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丰碑》创作谈
吴小娟 郭本敏 王 燕

 
CCTV.com  2012年11月29日 11:02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创作背景

接手《丰碑》,拍一部表现全国人民缅怀、悼念邓小平同志,展示邓小平丰功伟绩的电影纪录片,是一件并不十分人容易的事。因为1997年新年伊始,中央电视台就在黄金时段推出了12集电视系列片《邓小平》,较为全面和权威地表现了邓小平光辉灿烂的一生。1997219,敬爱的邓小平同志与世长辞。中央电视台和各个新闻媒体对邓小平同志的治丧活动作了大量的新闻报道,有些重大的活动还向海内外作了现场直播。那么《丰碑》以什么来结构全片?在表现人民怀念邓小平、缅怀他的巨大的历史功绩时,把握一个怎样的尺度呢?作为一部90分钟的电影纪录片,要面对的内容如此丰富,它的定位也非常明确,即它必须体现出一个国家级的影视制作单位对一位领袖国丧活动的纪录和人民对领袖的真情实感。而当我们接手拍摄《丰碑》时,已经是19978月下旬,影片预定在19982月,也就是小平同志逝世一周年时将在全国上映,要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创作完成一部90分钟的大型纪录片,时间非常紧张。

以往新影厂有着制作伟人传记类影片的经验,曾摄制过《敬爱的周总理永垂不朽》等感人至深的大型纪录片,但我们也往往容易把这类影片做成生平加悼念活动的影片。如果时间能倒流到没有电视的时代,全国人民对治丧活动没有充分的了解,这样的影片或许顺理成章。但在电子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从新闻报道、从现场直播中已知道了事件发生的进程,那么对事件流程本身的纪录,显然不可能满足人们对影片的审美要求,这就迫使我们影片的作者必须在内容的取舍、叙述的结构、变现的方式上有创造性的发挥,使影片有超出常人惯性思维的独特的魅力。

 

人格化形象的塑造

人格化是相对于概念化而言。传统电影纪录片习惯于主观灌输,人物表达概念化,动辄高屋建瓴,难得平易近人。现代观众早已拒绝主观灌输,由被动变主动,因此,现代纪录片的一个准则就是强调客观真实性,人物表达则要体现个性真实,即人格化。不论是伟人领袖,还是寻常百姓,只有有血有肉,才能得到观众认同的情感共鸣。

邓小平是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总设计师。他从16岁赴法勤工俭学,他的一生不仅和中国革命及建设事业的历程紧紧相联,在他身上还有着三起三落的传奇色彩。邓小平是人民的领袖,但作为伟人,他较少地被人为神化,一如他的政治主张,他的本色即为“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可以说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伟人,本身就是具有极强的人格化魅力。虽然,塑造伟人领袖不同于一般的题材,责任重大,政治性强,条条框框多,但编导者自己决不能因此就束缚住自己的手脚。因此,在整部影片的构想和拍摄中,我们注重领袖和百姓交流的一面,注重领袖身上平民化的品质,以期能在观众心里引起强烈的共鸣和认同感。

我们认为,变现伟人至少应该是三个层面。一是,人物的伟人层面,即之所以被称为“伟人”的公认依据:丰功伟绩。二是,人物的普通人层面。即作为人本身而非伟人,其所具有的内心情感和生活情态。三是,人民对人物(伟人)的评价。这里的“人民”非被编导“主观代言”的“人民”,而是百姓自己通过银幕直抒胸臆的“人民”。这个“人民”是丰满领袖人物必不可少的要素。人民勾画出的领袖形象最朴实动人而不虚情矫揉造作。只有做到以上三个层面,领袖的伟大形象方臻完满,才称得上“人格化”。

人格化,除了伟人之外,可以说是一切表现人物作品的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丰碑》在此方面不过是买进了一步,未来的空间更为广阔。

 

叙事方式的改变

在一些人物类专题纪录片中,大都是以时间顺序为逻辑框架。影片往往缺乏触手可及的真情实感,缺乏点睛之笔的细节,缺乏出神入化的变幻。

在《丰碑》的结构设计上我们彻底排斥八股的程式,而是采用了时空交错的叙事手法。诸如倒叙、回溯、穿插、闪回等多种变化,融过去和现在,历史和现实为一体。整个影片向前推移的方式不是单一的线性结构,而是纵横交错的立体延伸。这种形态,不仅使影片富于变幻引人入胜,增强了可视性和信息量,而且提高了影片的思想厚度和艺术魅力。

《丰碑》的逻辑顺序根据内在情感的发展脉络进行编排,进出自如,收放自然,决不墨守成规。举例而言,第一本10分钟,依次为:1、楔子,郭金梅祭邓;现在进行时。2、片头。3、邓家;现在进行时。4、讣告;301医院告别;广安;过去时,倒叙。5、邓生平资料;过去时,回溯。6、新疆演员叙述;现在时。回忆内容资料穿插;过去时。这一本中,过去和现在始终交替进行,观众在看这一段时,内心情感被引入到不同的境界之中,获得感情的层次是丰富的。由于有内容情感发展的内在逻辑支撑,所以,这种交织并不显得杂乱散漫,而是一气呵成。

在叙事结构上,《丰碑》的另一重要设计是强调自然段。《丰碑》编辑草案共设置了95个自然段(单元),编导执意强调棱角突出,节奏起伏,段落感分明。平均每分钟与每分钟之间,单元与单元之间,内容画面在变,声音形态也在变,这就形成了一个浪形状态,峰尖低谷,上下起伏,观众心理感受有张有弛。没有节奏感,缺乏变通的影片永远不会好看。

我们追求《丰碑》在叙事方式上的突破,力求结构灵活,形态丰富,节奏感强。但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形式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塑造邓小平的伟人形象,表达人民缅怀之情。

 

不可忽视的细节

细节在纪录片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细节指的是细小的环节和情节,也指人细小的表情和动作。细节的生动、真实从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一部纪录片的感染力。

《丰碑》创作之初,我们面对浩如烟海的素材资料一筹莫展,无从下手。取舍,无疑是对编导最严峻的考验,一个编导的能力高低往往就看他的选择水平和组织材料的水平。在“细节化”原则的指导下,我们做到了几个细节化。一、拍摄细节化;邓小平书房火箭模型、石榴树、桌上台历等等。二、采访细节化:讲故事。同庚老太太故事、陈景润故事、不走回头路故事等等。三、资料细节化:列车上抠爷爷脚心及儿孙乐,打桥牌等等,这些细节化的内容如沙里淘金,是大量素材中最闪光的部分,我们将这些点滴的珍珠选出来串接在影片之中,以小见大,于细微之处见精神,赋予了邓小平同志极具魅力的人格化色彩。

 

声音元素的丰富

特定的历史条件产生特定的影片。《丰碑》的创作在声音元素上,最大化地追求丰富性和个性。

我们在影片中采用了大量同期声(人物访谈)、画外音、现场声(纪实片段、现场同期声)等以往很少为专题类纪录片所运用的声音元素。同时,音乐、效果也还原其本性,被视为一种重要的不可替代的表情达意的手段,而非仅仅是附庸陪衬。

在整部影片中由于这些鲜活而真实的声音元素的注入,而成为了一部具有了生命的“活”的影片。同时,也由于这些声音元素,影片的节奏变得跌宕起伏、抑扬顿挫。举例而言,在科技这一大段中,有几个联结在一起的自然段,时长5分钟左右,在这5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是通过对多种声音元素的不同组合来把握节奏的。一、周光召;同期人物访谈。二、对撞机;现场纪实背景声,解说。三、邓小平;纪实现场同期声讲话。四、科学家;由昆家外景、音乐、效果、解说、环境声。五、由昆;同期声人物访谈。六、陈景润资料;音乐。七、由昆;同期声。八、陈景润照片;音乐。在这8个单元中,单元与单元之间迥然不同,泾渭分明,起落有序,舒缓有节。解说词的比重大大压缩,音乐也从一而终。效果,因为纪实现场声的运用彻底改变了性质,还原了本色。观众在观赏这一段落时,绝不会由于喋喋不休的解说,持续不断的音乐而产生心理疲劳。

《丰碑》对音乐的运用十分谨慎,几经磨合,最终合成是增加了效果,压缩了非主题音乐,突出了主题曲的抒情功能。音乐创作之初,音乐编辑与作曲根据本片重在抒情的内核,将“情”字剥离出诸如:悲伤、沉痛、温馨、欢快、激昂等细微层次,在影片中有的放矢地对位,音乐真正的作用、地位和品质被凸现了出来,展现了个性。同时也由于其他声音元素的丰富,留给音乐的空间相对减少,音乐衬底功能得以解脱。

总之,《丰碑》声音元素的运用正因为丰富从而达到了均衡。我们的表达方式是多元化的,绝不会因为依重于某一种元素而失之偏颇。

 

多层次情感的融入

许多看过《丰碑》的人都曾为之感动,其中包括政界要员、影视界专家以及许多同行朋友。的确,在已经逝去的建国以来的领袖人物中,应该说邓小平是离我们最近的,他对我们的影响力也是最直接最强烈的。是邓小平的胆识和气魄指明了中国富国强民的道路,没有邓小平,中国就不可能有今天改革开放的新局面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光明前景,他为中国人民带来了幸福美好的生活。中国人民热爱小平同志,而小平同志也深情地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因此,“人民爱小平,小平爱人民“就凝练为《丰碑》的主题,编辑选材始终是围绕”情“字展开的。

首先是领袖对人民的情。在四川峨眉山上,当领袖挽着裤腿、拄着拐杖和一位与他同庚的老太太亲切地话家常时;当他关心其他游客是不是吃上饭、有地方住没有;当在新疆牧民的毡房里,伟人双手捧着砖茶送给哈萨克牧民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而当听到陈景润夫人由昆女士眼含热泪的叙说时,我们体会到的是一个伟人对人民无限的关怀。而在政治局委员难忘的回忆中,在《南方日报》记者梁伯泉讲述的不走回头路的故事里,我们感受到的则是一个领袖的改革气魄和心胸。

其次是人民对领袖的情。这个情没有仅仅停留在伟人逝去之后人民的悲痛之中。全国劳动模范马桂宁绘声绘色地讲述小平买铅笔的故事,桥梁专家朱志豪动人地叙说;以及新疆舞蹈家玛丽耶娜的亲身经历;94岁的红七军老战士牙美元深情的歌声,这些都将人民对领袖无限的爱戴层层点点布局在影片段落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两段闪回片段的艺术处理:小平同志的骨灰回到人民大会堂纪实片段与当年小平接见外宾资料(三个镜头)的穿插闪回,以及骨灰撒大海纪实片段与小平同志夫人卓琳合影照片(五个镜头)的穿插闪回,两小段煽情片段的精彩处理,则是我们创作者把对老人家一片感激和爱戴之情融入在影片之中。而一组领袖与家人温馨生活片段的细腻表现,更使我们看到一个有声有色、极具人格魅力的伟人形象。一个伟大的领袖人物一旦按着人的生活逻辑前行时,他才是一个可亲可敬而又真实的人。

可以说,“情”是影片《丰碑》的主旋律,“情”也是影片《丰碑》的魂。

经历了80年代的沉寂和失落,作为电影纪录片的继承者,我们欣慰地看到,时值90年代之末,新世纪之前,中国电影纪录片终于踩上了时代的节拍,走出混沌,以积极参与的姿态,重新拾回了创新的冲动,让自己、让中国电影纪录片重又回到了久违的自信。或许,我们的事业正踏上一条“复兴之路”,在新世纪钟声敲响之际,谁又愿意被永远留在过去呢?

祝愿中国电影纪录片在21世纪有个光明的未来!

 

                                                   本文作者:时为影片《丰碑》编导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