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难忘的日日夜夜——追忆新闻杂志片的一段历程
沙丹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1:1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朝鲜电影哭哭笑笑,阿尔巴尼亚电影莫名其妙,越南电影飞机大炮,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这是在“文革”期间观众对中国电影的一个笑谈。这里包含着讽刺,但也包含着对《新闻简报》的赞赏。的确是这样,在我未做新闻杂志片主编以前,有一次我去重庆采访女列车班的事迹,为了接触方便,我拟请当地一位女文工团员协助我,她是我协助外宾拍片时认识的,可是她无论如何不肯去,当时我还以为她对我有什么看法,在我一再追问是什么原因时,她说:“中午有一场电影,有加片《新闻简报》,非看不可。”原来如此,可见《新闻简报》在观众中的影响了。还有一例更令我惊喜不已,使我多少年都不曾忘记。那是在我做主编以后,我的妻妹在“哈医大”学习时,写信来告诉我,每逢周六,她们全班必去看《世界见闻》。可见那时观众能得到的信息甚微,一个小小的《世界见闻》使她们闭塞的视野开阔了些。这消息使我们从事这个工作的人感到极大的欣慰。

 

我是1957年由组织的安排做主编的,这实出我的意外。

 

这是一个不平常的年代。形势逼着我们去学习政治经济学、哲学、新闻学、逻辑学以及党的方针政策等等。我作为一个新闻新兵,当然要带头学,学当“杂家”,结果受益匪浅。当时新闻杂志片拥有有才华的编辑不少,如王映东、邓宝宸、应小英、段洪、杜国炯、姜紫芬、马德昌、王伟……,他们每人都能独当一面,做得相当出色。后来这些人中许多都成了高级记者。再说摄影师们,也是人才济济的,比如李秉宽、张长根、李坤钱、张光浓、解廷勇、郭守春、张存勋、石磊、李国骏、程志明、盛玉增、泽仁……,他们都是机智灵敏、技术过硬的摄影师,给银幕留下了不少的生动形象。就凭这些编辑,摄影师们的辛勤劳动,我们向全国、全世界发出《新闻简报》、《新闻特辑》、《今日中国》、《世界见闻》、《少先队》、《体育简报》、《科学珍闻》、《北京简报》、《解放军简报》等几种杂志片。这个工作量是相当大的,要处理的问题也是相当多的,难度很大。那都是些什么问题呢?比如:多和少、主流与多样、抢和压、冷和热、大和小、党性和宣传……等等,经过反复实践,我们比较正确地认识了它们。

 

一、关于多和少。1957年以前就有争论,《新闻简报》每号到底容纳几个题材为好?是多点好,还是少点好?莫衷一是。在这个争论面前,当时的主打编辑王映东和我看法一致,一定要遵照总理的指示“交代清楚、有头有尾、层次分明”来办事,过多了,每个题材都交代不清楚;太少了,就那么两三个题材,那不等于搞成了小型纪录片?!经过多次实践,认为五六个题材比较适当,既能交代清楚,又有不少的容量,重要的是符合了中国观众喜闻乐见的欣赏习惯。

 

二、关于主流与多样。什么叫主流,就是今天所说的主旋律;什么叫多样,就是题材的多样化。不是一古脑儿有政治新闻、建设题材,还要有其他诸如文化、艺术、体育、民俗生活、社会新闻等等方面的题材。因此这个辩证法要掌握好,必须把国家的重大事件和社会主义建设题材摆在主要位置上,此外还要把健康的、生动有趣的生活各方面的题材配置好。那几年《新闻简报》反映比较好,跟主流与多样的关系处理得当有关。

 

三、关于抢和压。什么叫“抢”,就是对国际国内的大事,对党和国家有利的重大题材要抢,不能有一点迟疑,政治上要敏锐,嗅觉要灵,如稍有迟疑,一慢就没有战斗性了。什么叫“压”,在我们面前发生的许多事情,一下子还看不准,或者说可以这样看,也可以那样看,就要压一压,冷静地看一看再说。

 

四、关于冷和热。什么叫冷和热?也就是科学精神和激情问题。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没有激情不行,但激情过了头,就难免出错。

 

五、关于大和小。什么叫大和小,大就是社会意义,小就是细节。我们提倡大中有小,以小见大。大中无小,那就太抽象,很空;小不见大,只有具体细节,而不能反映出社会意义,那就毫无价值。像《深山引水》,题材具有很大社会意义,可是它描写的很具体,比如表现一个复员军人利用土水平仪来测量地形的细节就很生动。反之一个外延很小的题材,因为它生动有趣,又能发映出一定的社会意义来。比如《搪瓷新产品》把齐白石画的虾嵌在面盆里,摄影师拍时放上了水,那画的虾宛如活的一样在水里“游动”着。

 

六、关于党性和宣传。新闻不讲究党性原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允许的,没有党性的新闻是不存在的,即使标榜是纯客观的,也是党性的表现。但又决不能为了宣传而宣传,起码要以事实为依据,要有说服力,否则,适得其反。比如《今日中国》的每一个题材就需要格外小心谨慎,仔细斟酌。

 

总之,那几年在风风雨雨,甚至狂风骤雨中,在党的指导下,在杂志片全体编辑、摄影师的合作下,工作的主流是成功的,可以说我们的九个片种是反映了新的时代,新的人,留下了那个年代的珍贵足迹。

 

40多年过去了,想起来恍如昨日。九个片种,无数个题材在眼前流过,还是那样亲切、难忘。难忘那些日日夜夜,《新闻简报》五天一号,《今日中国》一月一号,《世界见闻》、《少先队》、《体育简报》一月数号,其他简报不定期,要做长、短期规划,要不停地审看样片,要修改所有编成题材的解说词,要琢磨每一个标题。有时为了一句词,或者一个标题,要熬上几个钟头、抽去许多烟。看样片把眼睛看近视了,我的眼镜就是那时戴上的。但我无怨无悔,相反,回首那些日日夜夜,体味那些甘苦,如果那是新闻杂志片的一个辉煌时期,那我觉得很幸福,很光荣,也谢谢那些比我更辛苦的编辑和摄影师们。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