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集大型文献纪录片《大三线》导演手记
总撰稿 王家乾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9:37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1985年,我十岁。这一年的九月,校园里的野草经过一个暑期的疯涨,淹没了整个操场,像往年一样开学第一件事就是集体拔草。就在分配任务的时候班主任齐老师带着一对袁姓双胞胎兄妹来到操场。她介绍说,这是刚刚从外地转学过来插班生,以后就是我们班的学生了。拔草的过程中,孩子们很快就熟络起来,大家知道他们是从贵州六盘水转过来。六盘水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国三线建设重要的煤炭基地,当时我父母所在的开滦矿务局派出了大量技术骨干前去支援六盘水的建设。二十年后,当年的三线建设者很多选择落叶归根,返回开滦。从那时起,六盘水作为一个遥远的神秘所在便烙在我心里了。

2015年1月23日,六盘水的大雪远超出我这个北方人的想象。作为中央电视台十集大型纪录片《大三线》的总撰稿、导演我参加了在六盘水举办的开机仪式。那一刻,我想起了多年不曾联系的那对袁氏兄妹,不知道现在他们是否还记得这座城市。

大三线的拍摄分成了两个组,西南组和西北组。我被任命为总撰稿兼西北组导演。在未来的两个多月里,我将转战二十多个城市,行遍中国的西北角。

 

 

襄阳:一座城和四家三线企业

我们西北组拍摄的第一站是古城襄阳,在这里我们重点采访拍摄了四家企业,按拍摄时间顺序是卫东厂、江华厂、江山重工、中航航宇。拍摄期间,我们还奔赴了他们老厂,南漳县和老河口进行取景拍摄。四家三线企业中,卫东厂和江华厂是小三线,其他两家是大三线。两家小三线企业都已实现了民营化改制。江华厂的拍摄较其他几家要顺利,这要感谢他们豪爽而谦逊的老总曹国斌和宣传部长骆阳。

江华厂总装车间至今仍留在南漳的大山里,拍摄期间,摄制组突遇大雨。也许是天公有意成全,雨中的江华厂更显沧桑之美。在成片中,雨中江华厂的镜头多次出现,为本片增色不少。最难忘的是还是回到襄阳后和洛阳部长雨中吃小龙虾的畅快。

事实上,襄阳不是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是西南和西北,中部地区如河南和湖北主要以小三线——省属军工建设为主,这对今天襄阳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是有利的。其他很多因三线建设而崛起的城市由于产业结构单一,地方对企业依存度过高,在进行产业结构升级的时候异常艰难。例如潜江对江汉油田的依赖,汉中对陕飞的依赖。

 

 

孝感:一座因三线调迁而崛起的城市

2015年7月1日,结束了襄阳的拍摄行程后,西北组赶赴孝感继续拍摄。与襄阳不同,孝感不是三线建设基地。孝感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因三线调迁才和三线建设结缘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西部大山里的三线企业陷入了困境,自然灾害、信息闭塞、教育与医疗条件落后让三线企业人心浮动。为解决三线企业的实际困难,国务院三线建设调整改造规划办公室成立,三线返程之路由此开启。

三线返程之路可以说铺满荆棘,当时,大城市不愿意接收这些产能落后的企业。不过,时任孝感市市长的邓昌德却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他大力引进三线企业,先后有航天066基地、兵器部238厂、电子工业部4404厂和地质309大队落户孝感,孝感一跃由一个农业小镇转型为新兴工业城市。孝感的拍摄可以用意外惊喜来形容,原定孝感只拍摄4404和309两家企业。由于在孝感拍摄时间比较充裕,于是又增加了238和066基地,这次临时起意后来证明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在这两家企业拍摄到了大量有价值的素材,这两家企业的故事和人物在片中出现的频率是非常高的。孝感拍摄期间,摄制组还先后赶赴宜都和远安拍摄相关企业的老厂址。这里面特别要提一提宜都向阳山里的238厂老厂。这是一个三线厂标本式的遗址。整个工厂位于群山怀抱之中,是对当年毛泽东“依山傍水扎大营”指示的完美执行。现在厂区虽然已经废弃,但居民区、电影院、车间保存完整,车间顶部的五角星在夕阳的照耀下依然熠熠生辉。最有意思的是半山腰的赤云洞,当年238厂按中央指示想把整座工厂建到山洞里面,至今山洞内的办公室和车间依然保存的很完整。

 

 

潜江与涪陵:一场跨越时空的历史重演

大会战是上个世纪国民经济建设中经常会用到的词。江汉油田就是大会战的产物。三线建设初期,国家从大庆、玉门等地抽调大量工程技术人员到江汉平原开发建设江汉油田。我们到达江汉油田的时候,江汉人正兴致勃勃地谈论昨天企业老总在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中的表现。彼时,江汉油田抽调了大量骨干技术人员远赴千里之外的涪陵开发页岩气。30年前,江汉人开发江汉油田作为国家机密是悄无声息进行的,今天作为将改变我国能源结构的页岩气开采,江汉人的这次大会战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关注。潜江拍摄期间,我们还专程赶往荆州江汉油田四机厂。离开荆州我们赶往热火朝天的涪陵焦石坝拍摄正在参加会战的江汉人。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一种跨越时空的精神传承与对话。50年前,江汉就如此般开发建设了江汉油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像很多油田一样江汉人也遇到了资源枯竭,企业效益下滑的困境。走出去,寻找新的机会,这是过去二十多年江汉人的主旋律。直到涪陵焦石坝页岩气的发现,才让江汉人看到重塑辉煌的希望。50年后,江汉人又以大会战的方式在涪陵开启了新的征程。

 

西安法士特:一个人和一个企业

法士特就是原陕西汽车齿轮总厂,2001年改制后更名法士特。这是我采访几十家企业里个人烙印最深的企业。这个人就是原法士特董事长李大开。李大开上个世纪70年代初进入法士特。是陕西汽车齿轮总厂自己培养的干部,上个世纪末,工厂曾一度陷入绝境濒临破产,李大开临危受命力挽狂澜,不但扶大厦于即倾,还带领这家企业连续十年产销量位于世界第一。在法士特拍摄期间,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协助我们拍摄的司机。出于礼貌,多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提前十分钟在酒店门口等司机出发,在法士特,我的这个习惯打破了,因为我发现,无论我起多早,司机师傅总会在酒店门口等我。后来我和师父说您不用来这么早,我个人有早起的习惯。师父说不行厂里有规定,永远不能让客人等司机,后来我说早餐券富裕,您别在外面吃早餐了,和我们一起吃吧,师傅也委婉地拒绝了。他说企业规定很严,但是李大开带头遵守,我们每一个员工都心悦诚服,自觉遵守。有人说,一个企业领导人是什么性格,企业就是什么性格。华为如是,法士特也如是。

 

汉中点将台结束拍摄行程

汉中陕飞是我拍摄的最后一战,可爱的王大全台长让我终身难忘,花果山的三线人墓地充满悲壮与沧桑之美。再见,祖国的西北大地,两年后,我们将为全国人民呈现一部可歌可泣的三线史诗。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