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回忆《我们走过的日子》
陈华生

 
CCTV.com  2012年12月12日 10:3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90年春,为了纪念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周年(1951——1991),新影厂接受了中央外宣小组(现在对外正式名称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交办的任务:拍摄制作一部反映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年来巨大变化的电影纪录片。这个任务很荣幸地落到了我的头上,对于影视工作者来说,西藏永远是个美丽而神秘的地方,我下决心一定要很好地完成任务,不辜负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

 

为了更好地了解西藏,我阅读了许多有关这方面的文献,观看了我厂绝大部分拍摄制作的有关西藏的影片,观看了我厂保存的民国时期拍摄的许多西藏(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素材资料,其中包括大量民国政府拍摄的正式册封当时年仅6岁的丹增嘉措为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的素材资料。与此同时,我还走访了许多五六十年代我厂在西藏工作过的前辈们,从他们那里得到了许多极其珍贵的经验和第一手资料。同时,在这一段案头准备工作期间,我发现在新影厂从事电影工作的人员中,去过西藏的人数是最多的,反映西藏自治区的纪录影片和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相比也是最多的,可见我们国家包括新影厂对西藏是极其重视的。

 

当时新影厂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记者站,西藏当然更不例外。记者站里8位同志全部是藏族同胞,他们是:泽仁、扎西、计美顿珠、次登、次仁多吉、扎西旺加、饶登、索朗。这其中有几位还是从1951年就和十八军一起进军西藏,并从那时起就一直在西藏工作的前辈们。

 

西藏和平解放40年的巨大变化是方方面面的,反映起来难免挂一漏万。但是我认为人的变化是最大的,也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因此,百万农奴们的昨天和今天应该是这部影片的主线。而我们的藏族摄影师们(当然也包括我们所有在西藏工作过的同志们)用他们手中的摄影机,四十年来真实地记录了这一巨大的变化,他们既是记录者,又是见证者和亲历者,从他们的视角出发,选择他们接触和拍摄过的人物和事件,从资料和现实中展现这些人物的今昔对比,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也适合外宣节目的需要。

 

内容和形式确定以后,19905月下旬,我、王燕(女)、孟建伟、关英等前往西藏,与记者站里的摄影师们一起,在西藏的拉萨、山南、日喀则、藏北等地区进行了细致地跟踪拍摄。当时各方面的条件比起五六十年代前辈们在西藏工作时,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而2006年,为了拍摄纪录影片《西藏往事》,我又一次来到这里,和1990年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这种变化,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想象的。举例来说:1990年,黑色路面的柏油马路,只铺设在拉萨等几个城市,而五十年代连这些也没有。今天,在西藏高速公路、高等级公路早已司空见惯;青藏铁路的开通从北京48小时就可以到拉萨;到达拉萨和西藏其他城市的航线更是大大地缩短了时间。

 

但是,变化再大镜头还是要一个一个地拍,胶片还是要一尺一尺地记录的。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我们走过的日子》完成了前期拍摄工作。它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前辈们拍摄了如此丰富和珍贵的影片资料,才使我们这些后来者有了进行再创作的广阔空间。这部影片制作完成后,不负众望,获得了1991年度广电部优秀纪录影片奖(华表奖前身);1991年度金鸡奖和1992年度第一届金桥奖(外宣奖)。

 

其实,这部影片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还有很多教训和缺憾值得总结。但是我已经从这中间获得了最大的感悟和收获:我们的前辈从延安时期就开始用自己手中的摄影机,忠实地记录着我们大到国家民族,小到平头百姓所走过的每一步,穿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硝烟,来到火红的建设年代,坚守于动乱时期的岗位,投身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几代新影人以他们的执着和责任,始终在记录着“我们走过的日子”,直到今天。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副总编辑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