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去感受眼前的人物
——《异乡·驿客》拍摄有感
文/邵可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6日 15:48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本文作者邵可

本文作者邵可

《异乡·驿客》是中央新影集团摄影部承制的一档以外国人为主体的纪实性人物纪录片,它从多个角度讲述了不同国 家的外国人在中国生活的不同经历。这是一个了解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的窗口,同时也是一个透过外国人的视角了解中国的窗口,向观众展现了不同国家的外国人在中国的生存状态以及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碰撞与融合。

节目自2011年开播以来,已经制作并播出了十五集,其中有开西餐厅的比利时老板,教摇摆舞的俄罗斯姑娘,在T台上走秀的拉脱维亚帅小伙,教授前苏联歌曲的俄罗斯大妈等,通过记录这些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状态和人生故事,很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人以及中国社会在外国人心里的形象,折射出当代中国的发展变化以及开放包容,是一个“在中国的外国人”喜闻乐道的个性化展示平台,同时也为中西文化和人文交流搭建起一座桥梁。

结合频道播出要求,在节目创办之初,《异乡·驿客》的定位是“围绕人、事、情的故事线索,运用全方位多角度的记录手法展开,通过纪录片独有魅力的镜头语言讲述人物故事,记录他们的真实生活,深度跟踪记录在中国精彩的人生故事。”选题新颖,视角独特,制作精良,注重节目的真实性,利用人物口述、丰富的影像资料和适度的细节再现等多种拍摄手法来达到“记录他们的真实生活”的创作宗旨。

关于纪实性——

    要记录人物的真实生活,就要求节目纪实性强。纪实性就是利用先进的电视技术,最大限度地保持原生活素材的完整性,以及完整的现场环境和心理氛围。利用现代电视特技和摄像技术,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和镜头,拓展观众的视野。

比如在拍摄西餐厅老板莫劳的时候,我们的镜头对准了他生活的各个角落,有胡同、教室、市场、餐馆、厨房、办公室等,被采访的对象有亲人、朋友、同事、邻居、客户、顾客、游客等。我们甚至进入正在就餐的人群,进行随机采访,去问他们对拍摄对象的看法。虽然所问的问题显得突兀,但几乎所有的被访者都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最真实的回答。这样的随机采访,没有事先安排的刻意性,却具有强的纪实感和真实意味。这种真实性和纪实性的创作宗旨也一直延续在我后来参与的很多作品中。

一般的纪录片大多采用解说词,而纪实性纪录片则更多的运用同期声推动情节发展,产生影音一体的叙事结构,所以还应该运用好有声语言系统,创造出真实的生活空间,这是纪实性电视专题片不可缺少的创作手段。《异乡·驿客》通过大量跟踪拍摄、现场同期录音的方式,连续地对一个场面进行拍摄,客观冷静地将生活场面真实地记录下来,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镜头段落,不破坏事件的发展变化,以及空间和时间连贯,具有强烈的时空真实感,再现外国人原汁原味的生活形态。

 关于细节——

    人物纪录片既要有情节更要有细节,这就要求纪实情节化。根据整体构思的需要安排,适当的细节可以使人物显得更加丰满、完整,使人物生活的环境变得真切。因为真实源于细节,细节的真实就是人物的真实。细节是画龙点“睛”,纪录片中的细节含两个方面,画面语言组成的细节和听觉语言组成的细节。在前期拍摄的过程中就应该抓住对细节的表现。

在一部成功的纪录作品中,抓拍抢拍、同期声、长镜头和空镜头等手法往往是多种并用的。《异乡·驿客》在创作之初就片子的基调达成一致共识:即所有的前期拍摄都必须带有同期声和现场效果声,并且要重视记录细节。

另外,空镜头可以用于填补专题片的叙事断点,是既简练又实用的办法。拍摄诸如与叙事相关的道具、场景,具有象征性的造型、景色等空镜头,往往具有含蓄、大气的效果。此外,空镜头对人物专题片的创作也有其特殊的作用。 在一个环境里拍摄时要留意环境细节,尽可能多地拍摄空镜头,合理运用空镜头,一本书、一幅画、一件装饰、一个普通的生活用品,如果运用得当,不仅可以丰富画面语言,甚至也可以起到借物抒情、以物传神的功效。

莫劳西餐厅里的装饰就给摄影师提供了大量空镜头的素材,一排各式各样的啤酒瓶、几只大小不一的铜锅、墙上用于装饰的老广告宣传画,无处不流露着比利时西餐厅的异国情调,只要拍摄并利用好这些空镜头,就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增强人物的性格特征。

插图

插图

关于主题——

    随着中国融入世界,在中国的大街小巷,人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他们说着各色各样的语言,或者怪腔怪调的中文,逐渐融入到中国人的生活中。对于身边这些金发碧眼的大个子,人们早已司空见惯,早年看见外国面孔时的那种新奇已经不复存在。不过,毕竟在中国的外国人还是少数,很多人对他们还是不了解。也有很多人好奇:这些外国人为什么来中国,他们来中国到底做些什么呢?

“他们为什么来中国,他们来中国到底做些什么?”这正是《异乡·驿客》要告诉观众的。以人物为主体,围绕一件事,截取生活中几个片段,通过记录拍摄对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深入挖掘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外国人在中国的个人经历、生活状态和人生故事。比如像俄罗斯姑娘乐茹一样的外国人,他们来到中国,来到北京,并不是寄望于在这里发家致富,而只是单纯地希望能把自己认为美好的事物传递给远方的朋友,带给更多人欢乐,带给更多人希望。同时,在这份基于梦想的事业中,实现自己的价值,找到自我存在的意义……

另外 ,有一些外国朋友怀着对中国文化的美好向往来到中国,释放极大热情来感受鲜活的中国元素。西餐厅的异域情调、摇摆舞的肢体动感、前苏联歌曲的优美旋律、外国人说中国群体相声、拉脱维亚帅小伙标准的北京“儿”话音,这么多的中西文化在《异乡·驿客》中汇集碰撞,增加了节目的可视性、趣味性、文化气息。外国朋友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感知,启发了我们对中国文化的新思考。

关注它,实际上是重新解读中国文化传统,思考中国艺术在现代世界的意义。对于中国文化感兴趣的外国朋友和中国观众,我们愿意分享对中国文化、中国艺术的新思考。

《异乡·驿客 》正是以 “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这一个性化的视角来展示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折射当代中国的发展变化以及开放包容,反映出中国的大国胸怀:开放、宽容和自信。

关于摄影——

     从无到有,《异乡·驿客》已经走过了三个年头,不仅为摄影部培养了自己的导演团队,而且锻炼了大量年轻摄影师的实战经验,目前正在筹拍第四季、第五季,我们相信未来节目会受到更多观众的认可。《异乡·驿客》是我加入新影集团摄影部以来,在参与了国庆六十周年庆典和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的摄影任务之后,再次被部门领导委以重任。在前辈摄影师的指导和帮助下,我从一开始就参与到样片拍摄,在节目顺利播出第一季并步入正轨之后,我又参与了第二季和第三季的拍摄,摄影部领导和前辈对我的信任既是压力也是动力,让我对待每一个镜头都不敢怠慢。 

纪录片摄影师不能是一个旁观者,不能只专注于镜头内的世界,要沁入感情,观察被摄者的生活细节,了解他们的生活背景、性格,互相有情感上的交流,就像一部影片有导演风格一样,摄影也要形成自己的画面风格。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方法去观察,描述,记录世界,尤其是主观镜头,甚至要与拍摄对象融为一体,与被拍摄者一样思维,一样呼吸,一样喜怒哀乐,通过主观视角表现人物内心活动,用他们的眼睛去观察世界,体会他们当时的心情,洞察他们的世界,感知他们不同的人生经历,从而为纪录片创作积累丰富多彩的故事线索。同时要关注人物鲜明个性、典型事件,使得事件的发生发展脉络具有合理的延续性。

一个用心感受生活的人,才能够看到生活的本质。纪录片摄影师必须将自己投入其中,用心去感受眼前的景物、人物。摄影师的所有情感都会通过他所拍摄的画面一览无余,有激动、有怜悯、有冷静,也有慌张、空洞和麻木。一个仅将拍摄当作技术工作的摄影师是不可能完成纪录片拍摄的。技术对于纪录片的摄影仅仅是基本的门槛,在拍摄时,技术上的判断必须是下意识的,摄影师的注意力必须放在对被摄物灵魂的捕捉上,失掉了灵魂,画面是苍白的,技术的完美也挽救不了这种苍白。纪录片摄影师必须随时保持高度敏感,对杂乱的现实做出即时的挑选反应,并且传达出意义。这也是我作为一名纪录片摄影 师需要一直去探索的路。

(本文作者:《异乡·驿客》摄影师)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精彩推荐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