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岁月留住记忆 —— 第五集《造福》创作手记
导演 刘国轶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9日 12:18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每一部纪录片的选题都不是唾手而得的,每一部纪录片的完成都困难重重。绝大多数纪录片人的收入不高,依然坚持在这个行业的人都有各自的原因。于我,除了享受创作的快乐、自我的成长之外,也因自己的工作能够给他人和社会带来一点积极的意义。

《在影像中重逢》第五集《造福》主要讲述70年来人们在衣食住行方面的各种变化。其中我们采访了多位专家、前辈。在采访中感受到人至老年,自己曾经的工作能够引起别人的关注、得到承认,并且能够讲述出来,是一件重要的事、幸福的事,何况又是在建国70周年这样重要的历史节点上。

张中和老人是原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的老专家,今年96岁。是我们这次拍摄中年龄最长者。他是新中国建立之初北京龙须沟工程的重要设计、施工人员。在影片中有一张合影的镜头,照片上一共五个人,最中间是50岁左右时的张中和老人,最左边是沈从文先生,最右边是周有光先生。他和张家四姐妹(张元和、张允和——周有光之妻、张兆和——沈从文之妻、张充和)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前采中老人思维清晰、敏捷。但当我们正式采访的时候,他是从自己的出生讲起的,尽管我中间几次婉转地提醒,他都能严丝合缝地回到我打断他之前的句子上去。我至今都没完全弄明白他是因为紧张,还是倔强地想讲述自己的一生。我后面没有坚持打断他。如果我们的摄像机能让他有这样的释放,能够让他讲完之后内心更舒适,这又何尝不是我们拍摄纪录片的意义。

庄唯老师是新影老一代摄影师,今年90岁。在几次战争中都拍摄过,跟拍过三代国家领导人,为中国的纪录影像留下了许多无比珍贵的资料。如果我们国家将来有功勋摄影师这项荣誉的话,应该有他的一份。纪录片《为了人民健康》在庄老的拍摄生涯中不是重点,他只是九名摄影之一。现在九名摄影师健在的还有两位,他是唯一还能回忆讲述的。无论在前采还是在正式的采访中,庄老更乐于回忆的是他对这个国家更有意义的记录与贡献,那些回忆中,有国家记忆的更多宝贵瞬间,我们应该找机会、找时间,去继续完成这个工作。

刘永恩老师也是新影老一辈的摄影师。今年74岁。纪录片《自行车的王国》中的镜头80-90%都是抓拍,非常精彩。但对他而言,这只是他职业生涯中微不足道的一笔。他1975、1978年两次随中国登山队登珠峰,并且留下了宝贵的纪录影片《登上世界最高峰》。因为他过去的英雄与强壮,得过中风后的他不愿意见朋友和同事,所以我们这次能够采访到他非常难。经过种种努力后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觉得对《自行车的王国》这个片子也没有什么特别可以说的,分别的时候他还一直说,“别拍了,咱们别拍了!”但是在正式拍摄的那一天,我们发现老人提前已经帮我们选择了拍摄的地点,哪里光好,哪里的背景环境更生活化。他还选择了一个健身器材的地点,在那里,骑在自行车的健身器上,一点看不出病痛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遗憾因为篇幅的关系这段内容没有用上)。

不仅如此,他津津有味地回忆起了许多拍摄自行车时的细节,许多时候不用我们提问。和庄唯老师一样,刘永恩老师还给我们讲述了许多他记录过的珍贵影像中的国家记忆。整个拍摄的过程当中都能够感受到老人的愉悦。

我们为他感到高兴。但是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刘老师最想接受采访的,其实是他拍的《登上世界最高峰》这部影片。

邓在军导演,是电视台老一辈文艺部的领军人物。我们拍摄邓在军导演是想请她讲述1983年电视台第一届春晚的细节。当年黄一鹤、邓在军两位导演了198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当我第一次联系邓导的时候,邓导表达的是,她认为把1983年的春晚定位为电视台第一届春晚不够准确,实际上1979年她和杨洁导演(电视剧《西游记》导演)共同导演制作的《祝酒歌》是电视台第一届为春节制做的电视联欢晚会,由于当时电视没有1983年普及,也因为当时还没有叫《春节联欢晚会》,所以许多人不知道。她非常想把这个内容在拍摄中讲述,对杨洁导演的在天之灵也是一个告慰。非常对不起邓导的是,我们虽然录制了这段内容,但是因为影片时间和空间的局限,不能够展开讲述这段历史。但无论如何,邓导的这段讲述会让我们对春晚有更深入的认识,这段影像也会留下,会让其他导演和电视文艺的研究者们增加一段内容的探索。

如果说我们前面提到的都是一些有特别成绩的人们,那么当我们接触到北京市百货大楼的老员工时,他们作为普通人被关注时的讲述更是一触即发。他们动情地回顾了在百货大楼工作的点点滴滴。从90岁的李祥君师傅讲述自己作为第一批500人百货大楼元老的骄傲,到顾轶师傅回忆自己当年每天下班时清点的钱数能和会计核对上那一瞬间的喜悦,到陈雅华师傅回忆外地顾客到北京市百货大楼买商品时的心情,到大家一起回忆张秉贵师傅。整个下午情绪饱满得不忍打断。到第二天拍摄的时候,陈雅华师傅说她昨天整整一宿没睡,特别激动,在夜里回顾了自己的一生。

唐主任是北京联通和我们接洽的宣传部门负责人,帮助我们拍摄纪录片《喂,您好》中的相关内容。了解了我们想拍摄的初衷和内容后,他很感慨。再次见面时他说,人民电信的工作是应该站在社会发展的角度上去思考的,过去许多时候我们站在了如何盈利上,如何办理各种套餐来多挣钱。他决定用《喂,您好》这部1990年的纪录片在北京联通的大会上放映,用此资料片让大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本片的另一位导演李浩皎,80后,一次动情地和我说:“刘老师,咱们这次虽然困难重重,但是能见到这些前辈和他们交谈,感受他们的魅力,我就觉得都值了!”

是的,如果我们的拍摄还能给他们的晚年生活带来些许的抒发、释放与快乐,我们的这次拍摄也值了。

这部纪录片整整做了三个月。三个月来,作为女儿,父亲生病我没能回家探望;作为母亲,我没有怎么照顾女儿香香;中秋节、国庆节两个节日也没能和家人踏实、安静地度过。现在想想,唯有上面的这些感受能让我的内心有些许的安慰和坦然。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