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三下洪湖
杨木生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09:3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湖北省洪湖县,是富饶美丽的江汉平原最大的湖区,是湖北乃至全国重要淡水鱼水产基地。年轻的洪湖县,是由原来沔阳县、监利县两县各划出一部份地盘,以百里洪湖而得名组建成的新县,现改名为洪湖市。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年代,贺龙元帅领导的革命军和地方军赤卫队员,利用湖上天然屏障和敌人展开了顽强战斗,打土豪、分田地,在洪湖瞿家湾建立了红色革命根据地,洪湖成为平原水乡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老苏区。

20世纪60年代初,一部反映贺龙元帅领导的赤卫队员闹革命的影片《洪湖赤卫队》上映后,在全国引起轰动,特别是“洪湖水浪打浪”这一影片主题歌唱遍全国,老幼妇孺无人不知、无不不晓,经久不衰,使洪湖县一时名声大噪。在这盛名之下,我们去拍主题,开始担心对方会欢迎吗?我与陈祖武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洪湖县采访,没料到县委负责人及宣传部的同志们,都来招待所看望我们,主动给我们介绍洪湖县的面貌、丰富自然资源、当地工农业及水产发展形势,并热情邀请我们参观洪湖。

我们从拥挤的大城市第一次下湖,见到一眼望不到边的湖面,碧绿的湖水清彻透底、鱼儿在水中游弋,空气十分新鲜,有一种让人从未感受过的轻松、舒坦和愉快的感觉。当我们泛舟湖上,心情更是激动:近处莲荷千顷,争奇斗妍;远处白帆点点,掀起层层细浪;天空大雁、野鸭自由翱翔,好一幅水乡亮丽风景线,让人如痴如醉。

当我们走近白帆水上人家,陪同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是常年一家在水上生活的分散渔民,是来自湖南、江西、河南、四川、江苏及本省外县等六个省区游民,他们依靠宽阔的湖面和取之不尽的水产资源为生。因此现在都变成外省籍的洪湖水上人家。他们与当地渔民不一样,当地渔民住在岸上农忙务农,农闲到了水产收获季节,他们才组织机动船队带着拖网下湖,每次可捕捞数万公斤青、草、鲢、鳙四大家鱼和部分鲤、鲫等不同品种鲜活鱼。除满足当地市场需求外,还销往外地。洪湖还盛产淡水虾、蟹、水禽和莲藕等,真可谓天然资源宝库,人间天堂。

    我们耳闻目睹这些水上美景和丰收场面,在岸上又见到金灿灿稻谷飘香,于是产生了把水产丰收和岸边稻谷金黄结合起来拍,主题定为《洪湖鱼米乡》。影片后来在全国放映,洪湖县知名度更进一步扩大了。同时我们通过拍片与当地人交上朋友,后来他们非常主动、积极给我们提供题材线索。以后我又曾去拍过《仲夏洪湖》风光片、《周承民医生》类风湿医学专家等影片。

二下洪湖是1963年严冬,当时三年自然灾害后,群众生活还很困难。党中央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要求地方充分发挥本地自然资源优势,增强地方经济实力,改善群众生活。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们想起了洪湖猎鸭是个既有形象,又能配合宣传“八字方针”的好题材。为了工作,我们不顾严寒,在三九天,当人们坐在城里、穿着棉大衣还叫冷时,我同陈祖武自找苦吃,从武汉乘坐长途汽车到了洪湖。

    我们仅穿了一件毛衣,套上一件棉短大衣,便同猎民乘坐一只小舢板下了湖。小舢板上无任何遮掩,用人划,慢悠悠行驶在宽阔的湖面上,寒风刺骨,手脸冻得通红。船小在水上也无法活动,只能是搓搓手脸,防止冻伤。从早到晚,吃、喝、拉、撒都限制在那条小舟上。

    为了不惊动大雁、野鸭群,在水上我们还得捞湖草对小船及摄影器材进行伪装,把船队、排冲打扮成湖面自然草垛,然后藏在草垛内。深水用人划,浅水下人在船尾慢慢推行,向鸭群集中地缓缓靠近,谁也不能说话,也不准咳嗽。猎民们称这叫“蹲坑”。完全像进人聋哑世界,靠手势和眼神进行交流,待“草垛”慢慢移近鸭群,达到排冲火力范围,开始点火放冲,突然从“草垛喷出扇形火苗,水上、空中一派紧张、热闹场面,飞的飞,死的死,大片受伤的野鸭在水上扑腾、叫个不停,拼命挣扎逃命。这时四周埋伏的猎民一齐拥向猎场,捡的捡,抓的抓,连随身带的猎狗也一起跳入浅水,帮主人追赶逃生的野鸭、大雁。好不热闹一幅如诗如画、精彩动人的丰收景观,让人目不暇接。当时两台机器,在那瞬间都忙不过来。一整天下来,数十条小船已装满猎物打道回府,这趟至少可达数千公斤。他们一个冬天下来,据说可收二三十万公斤禽类。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收人。

《洪湖猎鸭》新闻片放映后,深受广大观众欢迎。的确现场气氛浓烈,具有一定趣味性、可视性和娱乐性。我们新闻电影工作者,只要拍到好看的题材,能满足大家的希望与要求,就是再苦再累也感到欣慰。

三下洪湖是2000年清明节。我虽然从影视岗位退下了,但应中央电视台环保纪实栏目同行邀请,又有了一次下洪湖的机会。这次下湖是轻装上阵,季节、条件比以往强百倍;下了轿车,穿上救生衣,乘坐着兰田公司游艇,很快到达湖面。和昔日的湖面相比不那么开阔了,水面缩小很多,再不见远处白帆点点。周围油菜地慢慢地延伸至湖内,这可能是围湖造田带来的后果吧!水上众多白帆被几艘水泥船代替了、零零星星停泊在水上。空中及浅水旁也只能见到数十只大雁和野鸭在觅食。比起30年前铺天盖地的鸭群显得十分萧条。当然季节不同也是个原因,但也不至于稀少得如此可怜。环保纪实栏目组年轻女记者采访水泥船上的群众和当地路过行人,问到:“湖上捕鱼渔民哪里去了?为什么没见到多少野鸭?”群众都说:“现在野鸭稀少了,跟气候有关。跟西伯利亚一带试验核武器有关系。”只字不提过量滥杀乱猎野禽,使数量减少。谈到湖上渔民少多了,因为鱼儿比以前少了,分散的渔民不能依靠捕鱼养活家人,有的上岸,有的远走回本地了。

我目睹了30年洪湖发生的很大变化。首先是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由县改为洪湖市。其次县城面貌发生巨变,整齐街道,开始盖了不少新楼房;群众生活和市政建设开始迈向正轨;入学的青少年打着红旗,排着长队开展活动和城里孩子没什么差别。城乡差别更进一步缩小。首先应归功2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但是,潜伏的问题仍然不少:偌大洪湖水面越来越小,自然资源慢慢枯竭,百里洪湖水袋子变小,每当洪水季节洪水给当地人民及下游人民造成很大威胁。实际上管理不善、无序开发,严重破坏了当地生态平衡,最后只能是威胁人类自身安全。

去年5月份,中央电视台环保纪实组的同志,又邀请我到中央台作嘉宾。他们从新影过去拍的《新闻简报》翻了三四个打大雁和猎鸭主题,请了鸟类保护专家、社会学家共同谈环保意识主题。我作为30年前猎鸭参加者和历史见证人当然不能回避当时猎鸭功过。洪湖猎鸭是当地开发资源一项传统产业,我的观点很明确,谈论任何问题都不能离开环境和时代背景,三年自然灾害群众生活都无法保证,为了生存适当打一点野鸭改善生活,增加一点收入是情有可原的。关键是丰富资源应做到有序开发,不能无节制滥捕乱猎。否则过量捕猎会造成灭绝物种,破坏生态平衡。但也不能说完全禁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太多了,像澳洲袋鼠一样成灾,也会成为一种公害,最后还得控制一定数量。要让一定数量的野生禽类成为人类朋友,但也不能影响人类自身。我的观点当时基本得到鸟类专家和社会学家赞许。对后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此节目《要珍惜生命》感到太笼统、有些偏颇和极端化。生命一切动植物都有之,那么维护人类生存,都需要食用许许多多的动植物,是否是不珍惜生命?人类应如何控制一切其他生命、让它继续繁衍,不断为人类生存服务才是上策。不能受一时经济利益驱动,无限制斩尽杀绝,从地球上彻底消灭一种物种那将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

总之,当人们生活条件改善了,我还是赞同尽量注意保护野生禽类,这就需有关部门制定相关政策,加强管理,使一定数量鸟类变成人类朋友。提高认识,保护一定数量鸟类供人们观赏,让生态保持平衡,也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驻湖北记者站摄影师)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