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金寨县里感人事
张家渊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0:21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位于安徽大别山区的金寨县,是有名的革命老区。它曾诞生了洪学智、皮定均、陈先瑞、曾绍山、林维先、肖全夫、占大南、陈详等数十位将军,所以又被人们称之为“将军县”。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金寨有近十万名英雄儿女,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百废待兴,恢复和建设新中国的任务,在全国展开。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为修建梅山水库,库区蓄水,金寨县人民又献出十万亩良田,这两个“十万”,充分体现了金寨老区人民的奉献精神。

 

我在驻安徽记者站期间,也曾多次到金寨县拍摄纪录影片。由王映东编导的七本长纪录片《来自农村的报告》反映安徽农村改革,实施“大包干”的新生事物,摄影师虞秉德、查新阳负责滁州凤阳地区的拍摄,我是分工拍摄六安地区和金寨县;还有王映东编导的短纪录片《立夏时节》是反映金寨县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斗争史的“立夏节起义”的历史;还有我编导拍摄的报道星火点燃大别山的短纪录片《金寨五彩图》,我还为《祖国新貌》拍摄了《天堂寨风光》的主题。为拍摄上述影片,我几乎走遍了金寨县的山山水水,金寨县的大小山头都留下了我的足迹。录音师马维民曾赤着脚和我一起冒着雨翻山越岭,走了几十里山路去农家录音;我和关英曾用箩筐抬着“BR”摄影机,进深山老林去拍摄。由于山里村寨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从来没有外人到过,更不要说是拍电影了,当我们摄制组进村和离村时,家家都齐放鞭炮迎送我们,热闹得像过大年一样。当我最后一次拍摄完影片,要离开金寨时,曹副县长代表县委县政府送给我一块光荣匾、一根手杖、一把扇子,这是每一位老红军回金寨,临走时县里必送的纪念品,我因多年在金寨县拍摄,也享受到了这份殊荣。

 

金寨县在上世纪50年代,响应毛主席提出的“一定要把淮河治好”的号召,在金寨修建一座梅山水库,厂里派摄影师苏河清、张凤梧前往拍摄纪录影片,在拍摄期间,张凤梧同志不幸在大坝工地上触电身亡,献出他年轻宝贵的生命,苏河清亲自为他选择了一块背靠青山,面对梅山水库的墓地,青山埋忠骨,张凤梧烈士永远与梅山水库相伴。

 

新影人永远怀念张凤梧烈士,19805月张建珍来安徽站时,和我、查新阳一起还专程赶往金寨县拜祭张凤梧烈士墓;导演王映东在金寨县拍片时,曾率摄制组全体成员到张风梧墓上去清除杂草,并用杜鹃花编织了花圈,放在墓前祭奠;王云龙回京后,也多次向厂领导提出张凤梧墓年久失修,需要重新整修的建议。

 

1999年,厂里派我和原厂长靳敬一到金寨县重新修整张凤梧烈士墓。历时已40余年了,墓台上水泥已开裂,墓碑上油漆也已脱落,字迹模糊,我们看到在杂草丛生的坟台上放着两只碗,靳敬一认为是有人来祭奠过,我想大概是放羊或砍柴人路过喝水用的,后来修坟的工人们告诉了我们一个动人的故事:在后山有位老人,他经常路过张凤梧墓地,未见有人扫墓,每逢清明墓前也是冷冷清清,他感到很奇怪,就到处打听,方才知道坟中埋的是位外地的年轻人,是在梅山水库工地上牺牲的。他觉得这个人怪可怜,金寨又没有亲人,从此他每逢清明都来到张凤梧坟前拔草烧纸,每到正月十五还在坟前点上灯笼,放上馒头,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再后来老人上坟还带着小孙子一起来,他告诉小孙子,他将来要不在人世了,就由小孙子来照看张凤梧的墓。这是多么朴实的山里人的深情啊!我们听了这故事都热泪盈眶深受感动,于是和靳敬一买了礼品进山登门道谢,老人已年近80了,身体硬朗,老伴常年有病,两个儿子外出打工,家中十分简朴,两间砖瓦房住着儿媳妇,他和老伴带着小孙子住在旁边的草屋里,当他知道我们是从北京来为张凤梧修墓的,他高兴极了,拉着我们的手问长问短,还叫老伴杀鸡留我们吃饭,我们没有在他家吃饭,而是把他们全家请到了金寨县最好的一家饭店去吃饭。

 

经过工人几天的整修,张凤梧烈士墓已焕然一新,从公路上远远望去像一座新坟一样,靳敬一决定在我们离开金寨前,举行一次祭奠仪式。那天一早山里老人一家和邻居十多口人带着烧纸、鞭炮已等候在墓前,坟前摆着许多花圈,有老人一家送的、金寨县朋友们送的,还有新影同志送的,有近30多人在张凤梧烈士墓前参加了祭奠仪式。

 

当我们登车离去,望着张凤梧烈士墓,望着墓前的人群,望着梅山水库,望着金寨县的青山绿水,眼泪遮住了视线。在心里默默祝愿张凤梧同志安息吧!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驻安徽记者站摄影师)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