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影厂频道 > 记录者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电视剧《敌后便衣队传奇》导演阐述
总导演 郑方南

 
CCTV.com  2012年05月25日 14:25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徐淮地区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多少英雄豪杰在此横刀立马,多少悲歌唱响大地叱咤风云。而把“淮北便衣队”的故事整理出来,拍成电影或电视剧,一直是我的一个愿望。其实,“淮北便衣队”的故事已经沉积近七十年,当我采访那些亲身经历过这段历史的老战士时,他们的言语中无不透出一种自豪感:我们那个时候的故事,比“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要精彩得多呢!他们所指的就是当年红遍全国的电影《铁道游击队》和小说《敌后武工队》。但老同志们又不无遗憾地说:可惜没人把它写出来,拍出来。于是,与中央新影、徐州台及江苏光线传媒和我所在的单位南京军区电视艺术中心等单位有了一次真诚地合作。

 

 

一、构思的初衷及创作构想

回忆录《敌后便衣队》中所讲述的故事都是当年淮北便衣队老战士们的亲身经历。因为亲历,所以真实,因为真实,所以生动。在此基础上,我们进行了再创作和艺术提炼,编织出更富有戏剧性的故事,塑造出更具个性特征和艺术感染力的人物形象。所以,本剧力求区别于当前流行的“谍战戏”、“年代戏”、“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战争剧,传记剧,战例剧等等模式,而是紧紧抓住其独特、新颖、鲜活、生动的特点,写大背景下的小人物;大战场中的小战役,力图让小打小闹也有戏。形式上喜闻乐见,通俗易懂。脉络清晰,主题鲜明,具有新奇性。故事内容新颖独特,情节复杂多变悬念丛生,惊险传奇富有幽默感,意想不到又能化险为夷。

因为是影视艺术作品,因此有些故事素材选用回忆录中原故事线索和地名,采用了原有地名的部分故事情节,而“奇袭黄龙洞”、“真假便衣队”等完全是演绎出来的故事,总之,本剧涉及的所有故事,均以符合本剧设定人物和剧本结构而创作,在不违背重大历史史实和时代背景的前提下,不受“回忆录”之限制,尽情发挥和拓展。

 

 

二、故事新颖独特,人物、群体个个鲜活生动。

《敌后便衣队传奇》在人物塑造方面,是把众多史料中的真实人物有选择地综合成几个有独特个性的艺术形象。从大队长、政委到所有队员全都未用真名,所以,这些人物均为全新创作的,为电视剧中所独有的人物。而其他非主角人物也不再保留真人姓名,如张爱萍、邓子恢、龙潜,韩德勤等等。当然,也有一些真实人物的影子,但不限于一两个真实人物的故事,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融合了多个历史人物的元素,同时又进行了大量的艺术塑造,改头换面,张冠李戴。甲的故事放在乙的身上,乙的故事放在甲、乙、丙等人身上,加上想象的发挥,就整出了本剧中那些富有独特个性的全新人物。如:大队长陈忠华、公安局长龙雨,参谋长关涛,政委贺兰,五大金刚中的汪晓阳、焦冬春、马洛、杜克勤、刘葫芦等,以及伍怀章、十三姨柳慧芳、藤野、高德良、山口、报务员毛妮子等等。

    我们力求人物个个生动鲜活不雷同,人人出场有彩头。不论戏多戏少都是生活中的独一个。同时,在突出重点的前提下塑造“便衣队”这一英雄群体,以群像的整体感来感染观众。让观众从剧中了解这支独特的新四军队伍,又被这支队伍的英雄气概所感动。

    作为艺术作品、艺术形象,应该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独特鲜明的个性。本剧将这几个形象,即出身、经历,性格,特长各异的便衣队骨干成员作为本剧的贯穿人物,形成一个有机的战斗团体,赋予他们不同的使命,在每一个故事单元中展开人物、戏剧冲突,展现特长,彰显个性。在剧情的发展进程中,既有对敌斗争的强烈对抗性矛盾,也有性格、认识上的差异而产生的内部矛盾,形成多样化的戏剧冲突,使人物真实,生动,活泼可爱。

本剧故事丰富多彩,变化多端,用不同的事件表现革命斗争形势的错综复杂,同时也表现出敌我双方的智慧和勇气,艰苦卓绝的斗争何等严酷和惨烈。苏北抗战,其斗争形势极其复杂,新四军,八路军,我党地下工作者,国民党顽固派,汪伪势力,日本军队,特务,汉奸,地主土匪,伪保人员以及许多左右摇摆的人物交织在一起,呈现出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明战暗战,谍战、游击战相互渗透、相互作用等独特尖锐的斗争样式。因此,剧中这支新四军便衣队所面对的作战任务也极其特殊,要求他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独胆英雄,结合在一起又是一支作风过硬,团结勇敢,富有严密组织纪律性的无艰不摧的队伍。

 

三、塑造鲜活人物,突显民族精神,彰扬英雄情结

老百姓爱看军事战争题材作品,是因为对英雄人物的崇敬,对正义高尚的牺牲精神的欣赏,所以,英雄人物无论大小,只要有气质,有气概,有敢于牺牲的精神,无论是喜剧、悲剧、还是正剧,都会得到老百姓的认同和追捧。尤其是小人物,普通人的英雄行为更能打动老百姓。本剧中的主人公正是这样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战士,他们远离大战场,大战役,却在边区执法锄奸的战斗中表现出不同凡响的勇敢和机智,神奇般地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陈忠华、贺兰、关涛、汪晓阳、焦冬春,刘葫芦,柳慧芳、毛妮子等,他们共同一点就是有着强烈的民族气节,坚定的革命信仰和使命感,爱国爱人民,由此产生出来的不畏艰险,英勇作战的战斗作风和英雄气概融贯全剧始终,但表现于每一个具体人物身上又各有不同。

如龙局长经验丰富,老成持重,富有把握全局的指挥能力,成为灵魂人物;大队长陈忠华作战英勇,足智多谋,粗中有细,是便衣队中的核心人物。贺兰外貌淑俊却刚柔相济,智慧贤明,沉着冷静,政治思想工作细致入微却又巾帼不让须眉。关涛刚烈勇猛而又胆大心细,表面粗犷却非冷面杀手,内心情感丰富,做事脚踏实地,在与贺兰的情感关系上,说不清是谁征服了谁。汪晓阳一身学生气质,却是个素面杀手,勇敢而富有激情,张扬而不失智慧,出生入死不丢浪漫爱情;焦冬春油头滑脑但战法独到,嘻嘻哈哈却屡见奇招,轻功如灵猿,暗器有飞镖,座右铭是玩着打,打着玩;神枪手闷葫芦更是话不在多,有枪则灵;马洛马驴子豪气冲天,玩爆破一绝;杜克勤武功高强。

剧中几个女性,如政委贺兰、十三姨柳慧芳等,有的激情大方活泼开朗,有的敢恨敢爱侠胆柔肠,各有性格特点,不同命运。正是这些不同形貌,不同个性特征的“别样”人物组成了一个英难群体,叱咤风云,威震敌胆。在他们身上,武艺不分高强,打赢为上;豪杰不论出身,英雄敢当。我们力求塑造这样一群红色传奇人物,个个都是有胆有识,有情有义的抗日英雄。

我们所要塑造的一群新四军英雄人物,应该是以往屏幕中少见少有的独特形象:他(她)不是一身匪气实足的绿林好汉,也不是自由散漫处处违纪的负面人物,而是堂堂正正的军人,政治素质纪律观念很强的新四军战士,但又不同于“高大全”式的英模人物,应该是活生生的、血肉丰满的、热爱生活,对胜利充满信心,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斗中不断成长的人物。他们有思想,有感情,有苦闷,有心酸,也有忌妒心,说怪话,争强好胜,顶撞上级,耍小心眼,闹不服气,作为人性所赋予的东西都有,把惨烈的战争与多彩的人生统一在作品中,一起展示给观众。

通过人物的塑造,多侧面地展现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在民族危亡关头,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怕牺牲,英勇无畏,大智大勇的斗争精神和爱国主义情怀。

 

四、认真塑造好其他各色人物,让人物丰满生动

抗日战争戏少不了要写几个坏蛋。比如日本鬼子,汉奸,特务,伪军,流氓地痞,伪保长,叛徒什么的。这些都是对立面,没有他们的存在,就没有本剧尖悦复杂的矛盾情节和惊险生动的故事。写好敌人就能更好地衬托正面人物,所以,本剧在塑造坏蛋方面也立足人物的不一般,鲜活、生动,别具特色。

以藤野、山本、山口为代表的日本侵略者,以何二刚、肖德贵、范世璜、吴槐仁等为代表的汉奸,作为本剧的坏蛋群体与我敌后便衣队势不两立,形成了尖锐的民族矛盾和阶级对抗,因此,敌我双方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敌人不能太弱,不能太蠢,他们也是一群有战斗力,有思想,有智谋却惨无人道的家伙,是我们必须消灭的敌人。但是在对敌斗争过程中,敌人也是狡猾的,也不是吃素的,不堪一击的,正由于敌人的强大,敌人的残忍,才使得我们的抵抗和战斗处于危险和艰难之中,形成尖锐复杂的斗争态势,形成高手间对决的惊心动魄,斗争形势的错综复杂。

藤野作为反一号人物,一个对中国人无比仇恨,又对中国文化颇有了解的中国通,给我边区军民造成重大损失和牺牲,使我便衣队的斗争不断陷于绝境。尤其是藤野的“以华制华”策略,利用中国人杀中国人,大力扶植汉奸特务,不断制造惨绝人寰的屠杀,并一次次改变手段和策略,对我边区政府、抗日干部和便衣队发起剿杀行动。迫使我便衣队在对敌斗争中不断改变斗争形式。由于藤野的狡猾,我敌后便衣队多次试图消灭他但又多次失手,同时也付出血的代价。藤野先是扶持汉奸飞车队与我对抗,飞车队被我消灭后,又扶持吴槐仁的别动队,同时利用潜伏特务收集情报,收买国军叛逃情报人员。为了消灭我便衣队,处心积虑地打造了一支山寨版便衣队,潜入我边区以新四军便衣队的名义杀害友军和我边区军民,造成我极大的损失和伤亡,并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但最终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剧中吴槐仁、范世璜、肖德贵等死心踏地的汉奸一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甘当日本人的走狗,出卖民族利益,最终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

而作为另类人物高德良,我们并没有写他一开始就要叛变,而是写了他如何从便衣队副大队长,因理想信念不坚定,平时患得患失,个人英雄主义膨胀,走向投降叛变,开枪杀害了自己战友伍怀章后,最终一步步走向反面,成为彻底背叛祖国和人民的无耻叛徒的悲剧式人生历程,揭示特殊斗争环境中某种人物的真实心理变化以及脆弱的灵魂。

剧中还描写了那个时代被搅进这场战争的多种人物,如情报科长伍怀章,十三姨柳慧芳,情报贩子黄老板,伪军旅长胡一凡,日本医生渡边,国军司令韩世举,汉奸范世璜,以及属边角料的那老板,大个子,潜伏特务钟志国等。

所以,创作和拍摄《敌后便衣队传奇》这部电视剧,不是单靠一两个人物就能支撑起来的,靠一两个主角就能完成戏剧任务的,而是靠众多人物的性格命运的展现、刻画,靠众多的演员赋予创造性的表演,靠多种造型手段加入,谁也不能掉下来。

《敌后便衣队传奇》就是一个大舞台,生旦净末丑,谁也不能少。

《敌后便衣队传奇》就是一部淮北抗战的风情画卷,它展示出风起云涌的年代中形形色色的鲜活人物。  

这些人物活了,这部剧也就活了。

 

五、突出样式创新,形式新颖悦目

影视作品追求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但对目前电视剧市场而言,明星加故事仍然是主流手法,尤其是都市剧,年代剧。而对于战争剧来讲,作战会议加炸点冲杀已是家常便饭,对于《敌后便衣队传奇》而言,仅靠故事的新颖独特,明星加盟还不足以让本剧在目前众多明星罗列的大制作剧中脱颖而出,如能在样式风格上有所突破,或许能让人更加耳目一新。

所以,本剧应尽可能地在拍摄风格、画面处理,武打枪战,电脑特技,音响较果,剪辑技巧等多方面寻求新的突破,在确保本剧故事、人物不失分的前提下,动用多种手段,使画面处理得更新颖,更丰满,更有张力,更有独特性。我们不妨借鉴国内外一些优秀影片的拍摄制作手法,在光影、色调的处理上,在武打、枪战特技上的优长,在镜头语言和音响动效等手法上去提升本剧的视觉听觉效果,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在有限的时空内,紧紧地抓住观众,甚至创造出奇幻的视听较果和扣人心弦的悬疑感。尽可能做到正剧不失娱乐性和观赏性,好玩好看又不失逻辑性,艺术的夸张又不失艺术的真实性。

在艺术创新与艺术夸张的同时,又要把握分寸,反对恶搞和低俗,做到大俗大雅,尽情尽兴,让人看到过瘾之处喊过瘾,动情之处即落泪。战争是残酷的,同时也是荒诞的,我们在剧中夹入某些诙谐和冷幽默,更是对发动战争者的辛辣的讽剌。在这部年代感很强的战争戏中嵌入了部分现代元素,戏剧表演风格等,这些元素的出现与传统的革命战争剧有所不同,或有些“各色”,感到有些与众不同,这也是我们借签了传统评书表演中和白话小说中的夹叙夹议以及戏曲表演中丑角串场等形式,以求生动活泼。同时,作为一种大众化的艺术形式,我们希望新颖好看富有奇思妙想。严肃性不等于否定娱悦性。群众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不等于就缺乏思想性,所以,同样的主题,会有不同的艺术样式来体现。一种主题可以有多种套路,多种风格来表现。现实主义是一种手法,浪漫主义也是一种手法,我们追求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

本剧是给现代观众看的,在大量的情节和故事为正剧的前提下,有意识在某些情节上做幽默式处理,会给本剧带来活泼生动的一面,意在吸引80后、90后观众的眼球。作为一部反映革命战争历史的艺术作品,悲壮的牺牲,浓烈的情感,惨烈的厮杀,激烈的枪战,紧张的悬念,错综复杂的情节,推理与侦察,潜伏与智斗,爱情悲喜等等,目的就是希望能把更多的年轻观众吸引过来。

不可否认,《敌后便衣队传奇》是一部主旋律作品,但也不是不考虑收视率。因此一定要把握好思想性,可看性,娱乐性的统一。在确保爱国主义主题不缺失的基础上,适当的注入娱乐元素,这也是我探索主旋律与市场化相结合的尝试。

总之,作为一部军事题材作品,本剧力求突出故事性、悬念性,惊险性和传奇性。在讲好传统故事的基础上力求风格化;突显智慧与胆识的较量,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同时,突出敌我双方主要人物心理动作描写。在武打、枪战、战术、斗智过程中力求精彩、好看、好玩、甚至带有冷幽默。台词语言也是同样,精彩而简洁;动作语汇时尚和偶像化。力求贴近现代观众审美需求,彰显英雄情结、英雄气慨。全剧应节奏紧凑,简捷明快,丰满多彩而富有张力。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