰最危险的冰崩和雪崩地区,也是从此坡登上珠峰的必经之路,第一道大难关。321日下午当我随侦察修路队到达6800时,因为是第一次登上高山,又没有经过训练,当时突然感觉有点头晕恶心,脉搏和心跳加快,手脚也有点发软,是前进还是后退,我想不闯过这次的适应关,以后怎么完成党交给自己的拍摄任务呢?我咬紧牙关,坚持,坚持,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最后我终于和侦察修路的队员一起登上了北坳,并拍摄了为打通北坳侦察修路,在冰雪陡坡上,修凿阶梯,侦察暗裂缝、在裂缝地段架设金属阶梯等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让给战友的感人活动和事迹。

 

4月初,我跟随第一梯队的适应性行军二次登上了北坳。晚上天气突变,狂风咆哮、粒雪遮天盖地、刺骨的寒冷使人浑身麻木,风雪刮倒了帐篷、气温下降到零下二十多度,恶劣的气候连续了四天四夜,我的手指失去了知觉,十个手指有点变色,由于我拍片时不能带鸭绒手套,带鸭绒手套就无法工作,这样受到伤害的首先是手指,当我的手指变色时,被教练王洪宝发现后立即给我按摩抢救,我的手指只要稍稍有了知觉马上又开始拍片子,我觉得不把登山队员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拍摄下来,是我的失职,在四天中,我坚强地拍摄了很多登山队员们顽强地与风雪搏斗的感人场面,同时也拍下了一些科学考察项目的珍贵镜头。

 

412清晨我跟第一梯队撤返回大本营。我只休息了一天,又跟另一个梯队第三次突击上北坳。这次我到达了7450的大风口,10级以上的高山风,刮得人都站不稳,这时每迈一步都是十分艰难的,平均每二、三分钟迈一步,我在这样的风口中毫不犹豫地摘下鸭绒手套开动了摄影机,高山风再次冻伤了我的手,但我没有放下摄影机,拍下了登山队员以顽强意志同高山风搏斗的宝贵镜头。正在这时,我厂的另一位摄影师,从7600下来,当我看到这位战友疲劳过度,走几步歇一会,而且鼻子和手脚都有些冻伤时,我就主动地迎上去,把战友的机器和背包接过来背在自己的身上,同登山队员和这位战友一起安全地返回大本营。

 

我第四次由7450下来后,我的体力消耗很大,下山后只休息了一天半,又有一个梯队要上去,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自己虽然十分劳累,但我厂一共来了四个人,同志们年岁都比我大,体制也比自己差,跟上去的任务该由我来完成。我看到登山队员们其中包括女同志,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旺盛,觉得自己也应该向他们学习决不打退堂鼓。我二话没说,又跟这个梯队出发了,当我们到达6500营地时,无线电报话机里传来了沈杰的讲话声:传达了厂里党的核心小组来的慰问电。党和领导的亲切关怀,顿时使我增添了无限的力量和信心。我在报话机中向沈杰组长表示,我虽然很疲劳,但我绝不辜负党和领导的期望,只要我有一口气,也要向上爬,完成我们的拍摄任务。我在登上7600营地时,由于一路在风雪中行军、工作,两颊冻伤,鼻子也搓掉了一层皮,红肉都露在外面,当然不是我一人是这样,登山队员比我也好不了多少。由于高山缺氧,血液循环缓慢,手、鼻、脚、耳朵,是最容易冻伤、冻掉,我们这次就有一个同志冻掉了双脚。所以登山队员每迈一步,必须要活动手、脚、搓搓鼻子、耳朵,以促使血液循环。这样就造成掉皮,虽然掉皮,但总比掉鼻子好吧,由于种种原因登山突击队领导,要我留在7600营地,不让我再往上攀登,我当时坚决请求要跟突击队上去,我说:我的脚好好的,还能行走,手还能工作,我不会掉队不连累突击队员,凡是吃的用的,包括氧气瓶和结组的煤气罐、帐篷杆我全背着。在这种情况下突击队的领导同意了我的请求。按照预定的计划我登上了8200营地,在8200处要拍摄几个重要场面,我担心记不清,漏掉了要拍摄的内容,因为此时由于缺氧,造成大脑模糊不清,容易忘事,所以我一路向上攀登一路拍摄,一路反复念着,岩石标本、心电图、入党仪式、云海、队员生活和其他活动的镜头。越往上爬空气越稀薄、缺氧越严重,到了8200我首先拍下了藏族女队员拉桑在鲜红的党旗前入党宣誓的感人场面,以及云海和高山俯瞰群峰的镜头。在拍摄中由于缺氧、疲劳,感觉也不灵,我常常边拍边问身边的同志摄影机转不转动。有时手指失去知觉我就搓一会儿或在岩石上重重地敲打几下,直到有了疼的感觉又立即开始拍摄工作。第二天一开始,我就把突击队员的生活、早霞、云海,以及突击队继续向上攀登的镜头拍摄下来。因为到此突击队领导说什么也不让我向上攀登,把我留在8200作为接应和大本营的联系。下午第二突击队上来时,我在拍摄王洪宝采集岩石标本的材料,由于我登山开始至此时没有吸过一口氧气,体力消耗比较大,头脑模糊,我的右脚踩在岩石边上,以致身体失去重心摔倒了,往下滑有二十来米,一直到一堆积雪挡住了我,才免去了一场可能掉进千米以下的冰裂缝里,当王洪宝同志把我救上来后,才发现我的脚、胸、头部都有伤痕,但我双手抱住的摄影机完整无损,我又坚持把采集岩石标本的一系列宝贵镜头拍摄下来。后来在北京检查,胸受到损伤以及脑震荡后遗症。第三天我又继续工作,把在8200心电图遥测的情况拍摄下来,下午一点钟左右我陪同一个病号一起下山,我不仅背着自己的摄影机和胶片,还背着一位业余摄影工作者的机器和胶片,因为当时有一位登山队员,为了突击顶峰,就把机器和胶片扔在8200,我想这是国家财产,不能不管,因此就把它也一起背了下来,我同那位病号走了4天,回到了大本营。

 

在这次拍摄登山英雄的业绩过程中,我没有辜负党和领导对我的信任和期望。在整个登山拍摄过程中,我的体能确实发挥到了最大限度。具备了不怕苦不怕死的思想,我也比较圆满地完成了党交给我的光荣任务,并且创造了专业摄影人员登山史的新纪录。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