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我拍瓦族和苦聪人
冯伯九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09:46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大跃进”时期,各省都成立了电影制片厂,新影厂驻各省的摄影站部分撤销,一部分同志转调到地方厂工作,新影厂每星期出一本《新闻简报》的题材即提供不上来。为此,又恢复了一些摄影站的机构。我便被派驻云南兼贵州的摄影站。

1960年我从北京出发,乘火车又转汽车,经过四天的路程到达云南昆明。经省委宣传部介绍,省文化局接待,摄影站被安排在云南人民出版社的一座空楼,此楼既无人居住,也无人办公。难道就等我来居住?待我搬进去之后,才发现楼房旁边有一座斜塔,难说什么时候就会倒塌,所以无人敢居住,更没有办公人员。当时我想:一来摄影站初建,安顿下再说吧!二来驻站也不可能经常在昆明,在下面的时间长;再说斜塔哪儿那么容易倒塌,既然敢安排我住这里,说明一时还塌不了;初来建站,不可能理想,也需要一个过渡。

安排好住处之后,就急忙制定题材计划。云南是多民族的省份过去驻站同志报道过很多民族题材,但卡瓦族、苦聪人两个题材没有人拍过。为此,决定先去拍摄这两个题材。

卡瓦族(现在称瓦族)过去是比较落后的,分生卡、熟卡两个分支。生卡即每年要砍人头祭鬼,谁砍头砍的多,谁被誉为砍头英雄。熟卡是经过我们党做了工作,不砍人头,而是砍牛头来祭鬼。瓦族都居住在高山上,地区一则偏僻,再则距边境很近,经常有邻国的瓦族越国境来砍头,所以不太安全。我们去的是沧源县的一个寨子,县委书记怕出意外,亲自陪同我上山。

    此外,高山峻岭,地势雄伟,群山环抱,羊肠小道,曲曲弯弯。一匹马驮着器材、两个警卫战士携枪紧跟我们。走了一天的山路,终于到了目的地。也许是从来没有来过拍电影的,又知道是北京来的客人,所以老乡特别热情,工作开展得还算比较顺利。但也做了一些工作,因为这里居住的较偏僻,文化等方面开化的差一些,当要拍电影时,老乡们都不敢拍,他们说:拍完后就把人血吸走了,经过做工作才打消了顾虑。即时拍摄了他们在党的领导与关怀下生活的变化……

后又去沅江县拍摄苦聪人,苦聪人是在50年代才定居的,原来一直是过着原始人的生活,用芭蕉叶盖茅草房,用芭蕉叶来遮体。平日怕见人,经常是把猎来的皮革放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与汉人交换盐巴,他们也是居住在高山上。

我到沅江县后,找的是部队,派了两位战士携枪,还有一匹马驮着器材,走了两天的山路,到达了目的地。

    苦聪人定居后,已经大变样,住的砖瓦房,穿的棉布衣服,家家户户养了猪和鸡,还有学校,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不管走到哪家都挂着毛主席的像,他们说:有了共产党、毛主席,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在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彝族寨子,得知我们是北京来的,说什么也不让走,当晚即杀羊,摆酒来迎接我们,全寨子都欢腾了,第二天全寨子集中起来与我们合影留念,热情得不得了。

通过与少数民族的接触,深深体会到他们是非常真诚、好客的,更体会到他们对共产党的热爱,虽然他们不善言表,但都有共同的一颗真诚的心:只因有了共产党、毛主席,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驻云南兼贵州记者站摄影师)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