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手记
《众病之王》:学会接受与面对
陈东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1日 10:06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压力大的时候,会做一种梦。梦中身在各种高处下不来。有时是在很高很陡峭的岩石上,有时是要走那种悬挂在楼体外的楼梯,还有时是电梯极速下落。自己分析,这可能和上小学时从山上滚下来过有关。可有半年多的时间里,梦的内容是自己得了癌症。那是从开始做这套片子开始的,我做的是第七集,众病之王——癌症。

爷爷就是因为得了癌症去世的,他走的时候,我还很小。他的容貌我已经不记得了,可是还依稀记得,家里人给他抓蛤蟆,大概是哪里听来的偏方吧。蛤蟆怎么用了给他吃了么还是用作了它途?也是不记得了。现在,我坐在这里写这篇导演手记,我才意识到,在爷爷去世的前一年,也就是1978年,科学家才知晓癌症发生的真正原因。这距离古埃及医生印和阗在他所著的医学典籍里,对乳腺癌做最早的记载,已经过去了四千年。

四千年前,印和阗对乳腺癌的治疗方法,只写了简短的一句话,“没有治疗方法”。今天,乳腺癌癌症患者的术后5年生存率,大概可以达到达到83.2%。而这种进步,其实都是在近200年间取得的。

在做这个片子之前,我并没有去真正了解过癌到底是什么。只是知道恶性的肿瘤就是癌。

那么癌到底是什么?癌就是我们身体内,一部分变得异常聪明、顽强、狡猾、邪恶的细胞。

癌就是细胞的无限增殖。正常的细胞,分裂60次左右就凋亡了。可是癌细胞,可以由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无数;它不仅在一个地方发展,还会游走到全身;它的组织越长越大,能在自己的周围搞出血管,用以疯狂攫取营养,满足癌细胞的增殖需要,最后导致宿主死亡。

疯狂的不死的细胞,这是1951年的发现。

1978年,美国科学家毕晓普和瓦尔莫发现了癌细胞获得永生能力的秘密,原癌基因的变异(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去看片子吧)。简单说来,就是我们的基因会随着细胞的分裂被复制上亿次,每次分裂复制都有出错的可能,就是变异。而其中有200多种基因(原癌基因),一旦在复制过程中发生了变异,那就有了患癌的可能。

晒太阳多了有可能变异,被核辐射了有可能变异,吃了发霉的花生有可能,老喝热汤有可能,被病毒感染了有可能,你还抽烟喝酒?很不幸,那就具有高度可能。只要细胞还在分裂,就有罹患癌症的可能。

因为基因的变异和组合不一样,所以每个人的癌症都是独一无二的,医生只能根据其共性去进行治疗,可是它的特异性会让每个人的治疗效果都不一样。

当然,不是所有的原癌基因的变异都发展成了癌症,因为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有杀死癌细胞的能力。可能有一些癌细胞,还没等组织成队伍,就被消灭了。可是,总是有一些癌细胞,狡猾到会把自己伪装成正常细胞来逃避免疫系统的攻击。当医生对它用药时,它还会继续变异让药物无效。

这就是,自己要杀死自己,千方百计。在生物演化学界有一种观点,人类的这种自杀行为,可能就是种族繁衍需要,让完成了繁衍行为的人类死亡,把生存的空间和资源留给下一代。

所有的多细胞生物体都有患癌的可能,从老鼠、到恐龙。发现了原癌基因的毕晓普先生说,人类在患癌方面和别的动物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不同是,我们治疗癌症。

从四千年前的没有治疗方法,到一百多年前医生拿起手术刀来切除癌变的组织,到今天科学家对基因进行编辑来对抗癌症,癌症治疗已经有手术治疗、放疗、化疗、靶向治疗、激素治疗、免疫疗法等众多手段。癌症的术后五年生存率已经有36%,部分患者可以带癌长期生存。

尽管这只是很小的胜利,但让我们有了展望未来的可能。而我和我的同事们,在经历了无数次推翻重来的修改中,也终于让这部片子呈现在观众面前,让大家看到这种进步,这也应该算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吧。

通过拍摄这个片子,我认识了癌症。看到了患者、医生、科学家在研究和对抗这种疾病的过程中所作出的努力,并一起感受了他们在绝望与希望之间的沉浮。由此学会了接受与面对(也许只是我以为),不再做有关癌症的噩梦,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谢谢接受我们拍摄的医护人员和患者,谢谢给予我们建议的专家,谢谢所有践行的科学工作者,是你们给了我勇气。谢谢大家。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