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诗人走进现代
——《白居易在龙门》观后感文
/陈光忠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15日 15:02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光影传承传统

 

这是一部充满诗情画意的纪录电影。

这是一部充满人文关怀和人生关爱的纪录电影。

这是一部对历史心存敬畏、向伟大诗人致敬的纪录电影。

《白居易在龙门》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像熟悉的花圃里发现了一束奇葩。

在文化类型的纪录片制作上,颠覆了惯性思维和传统的表现手法。

众所周知,唐代是中国古典诗歌发展的鼎盛时期。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诗作不胜枚举,著名的诗人如繁星耀目。但是,最有代表性和享有“诗仙”、“诗圣”、“诗魔”美誉者,当推李白、杜甫、白居易三位大诗人。

可是,当下的诗歌仿佛处于“被遗忘的角落”。

诗坛的寂寞、诗歌的冷落和凋零的现象,是与当今拜金与物欲的狂欢,娱乐至上与急功近利的共舞,社会风气日趋庸俗、轻薄、浮躁和戾气有关。

此时此刻,中央新影集团策划了中国诗人系列纪录电影的文化系统工程。继《杜甫》后,与龙门石窟世界文化遗产园区管理委员会联合摄制并隆重推出《白居易在龙门》纪录电影。

本文作者陈光忠

本文作者陈光忠

 爱的集结和合力

 

任何一部佳作问世,离不开创作团队的优化组合。

《白居易在龙门》是纪录片人对中国文化自觉的担当和责任感的选择。

因为志同道合的爱,他们集结在一起:

参与拍摄过文化精品的蓝冰任制片人;出色经营有关历史文化栏目的李谊是总导演;在电影美学上已显功力的李雄担当摄影指导;具有专业实力的“80后”陈思莹为主创;高峰不为总裁这顶乌纱帽所累,不受“不务正业”的闲言冷语所阻,坦然欣然倾心倾力为影片“友情配音”,声情并茂,与画面融合成“最美的和声”。据我所知,高峰本人就是非常喜爱写诗、读诗和诵诗,酷爱文学创作的“发烧友”。

虽然他们在孜孜不倦的文化实践中积累了一定经验,但面对《白居易在龙门》这个题材,他们摒弃轻车熟道和因陈守旧,决意寻求新的表现视角和新颖的叙事方法。

他们拒绝喧闹与迎合,拥抱经典,逆风飞扬。

纪录电影《白居易在龙门》,给我们展示了中国文化殿堂的宏伟,诗人的尊严和诗歌穿越时空的生命力。

作品生动、鲜明、形象化解读白居易的诗歌,将口传文明和书写文明的传统诵读方式转化为现代意味的视听文明。

《白居易在龙门》之所以能够引人入胜,在于清晰的文、史、哲思路,在于用故事讲历史,用历史讲诗人,用诗人讲诗歌,用诗歌讲人性。让我们又见白居易,走进诗人的情感世界和灵魂深处。

 

紧握特点的门环

 

这部纪录片的特点和特色就是打破人物传记的框框,充分发挥光影反映历史与现实的特长,从艺术的角度,营造诗意、诗情与诗境。

1.抓住诗人的特点。盛唐诗人的诗歌创作主要着眼于感发情兴,白居易的诗歌创作是着眼于记录生活。他关心大众疾苦,为草根请命,为弱势群体呐喊。他是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2.抓住诗歌的特点。白居易的诗,题材多样,叙事、抒情、写景、讽喻……共同的风格和品位是质朴、平实、浅近真切,感人至深,雅俗共赏,接地气,通人心。

3.抓住白居易与洛阳龙门之间的情缘和渊源,构成了“典型环境中典型性格”的独特的人生故事。

4.抓住独一无二、博大精深的龙门石窟的景观与独树一帜的诗人的诗歌和他独特的个性,生活化地切入主题。

5.抓住诗歌的内核,显现诗人的灵魂和情感。白居易一生创作的诗文达三千多篇。在唐代诗坛上是首屈一指的多产作家。时长约90分钟容量的一部纪录片必须根据作品的旨意从中精选诗篇,用诗歌将他的人生故事串联起来。

6.抓住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情画意,情景交融的特点。充分发挥电影的综合艺术与技术的特长,虚实结合、形神兼备、有声有色、把跃然纸上的文字变成眼睛一亮、直击

内心的银幕中的镜头。

 

找到与诗人风格“对号入座”的表现形式

 

岁月如歌。白居易的不朽名篇中的许多诗句,依然活在当代,至今被人们记住,传诵和广泛使用。如:《赋得古草原送别》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长恨歌》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琵琶行》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的作品有极强的画面感、音乐感、故事感和细节感,情浓意深,耐人寻味。

《白居易在龙门》智慧而艺术地将白居易的人品和诗品巧妙地同视听艺术的特点紧密结合,采取旁白的娓娓道来,对诗文的深情解读,以及画面的审美呈现和配乐衬托的展现形式;有特点、有重点、有亮点地反映白居易鲜为人知的情感和他独特的生命历程。

影片不求“全面”,而着重讲白居易晚年在洛阳的生活状态、情感变化,简练地回望他坎坷多难,如“过山车”跌宕起伏的命运以及他特立独行的个性,让我们看到一个知识

分子的历史厄运和人格力量。

影片从龙门石窟的大佛的双眼切入,引出白居易的不同寻常的精彩人生故事。作品的结束是伟大诗人的灵魂在这块热土安静地栖息并绽放异彩。首尾呼应,意味深长。

 

此爱绵绵无尽期

 

影片从白居易在龙门石窟说开去,以历史感氛围的精致画面回望诗人的沧桑人生,也展现了“学而优则仕”的古代知识分子的生存困境和坎坷艰辛的一生。

“性格决定命运”。天生清高傲骨,少年就能写出锦绣文章的白居易,志存高远,心系苍生,关切国事,为宰相武元衡遭暗杀直言进谏,却遭朝廷奸臣暗算,被贬降职,戴上“越职言事”的罪名。白居易锋芒毕露的才华和敢于说直话的“一根筋”的性格,招致“羡慕嫉妒恨”的冷眼与冷箭,特别是朝廷中权势的反感和排挤。诗人的仕途充满荆棘和陷阱,多次上上下下,从长安到杭州……辗转南北。影片通过诗歌的抒发情怀,表现了白居易为民、为人、为文、为友、为爱情的感人细节和故事。白居易曾经无言结局的苦恋;他与“谊同金石,爱等弟兄”的莫逆之交的元稹,共同开创了“元白诗派”。他有感于唐玄宗、杨贵妃的爱得你死我活,爱得轰轰烈烈的悲剧而写叙事诗《长恨歌》;他关注草根生活,关心民生疾苦,通过《卖炭翁》这首诗歌对统治者掠夺老百姓的罪行给予有力的鞭挞;他写《琵琶行》,真情而真诚地把被压抑的正直的知识分子和被侮辱、被害的乐妓、艺人视为知心、知己与知音。白居易当时从长安贬到九江的痛苦心情与琵琶女弹出哀怨的乐曲而心灵共鸣……影片用景物的折光,用委婉的音乐,用带有人情味的解说,带入诗的意境,呈现诗人的心境。让人们感到“画中有诗”、“画中有情”、“画中有人”,画中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拨动心弦的“画外之音”。

 

最美不过夕阳红

 

最美不过夕阳红。结束了近二十载的仕途生涯,五十八岁的白居易正式退居洛阳。诗人将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时光留给了这片土地。垂暮之年,修建香山寺,自号香山居士。表面上白居易活得潇洒自在,以醉吟为乐,其实他的内心世界还有许多苦涩的爱。诗人与生俱来的激情和同情心是无法昏醉的。诗人的眼睛容不得不平的“沙粒”。七十三岁的他,为了解除舟民往来的风险,四处游说筹募资金开凿龙门八节险滩并写下了“七十三翁旦暮身,誓开险路作通津”的诗句。

这是多么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人,真实的细节凸现了诗人的人格魅力。

白居易的诗歌可贵和感人之处,他不是旁观的“作秀”,不作无病呻吟的“多情”;而是真情实感地直面人世间的苦难。如:“嗷嗷万族中,唯农最辛苦”(《夏旱》)——白居易写下“自问是何人”的对比慨叹。借用鲁迅的话是“无情面地解剖自己”;把自己的生活与农民的痛苦对比,发自肺腑的灵魂叩问和愧疚的“自问”,这在封建士大夫中堪称“稀有金属”的品格了。

可惜在这部佳作中疏漏了艺术对比的这一笔。这仅仅是我感到的一点点遗憾。

七十五岁的白居易,终老于龙门石窟之旁。

白居易和他的诗,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

 

p

强大生命力的古典文化

 

《白居易在龙门》用光影激活中国古典文学,成功地制成白居易诗歌普及本的电影版,它的价值和作用,将与时俱增。

影片带来的诗意和审美享受,会令人们产生去洛阳龙门石窟文化旅游的向往和愿望。

然而,在当下流行“闪婚”与“速食”,低头哈腰地玩手机与敲电脑的年代,又有几人有耐心捧着书本阅读,又有几人乐意去看文化类型的纪录电影?

但是,在这分众的时代,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舌尖上的中国,回味因人而异。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依然占绝大多数。面向心灵,贴近泥土的古典诗歌依然活在当代,活在我们心底。

《白居易在龙门》这部有文化内涵、思想启蒙、艺术含量和审美品位的优秀纪录片,决非当下那些猎奇、胡闹、搞笑的节目所能比拟的。

因此,《白居易在龙门》一定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粉丝……

 

 

(本文作者:中国新闻社原副社长)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精彩推荐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