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忆《今日中国》初创时期
姜紫芬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5:1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今日中国》是1954年创刊的对外宣传的新闻杂志片。

 

新中国诞生后,选择了苏联模式的发展道路,从政治、经济、科学、文化等各个领域,照搬照学。面对当时严峻的国际形势,如何把新中国的形象、新中国的声音真实、生动地报道出去,成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我是在1953年底接受编辑《今日中国》的。在这之前,译制片组法语翻译陈奇从《新闻简报》中翻了一些主题,准备编成第一号《今日中国》。但是,因为他不熟悉编辑工作,搞了一段时间始终“难产”。我接手之后,根据高戈厂长交代任务时谈话的精神和我当时仅有的一点对对外宣传的认识,又重新从《新闻简报》中翻了一些补充材料,经过再剪接,又重新编写了解说词,便请厂领导审查样片。但是,到底什么样的题材适合对外宣传,影片的节奏如何掌握,解说词的分寸怎样把握?心中确实没数。再加上当时比较闭塞,可供参考、借鉴的资料几乎一点也看不到,世界到底有多“大”,到底针对哪些问题有的放矢地进行宣传报道,不能说一无所知,但确是知之甚少。所幸,当时年轻气盛,对领导分配的任务再困难也要设法去完成。所以,也没有考虑得太多,便全力投入了工作。

 

记得审查样片时,高戈厂长等领导边看样片边研究,有时还向我询问一些情况,又看了几个备用的主题,《今日中国》第一号就是在这种氛围中,在厂领导的亲自指导下诞生了。影片的解说词也由高戈厂长亲自审查,一字一句修改后再定稿的。英文稿由电影局司徒慧敏副局长翻译、定稿。英语解说是聘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部播音员林达光担任。

 

有趣的是录音时的情况。当时,我除了认识26个英文字母和刚学的《China Today》以外,一句英语也听不懂。录音时,我按中文的解说词的位置给灯,译制片组英语翻译范哲明在旁监听,出现什么问题,由他及时提醒我。经常发生因为英文比中文长出许多,画面不够,或者人名、地名对不上画面而无法混录。这时,便由林达光当场修改英语解说词,改过之后,他再翻译成中文告诉我,若是与中文解说词的意思相差不大,只是表述的方式不同,我就可以决定;若是相差较大,则要请示厂领导才能决定。1954年,共出《今日中国》8号,全是英文版。一般每号45个主题,除了国内重大时事新闻,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宪法和选举国家新的工作人员”,国际友好交往如“中印通商贸易协定签字”、“英国工党代表团到北京”等等以外,主要是工农业题材,几乎占百分之八十以上。

 

总结创刊一年来的工作实践,从1955年开始,进行了一些改进。虽然以工农业题材为主,是真实地反映了50年代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的现状。但是,对不熟、不了解新中国真实情况的国外观众来说,会觉得有些千篇一律、枯燥乏味。再加上影片节奏比较缓慢,严肃有余,生动不足等问题,影响了影片的质量,降低了宣传效果。我们首先从改进报道面狭窄,扩大题材来源方面进行改进。除了从《新闻简报》中选择一部分主题外,还从短纪录片中挑选一些材料,同时指定辽宁、上海\、广东等驻省摄影站的摄影师拍《今日中国》所需要的题材。其次,后期编辑工作有了一些改进和提高。以1955年为例,每号67个主题,多数是7个主题,报道面扩大了。影片节奏明显加快,同时减少了时效性强的新闻题材,在以工农业为主的同时,增加新颖、生动的题材,如“牧场上的集市、“南旺村的活动站、“为人民的健康、“小胡琴手、“烤鸭、“东湖等等,希望多角度、多侧面地反映今日中国人的真实生活及新中国的真实面貌。

 

1956年,成立了“今日中国组,除了由驻省摄影站兼拍《今日中国》所需主题外,还由陈锦俶、方振久、冯伯九等摄影师专拍《今日中国》。每年出品12号,先录成中文版,然后由译制片组翻译成英、俄、法、西等语版本,向国外发行。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回忆年轻时蹒跚学步的种种想法和经历,虽然是那么天真、幼稚,却留在记忆中的一角,久久难忘。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