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光论长短 ——《在影像里重逢》第三集随笔
导演 王欣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9日 13:01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在影像里重逢》是个急活,周期紧张——这是我接到任务时的第一想法,并且贯穿了整个创作过程。

我负责的分集主题是拼搏,且不说主题内容,单是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梳理新中国成立以来拼搏的故事,这件事本身就挺的。然而,刚进入节目组时的我,还不知道,这短短周期之内,我却感受了一段悠长的时光。

拍摄的第一站,我见到了本集最年轻的嘉宾,江珊。她曾出现在1998年记录抗洪救灾电影《挥师三江》中,那时,她刚刚6岁。199881日,她所在的村庄被淹,她在洪水中紧抱住树干,经历了生死一夜。那一年,我正在读高中,对江珊被救的新闻画面印象深刻。二十多年过去了,她变成了什么样,过的怎么样,我也十分好奇。

采访之前,我小心翼翼,一是因为我无法想象一个6岁时就经历生离死别的女孩,如今会是怎样的状态;二是我们是众多媒体中第一家成功约到江珊采访的媒体,不提往事,是江珊接受采访的唯一条件。然而,江珊给了我惊喜。

站在我面前的江珊,是个活泼热情的女民警。开机之前还在跟我讨论一早的妆容捯饬得有点过头,担心上镜不美丽。当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她的体贴,她总是特别主动地帮助别人。至此,我一颗忐忑的心放下了——时间总是能抚平伤痛,但是时间又不会带走曾经的感动,那双在洪水中向她伸出的大手,不仅救了她的命,还为她埋下了温暖的种子。这颗种子在二十年的时光里,发芽长大。当现实的江珊在我们的片子中与二十多年前的她重逢时,我在监视器前竟有些动容,匆匆的几秒钟画面,却是温暖的二十年。

拍摄的最后一站是杭州。我要去寻找一位参加过中国首次南极科考的老队员。他叫杨关铭,是中国首次南极科考最年轻的队员。出发之前,通过微信,杨关铭向我提了个建议,他想多联系几名老队员。对于这个建议,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一到杭州,我们直奔杨关铭老师所在的海洋二所,这也是中国首次南极科考的主要组织单位,很多队员都来自这个单位。

杨关铭老师是个典型的理科男,非常严谨,一看见我就说,他联系了十一位队员,但是由于年岁都大了,究竟有几位能如约前来,并不确定,但是最少能保证来五、六位。

第二天一大早,约定时间还没到,老队员们陆续前来,杨老师忙着招呼,我躲在纪实摄影机的后面不停地数人头,还没等我认全,杨老师就激动地跑过来,跟我小声念叨:没想到,都来了,十一位,都来了。我自然是乐不可支,难坏了摄影老师,人数超出预期很多,嘉宾已经都到了现场,再换来不及,于是就出现了片子里杨关铭老师蹲在人群中看片子聊天的场景。这本是无奈之举,但是我却莫名地感动,看着杨关铭老师蹲在一群老爷子中间,仿佛又回到年轻时的样子,那时他还是20岁的青年,跟随各个领域的科学家一起开启一段意义重大却前途未卜的旅程。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老爷子,其实动辄都是各个领域的首席科学家。听说有摄制组来采访三十五年前的往事,他们纷纷赶来。一屋子八零后,聊起当年的种种,依然印象深刻,思路敏捷。他们就这么聊着,有的人蹲了一上午,有的人站了一上午。

这个场景在最终的成片里只呈现了短短几十秒,但是南极科考对于他们来说是五个月艰苦卓绝的奋斗,是三十五年念念不忘的时光。

恭送最后一位离开的陈时华老师时,我问他怎么来的,他非常自然地回答:坐公交车。一位八十二岁的鸟类学专家,走路还要小心拄着拐杖的老人,在杭州仲夏的中午,婉拒了我们要用车送他回家的请求,他怕打扰我们之后的行程,他不好意思。周期紧,整个拍摄过程都像打仗一样紧张,但是在那一刻,看着老爷子的微笑,我突然觉得透过树叶的阳光都从容、温和起来。

时光,很微妙,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让人感觉紧得发狂,有时候又让人情愿停在那里肆意地感受,感受新中国一路走来的种种,感受在这种种背后,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