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铁血不屈的民族激情——文献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创作体会
文/余 念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4日 15:58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本文作者余念

本文作者余念

   跨越世纪、透过时空,朝鲜战活争转眼过去60年。“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场发生在异国他乡的战争,似乎离我们渐行渐远。当得知中央新影要制作一部反映抗美援朝战争文献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并且自己有幸参与其中,内心既充满期待与好奇,也感到压力与忐忑。“文合为时而著,歌合为时而作”。当今时代,新媒体不断涌现,各种思潮相互激荡,究竟该用何种语言和视角,来记录和解读这场感天动地的战争?带着好奇与忐忑,我开始寻觅战争留下的最珍贵东西。

 

胜利之源

 

    瑞士心理学大师荣格曾说过:“世界史上所有的重大事件根本是不重要的,说到底最要紧的是人的生命和精神。”抗美援朝,中国军队究竟靠什么以少胜多、以弱胜强?2012年夏天,我带着这个疑问,开始大量阅读有关抗美援朝的书籍,一幕幕惨烈的战斗画面、一个个鲜的人物形象,纷纷闪烁萦绕于脑际。1950年,朝鲜半岛战火燃起之时,新中国百废待兴。“联合国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断言:“中国绝不会出兵,因为那对他们来说将是一次大屠杀。”但事实证明,这位傲慢的美国五星上将,为自己的轻率言论付出了惨痛代价!

    为寻找答案,我在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内,不仅查阅史料,还随摄制组先后前往四川、重庆、南京上海、湖北、广东、河南、山东、哈尔滨、吉林、辽宁等全国各地探访志愿军老战士共计500多人,聆听他们讲述烽火硝烟下感人至深的亲历往事,用心灵去触碰那段远去的峥嵘岁月,近距离感悟他们坦克、3000余架次飞机,向我两个连3.7平方公里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2米,岩石炸碎堆积起来的浮土有1米多厚。坚守部队在地面阵地和坑道与敌军反复争夺厮杀。敌军付出伤亡和被俘2.5万人的沉重代价,我钢铁防线岿然不动。

    在志愿军出国作战的同时,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群众运动,民族激情空前高涨。到处呈现出“母亲送儿、妻送夫、兄弟争参军”的动人情景,成千上万的民工、铁路员工、汽车司机、医务工作者奔赴朝鲜前线,“爱国捐献、爱国公约、爱国增产节约”运动在全国各地蓬勃开展。仅一年时间,社会各界就捐献购买武器资金5.56亿元,相当于3700架飞机的价款。在阵地上、在坑道里,祖国人民的信件和慰问品,成为战士们争相传送的珍宝。

   “祖国在身后,人民在身边”。熊熊燃烧的民族激情,极大地鼓舞了志愿军官兵的战斗意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涌现出了30多万英雄模范人物和功臣。这一数据表明,铁血的民族激情是不屈军魂的“催化剂”,不屈军魂是战争胜利的“定盘石”。讴歌战争的人和他们的崇高精神,是我完成这部纪录片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空军战斗英雄李永泰

空军战斗英雄李永泰 

不竭动力

 

    战争是生死搏斗,是血与火的较量。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凝聚爱国主义的民族气节和不屈军魂,是志愿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广大官兵发扬勇猛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与侵略者展开殊死搏斗,谱写了响彻云天的英雄颂歌。杨根思坚守阵地,抱着炸药包冲入敌群;黄继光舍身堵枪眼,为部队开辟了胜利道路;孙占元双腿被打断,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滚向敌群;邱少云任凭烈火烧身,严守潜伏纪律,直至牺牲……

    家喻户晓的革命电影——《上甘岭》中,“一个苹果”的故事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2013年1月14日,在河南省信阳军分区干休所,我们见到了影片中8连连长张忠发的原型——一等功臣、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7连连长张计发。当老人得知我们即将来访的消息,一大早就让老伴拿出多年来只在重要场合才穿的、胸前挂满军功章的黄色军装,拖着一双战时落下残疾的双腿,在干休所大门口的寒风中早早地等候着我们。当握住他冰冷的双手时,我们看到,已87岁高龄的老英雄露出了孩子般灿烂的笑容。“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部真实全面地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片子上映,牺牲在朝鲜的老战友们泉下有知,也算没有遗憾了!”老人的话让在场所有人心头一酸。此时张计发的老伴悄悄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嘱咐道:“老头儿心脏不好,一说起当年的事就控制不住地激动,怕出现危险,一定要控制好节奏。”并把事先准备好的药片放到了话筒边。讲到动情处,老人口未开却已泪先流,“我们好多战士在前头阵地上打得非常英勇,成为了英雄却都没有留下名字。他们永远留在了上甘岭,用生命给我们铺了个活的路,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难过。我经常睡不着觉想他们,想着想着梦里就上了上甘岭了,还是那个熟悉的阵地、熟悉的坑道,一辈子也忘不了啊!”

    “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马上拿起枪,冲过鸭绿江,卫国保家乡。”今年已85岁高龄的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政治部敌工部英文翻译刘禄曾阿姨,唱起这首当年让她热血沸腾的革命歌曲时,依旧神采奕奕。朝鲜战争打响之时,正在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国际法专业学习的刘禄曾,毅然投笔从戎,成为第9兵团的一名英文翻译。“那个时候大家对政治形势都是很关心的,抗美援朝声一声炮响,都坐不住,因为我们是青年,有一股爱国热情,国家需要你就要去。因为朝鲜打仗没有人懂英文,急需英文翻译,就需要我们有人去。出国之初,我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英文翻译到底跑到前线干什么,但祖国需要,前线需要,我们就义无反顾。”

    采访每一位志愿军老战士,我都能深切感受到他们身上有一股不屈的力量。这股力量蕴藏于他们的“心灵故乡”,虽历经日久带有某种苦涩,但始终充满着铿锵!

 

丹东 抗美援朝纪念馆的烈士证

丹东 抗美援朝纪念馆的烈士证

永恒财富

 

    这场战争虽已过去60年,但其留下的精神财富,却跨越时空、愈久弥坚。从1954年开始近60年的时间里,《上甘岭》影片中8连连长张忠发的原型——张计发,无数次被邀请到部队、学校、工厂等地,作了数千场革命传统报告,从“故事叔叔”讲到了“故事爷爷”。每到一地,他不讲自己,却大力宣传用鲜血铸成的战斗精神。志愿军英文翻译刘禄曾,1980年在美国纽约博物馆意外邂逅一名当年美国战俘。“我正在看展览,从老远跑过来一个人,他问我,你是不是姓刘啊,是从中国来的?我说是,他特别激动地说,你不记得我了?我就是你审讯过的美国俘虏,交换战俘时我回到美国,开了一家餐厅。并诚恳地邀请我去他的餐厅做客,

说钦佩中国人的勇敢精神。”

    在广东惠州第42集团军干休所,当年时任第42军125师374团宣传股干事的马仕章,在接受完我们采访的第二天,就住进医院,确诊为肠癌晚期,并且已扩散。可见这位84岁的老人是忍受巨大疼痛,帮助我们完成采访的。在整个采访拍摄过程中,我们几乎走遍了各大军区的总医院,采访因病住院的志愿军老战士。他们每一位都在我们到来之前,换下病号服,穿戴整齐地等候在病房里,有的不得不带着吸氧装置接受采访。这些可亲可敬的志愿军老战士,都表达出一个共同的心声:我们只要能开口说话,都毫无保留地配合你们完成片子拍摄,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至今还无法魂归祖国的英烈们!

    我们希望通过这部片子,来告慰他们的不朽忠魂,祖国没有忘记他们,人民没有忘记他们!

    2010年,据抗美援朝纪念馆透露,截至当年确认共有183108名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为国捐躯。国内安葬志愿军烈士主要集中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和赤壁市志愿军烈士墓群。大部分牺牲在三八线北部的志愿军将士,被安葬在朝鲜土地上的各个“烈士陵墓”里。而牺牲在三八线南部的志愿军将士,只要有遗骸的,则被韩国政府安葬于“敌军墓地”。2013年5月底,摄制组来到韩国京畿道坡州市的世界上唯一一座“敌军墓地”,专程拜祭这些远离故土的英烈!这片占地约6000平米的墓地里,长眠着360具中国志愿军和1063具朝鲜军人的遗骸。当我们达到这里时,大约一个排的韩国士兵,正在墓地除草,看到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后,一位年轻的士兵很有礼貌地查看我们的护照,了解我们此行的目的,并叮嘱:“可以拜祭,但要维护好墓地清洁!”每块大理石的墓碑旁,依稀可见枯萎的菊花枝干,让我们心底里泛起一丝暖意!可见,英勇不屈精神是能跨越国界、冲破时空的,永远值得人们哪怕是“敌人”的推崇和敬佩!

 

摄制组成员与“三八线尖刀英雄连”战士合影

摄制组成员与“三八线尖刀英雄连”战士合影

2013年10月25日晚,12集电视文献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正式在CCTV-10《探索·发现》栏目中播出了,身为编导的我感到欣慰,也有某种遗憾。欣慰的是能与观众共同分享对朝鲜战争的追忆和感悟;遗憾的是受节目篇幅限制,所采访到的500多名“最可爱的人”,最后只有一小部分出现在银幕。事实上,他们每位亲历过朝鲜战场的耄耋老战士,都是一本读不完的书,都是社会的宝贵财富。

“好风凭借力,扬帆正有时”。当今时代,“中国梦”已成为中华民族振兴的精神丰碑。铸就“中国梦”,需要我们每个人激情燃烧、从我做起,成为“圆梦”的参与者、书写者、奉献者。作为编导,我真心希望这部文献纪录片,能为弘扬民族精神作点贡献,成为促进社会进步的一叶风帆!

                                            

                

                                       (本文作者:《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编导)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精彩推荐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