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为我打开一扇思考的大门
——关于文献纪录片《战友》的思考
文/高宇伽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1日 11:02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本文作者高宇伽

本文作者高宇伽

在中国纪录电影史上,文献纪录片以其思想性、文献性、历史感和独特的文化品质吸引世人的眼球。文献纪录片是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影像档案,有人将它比喻为“国家的脸面”。它在记录社会历史进程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反映出主流意识形态的特质,因此,在观看一些珍贵影像资料的同时,我们也可触摸到社会思想趋势和时代文化思潮,其价值的凸显是以民族的根本利益为基础,以现代化的发展为参照,重新审视本民族的文化,在对民族文化的反思和批判中发掘其优秀的内核和传统,在民族文化和世界文化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

 

大型文献纪录片《战友》,恰恰就是把握了这样的历史维度、宏观思路以及文化定位,为我们呈现了新中国领袖们的心路历程和他们的情怀、思想、足迹以及特性。导演将本民族文化的精华素材,通过对资料的二度创作聚集在一起,并集中用电影艺术的手法来表现,使得相关的历史伟人的形象在今天看来,不仅依然是那么的生动鲜活,那么的平易近人,而且也体现出发掘本民族文化中优秀的内涵,表达了对时代关注的心声。

在接触到《战友》之前,我对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三位伟人的了解是相对抽象的,还处于天安门城楼上悬挂的巨幅画像,新华门前“为人民服务”五个烫金大字,相关书籍中的黑白照片以及为了追赶时髦在胸前佩戴的毛主席像章。五年前我有幸开始参与大型文献纪录片《战友》的制作,成为主创团队的一员。一路走来的坚持与辛苦,求索与创新,不仅积累了很多专业相关方面的知识与技巧,而且也丰富了历史学识,更是为我打开了一扇思考的大门。

 

关于寻找历史素材的思考

 

《战友》一片的文献历史素材量是巨大的,除了新影厂影资楼里海量的视频素材之外,还有遍及祖国各地挖掘寻找出来的大量历史照片。毫不夸张地说,影片里的主要人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三人的影像资料,如果不间断地看,至少要看上三年。如何从这个巨大的素材资料海洋中,选出适合编辑《战友》叙事风格的历史资料画面?这个问题对于介入素材资料库之初的我并没有仔细揣摩和思考,以至于在素材资料整理初期走了很多的弯路。

起初,我先将所有关于三位国家领导人的视频素材全部登记下来,然后从库房调出翻录好的磁带进行观看,一边看一边将每一部素材片中出现领导人画面的时码进行记录。这样的工作方式在持续了几个月之后,我忽然发现光记录本就记录了七本,而且还只是巨大素材量中整理的一小部分。可想而知,在之后的素材资料二度筛选时,将会面临多么大的工作量,而且能用的画面也未必会有很多,这样做既费时又费力,最后收效也会甚微。

如何科学整理资料以便于下一步工作有效快速地展开?带着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我找到了总导演艾辛。她认真地听取了我的资料整理工作阶段总结之后,给了我几点建议。首先,把已经整理好的记录本中的视频素材进行分类,比如会见外宾、国事访问、谈话交流、宴请宾客、巡视出游等,然后再对这些分类的视频素材内容进行初步筛选,细化到景别,如:远、中、近、特、推、拉、摇、移等。从这些景别中比对相同或相似的画面,再挑选出画面质量高的素材,最后选定适合编辑的画面进行记录。按照这种思路筛选出的画面,既符合编辑的需要又能突显资料珍贵之价值。

在观看视频素材的过程中,也让我收获很多。比如素材片《十里长街送总理》,片中珍贵的素材画面以彩色制式呈现在我的眼前:清晨,人们自发走上长安街,默默地肃立在街道两旁,每一个人脸上都非常的凝重,他们注视着总理灵车驶来的方向,或眼中的泪水悄然滑落脸庞、或俯首捂嘴啜泣,为的是最后送总理一程……看到这些画面我的心中不由地一紧,这是一位可亲可近、深受人民群众爱戴的好总理,生前他鞠躬尽瘁地为人民办实事谋福利,处处替人民群众着想,一心一意地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无私贡献,他的品格如此高尚,让我心中肃然起敬。这些素材画面深深地震撼了我。

激动之余我找到了导演进行沟通,觉得这样弥足珍贵的画面,人民群众这样自发地表达对一代伟人深切的情感,在《战友》一片中应该可以很好地运用。但导演的观点却让我从感性的角度回到了理性的高度。她说,这样的画面即使再珍贵,也不能简单地拿来为之所用,因为《战友》是以故事片的手法来进行讲述的,这样凝重的画面,早已有了属于它自己的特殊定性,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将素材画面进行有机的二度创作,给历史素材注入有故事的、新鲜活力的,能为人物性格添彩的属性。

通过这次沟通,让我重新认识到了素材整理的科学性与合理性,而导演的观点在后来制作影片的过程中得以不断地实现。比如,在片中,朱德建国后重回井冈山的画面大家都耳熟能详了,导演通过朱德回井冈山参观革命博物馆时的主观画面,在他仔细观看展柜中伍若兰的照片时中推近,由此引出了他与革命烈士伍若兰之间的爱情故事。这看似简单的定帧与推近,恰恰能够将本来与爱情没有任何瓜葛的素材,有机地进行了二度创作,让观众体会到耳目一新的感觉,拉近了他们与伟人之间的距离。

由此我也总结出了一个观点,素材不在于多,而在于怎样巧妙地把握好它,与影片有机地进行结合。这样的细节在《战友》一片中还有很多,还有一些段落的故事是以现有的真实素材,在导演即兴的编辑下,与影片完美相结合的。

在讲述国民党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这个段落中,我在整理素材画面时,惊喜地发现有一段国民党官兵押解囚徒审问犯人的画面,而这组素材画面恰恰又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历史背景完全吻合。在导演的剧本中起初并没有涉及到该段画面的相关讲述,我将这段素材画面给导演看,她看后沉思片刻便立即决定,为这段画面进行即兴创作解说词,有机地将素材画面进行利用。

记得导演当时的观点是这样表述的:如果素材画面弥足珍贵且符合影片故事的需要,那么就会让解说词为画面服务,这样融合的效果既真实震撼又恢弘豪迈,不仅丰富了影片的视听语言,而且升华了素材的价值。

正是这种把握素材的思路,贯穿了《战友》一片的始终,不仅真实地还原了历史镜头素材,而且足以见到导演的匠心独运,对资料的准确把握和二度有机创作运用,而这一思路也成为《战友》一片的亮点之一。

《战友》一片中运用了大量的历史照片与时代背景资料画面相融合,这是灵巧活用历史照片来讲故事的一个创举,是艾辛导演文献纪录片独特的一种创新表现方式。比如:片中讲述杨开慧在被捕后,敌人对她进行劝降,而杨开慧坚决地拒绝了诱惑,大义凛然地选择了牺牲。这段故事在历史上是没有任何视频资料的,只有杨开慧的历史肖像照片。而导演巧妙地通过将杨开慧的照片从画面中快速挤掉劝降她的军阀何健的照片,来表现杨开慧坚定不移的革命选择。在那一刹那,画面活了,杨开慧这个人物也活了,这段故事也讲活了。

同样,在片中讲述到李大钊同志英勇就义的段落时,现有的素材只有一张李大钊同另外两位革命烈士在就义前拍摄的合影照片。剪辑师按照导演的要求,将李大钊的照片进行了单独抠像,然后将其一丝不差地合并在原照片上,并进行了中推出的运动处理。此时,解说词讲到李大钊同志不畏牺牲英勇就义,体现了共产党领袖的革命气概。李大钊的头像缓缓从中推出,既立体又震撼人心,强调了画面的直观冲击力,画面与解说词完美交融,给观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灵震撼和视觉冲击。像这样的照片二度有机创作,在影片的每一个细节中不断体现。对于一直坚守制作正能量纪录片的导演艾辛来说,《战友》不仅是她精心制作的一道精神“盛宴”,更是她透过表象挖掘影像内涵职业能力的升华。

 

本文作者(中)与导演艾辛(右)在进行《战友后期制作

本文作者(中)与导演艾辛(右)在进行《战友》后期制作

关于片头制作的思考

 

每当影片开篇词映入眼帘时,总会让我内心为之澎湃,为之感慨万千!回想起制作片头之初,导演为了让我们深入学习和编辑实践,也为了激发我们年轻一代人的思维,为影片注入一种年轻的能量,导演在正式进入编辑之前,让我和制作团队中其他几位年轻人一起,尝试独立制作影片片头和上半部。

“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整个创作的概念中,我们想像去模仿和借用一个个电影生产系统的艺术搭建和运用。首先,我们坐在一起看了很多经典酷炫的片头制作范例,有以历史车轮为意向表述的模板,有以历史背景画面为主的叠化片头模板等。起初我们一致认为,要想从原有僵化老套的文献纪录片制作风格中走出来,就得增添一些酷炫的AE模板,来体现《战友》开篇的宏大。最后,按照我们的思路,将八国联军的历史画面与AE酷炫的模板相结合,眼花缭乱,引出了片名——《战友》。

导演在看过我们“引以自豪”的片头之后,首先提出了一个我们都忽略的问题:别人的东西永远是别人的。她说,炒别人的现饭,拾人牙慧,我们不能照搬也不能相似,如果运用就要用更好更新的思路来表现。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做的是一部电影,而不是某一个宣传片,如果是宣传片可以做得酷炫夺目一些,电影的开篇是不可以这样来表现的。这样做虽然抓人眼球但不稳重,而且与以文献资料为主的纪录片的风格基调也不相符。既然是以文献资料为主的纪录片,那么文献资料就是重中之重,从片头中并没有很好地体现出资料的使用价值。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尝试的片头被“毙”掉了。

经过反复几次的尝试,我们均以失败而告终。原因何在?我们毕竟没有把握住内容与形式的关系要点。如何有机地将碎片式的文献视频素材与影片相结合?如何将影片的中心思想通过简短的片头来进行浓缩表现?如何让片头既不失时代潮流感又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带着种种疑问,迎来了导演正式进入编辑。起初我们同样尝试了几种片头的制作,通过反复推敲和琢磨,导演最终选定了我们都一致认为既简明扼要又稳重大气的一种开篇表现方式:画面中飘散的布制感红五星,落下之后融成“意恢弘,境博远”这句话作为开篇字幕;之后用一段文字表述了工农红军的含义;中国版图中央用动画特效将三位伟人的家乡,连成了一个三角形,三位伟人的头像从中推出;通过三位伟人的头像引出他们喜爱的三种花,分别是梅花、兰花和海棠花;为革命付出生命的烈士头像最后叠化出金色的党徽等。

导演通过这一系列元素,进行了蒙太奇组接,表现出丰富的镜头语言,又通过开篇的字幕,达到了画龙点睛之笔,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高度融合。

 

   

伟人崇高带给我的思考

 

都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对我来说这两句话既普通又不普通,在做《战友》之前,我的生活方式是简单的宿舍、办公室、食堂三点一线。这个时代经济发展的脚步飞快,拜金主义、攀比主义和权利主义慢慢地蚕食着我上大学时的梦想,信仰变得逐渐模糊,现实的残酷麻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每天囿于生存而疲惫的机械式的打拼与坚持,学习已不再是我坚持的唯一理由。

这样的状态,直到和导演艾辛的一次谈话之后才得以转变。她睿智的谈话风格以及渊博的学识深深地感染了我。与我交流了《战友》一片的构思设想之后,在她激情满怀的鼓励下,我加入了文献纪录片《战友》的制作团队。在制作的过程中,当了解到三位伟人在青年时代求知求学、积极上进的人生经历后,想想现在正值青年时期的我,是否也要为自己的人生努力积极地打拼一下呢?

片中讲述了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和蔡和森在艰苦的条件下,尽管每天都只能用蚕豆拌和着大米煮着吃,但是依然积极学习,在知识的海洋中探寻救国救民的道路,这种坚韧的精神不就是鲜活的例子和学习的榜样吗?作为年轻人的我有什么理由不坚持学习呢?毛泽东曾经激情满怀地在年轻人面前寄托着自己的期望:“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前段时间《战友》组织了几次大中学生专场放映,一位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在看完影片之后,感慨到自己的大脑如同被掏空了一样,《战友》的精神深深地震撼了他、感动了他。时光飞逝,虽然这些伟人已离开了人世,但是他们却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战友》不仅仅展示了恢弘的历史画卷、深刻的思想内涵、厚重的人文精神、经典的文献资料、隽永的文化意境、精彩的视听语言,同时也表达了对伟人们由衷的敬意,更是给当今的年轻人一种使命感的呼唤和精神的指引,为我们打开一扇思考的大门。

 

(本文作者:文献纪录电影《战友》副导演)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精彩推荐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