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新闻片初创时的回忆
龚琏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1:02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49年底到1951年底在简报组工作,记得《新中国简报》开始是710天出1期(本),1951年改为《新中国周报》,7天出1期,一年52期,简报组名称也随之改为周报组。有特别重要的或时间性很强的新闻题材,有时就出特报,特报生产周期也就是两三天。

 

《新中国周报》编辑人员开始有石梅、晨烽和我。后来石、晨不编新闻片了,我留了下来。当时从“华大”来的一批年轻同志组成的学习团结业了,其成员中王伟、黄志坚二人分配到周报组。后来陆续调来的人员有:钟敬又、江菁、苏军、林文光等。编辑人员有来有走,组里人员一般保持在五六个人,从1949年底我任组长直到1951年底。

 

各区队拍的新闻主题直接寄到周报组,每天均可收到各区队寄来的新闻主题。各区队如何选择主题,一年中各区队要拍多少主题由新闻处布置。不过我们感到有些题材在《新中国周报》中应当有所反映时,也分别给各区队提出建议,他们对我们的建议都比较重视。工作中彼此关系比较好,但也有些矛盾,如我们收到的主题比较多,而周报容量有限,不可能全部及时编入,因此有意见;也有的所拍摄素材编不成一个主题,没有采用,因此有过矛盾;也有我对主题处理不当,压的时间过长,影响了影片的宣传作用。

 

各区寄来拍摄好的新闻主题时,还附来分镜头表及有关文字材料。收到影片即送洗印科,印出样片后马上组织全组人员一同审看样片,新闻性强的主题及时编入周报中,一般性题材陆续使用。每期周报由一个编辑全程负责,一般是新闻性强的与一般性主题搭配使用。随即进入编辑过程,时间大体安排是:编辑影片一天,审查完成样片及修改一天,写解说词一天,录音一天,套底合成印拷贝一天,第一拷贝出来后由新闻处领导审查一天。有的影片如有重要主题还要送到电影局由袁牧之局长和局制片处审查,通过后才能大量印制拷贝。

 

周报组五六个编辑同时进入工作状态,送审拷贝、录音、写解说词、编片、选主题,每天人人进入不同的工作程序,有条不紊,工作很紧张。有时编辑影片、写解说词在规定的一天8小时内干不完,就自觉加夜班,没有夜餐费,也没有夜餐,空着肚子把工作干完,从没有怨言。大家工作得很愉快,到电影局送审影片都是自己抱着一本片子坐有轨电车或三轮车,车费都是自己掏腰包。

 

每期《周报》的选题是根据已收到的各区队送来的主题,把新闻性、时效性最强的首先选入,如中央召开的某重要会议、某国大使向我国领导人递交国书等;再配一些时效性不太强的主题,如某地开展了土地运动、某地区工业生产取得了什么新进展等,这样的主题虽然新闻性不是太强,但也有一定的时效性,也要尽量及时报道;此外,再配上一些比较轻松的题材,如介绍某地风光等等,这种题材时间性要求不严格,但比较新颖有趣,可视性强,可调剂气氛。一期简报一般可编入五六个主题,这样搭配看起来感觉还是不错的。

 

掌握《周报》新闻性的尺度,就是要紧跟国家形势,力图反映国家的发展。在年终到来时,回顾一下全国在一年中究竟发生了多少大事,有这些大事为尺度量一量,看看我们是否很好地发挥了《新中国周报》宣传祖国、服务祖国的作用。

 

领导对周报组的人员很关心并注意培养,当时任新闻处长的钱筱璋就手把手地在剪接台上教过我们如何编辑影片,告诉我人什么是电影的蒙太奇,如何运用等等。当时任新闻处创作科科长的姜云川,对编辑影片比较有经验的晨烽都在剪接台上耐心地教过我们如何编辑影片。一次,姜云川看了我们编辑的一个反映抗美援朝前线的主题,认为编得不好,他就亲自示范,把这个主题重编了一次,他一边拉片子一边告诉我们应该怎样连接镜头,怎样通过镜头烘托气氛。影片编好后,与我们一起到放映室观看效果。经过这样的实际指导,对我们帮助很大,至今记忆犹新。为了解观众对影片的反映,有一次在我们赶制出了一期反映抗美援朝题材的《新闻特报》后,钱筱璋带我们到电影院,坐在观众席上与观众们一同观看该片,直接听取观众的反映。在领导和老同志们的帮助带领下,我们周报组的同志们逐渐能独当一面地挑起了工作的重担。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