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集纪录片《交大西迁》7月13日-16日CCTV-4《国家记忆》20:00播出 央视频APP每日17:00全网首发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4日 10:23 | 来源:CCTV国家记忆 | 手机看新闻


四集纪录片《交大西迁》7月13日-16日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国家记忆》20:00播出,央视频APP每日17:00全网首发,敬请收看。

第四集扎根西北 点击观看视频

西安交通大学图书馆

西安交通大学图书馆

西安交通大学的老图书馆,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馆舍规模当年居国内高校之首。这对充满青春活力的学子塑像,从建馆那天起就伫立门前,至今仍能让人联想起“以机电为主,向科学进军”的沸腾年代。

万百五和妻子黄德琇

万百五和妻子黄德琇

1958年9月8日,万百五夫妇带着两个孩子坐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这也是交通大学大规模西迁的最后一趟专列。此时的交通大学西安校区,仅仅经过3年多的建设,就已经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规划最为合理的大学校园。

西安交通大学实验室

西安交通大学实验室

这组数字说明了与上海校区相比,西安校区实验室规模的变化:1958年,热处理和金属实验室,在上海校区300㎡,在西安校区达3500㎡;压力加工和铸工实验室,在上海校区1400㎡,在西安校区达3800㎡。西安校区实验室总面积几乎是上海校区的三倍之多,条件和环境在当时更数一流。如铸工厂的通风设备为全国第一,全部实现了自动化。

草棚大礼堂

草棚大礼堂

这张草棚大礼堂的照片,记录了交大人最难以忘却的时刻之一:阳光透过草间缝隙洒入会场,师生们聚精会神地聆听着学校的发展规划。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和条件下,西迁人克服种种困难,艰苦创业。

交通大学校刊头版

交通大学校刊头版

1959年7月31日,国务院决定:交通大学上海、西安两部分分别独立成为上海交通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事实充分说明,西安交通大学的迁校是我国调整高等教育事业战略布局方面一个成功范例,交通大学西安部分正式定名为西安交通大学。此时的西安交大不仅教学工作在继续进行,同时也在为中国西部工业的发展献计献策。

金属材料学专家 周惠久

金属材料学专家 周惠久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仿制苏联的油井钻卡重达六七十公斤,极其笨重。大庆铁人王进喜迫切希望能有专家来帮助解决这一难题。怎样才能减轻石油钻卡的重量,这个艰巨的任务落在了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金属材料学专家周惠久的肩上。

影片《女子采油队》画面

影片《女子采油队》画面

经过漫长而艰辛的探索,周惠久带领师生们研制出来的轻型吊卡,重量仅为仿苏产品的45%、仿美产品的60%,大大降低了石油工人的劳动强度。

如今,在交大校园里分布着29个国家级重点科研基地,122个省部级重点科研基地。它们与能源、动力、化工等领域的相关企业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广泛的科研合作,在推动国家科技发展和国防建设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钱学森雕像

钱学森雕像

这座面容慈祥庄重的雕像,是为纪念1937年从交通大学机械系毕业的钱学森建造的。始终关注中国教育改革的钱学森,曾经提出大成智慧学教育思想——“集大成、得智慧”。其核心是要打通各学科间的界限,培养青年人具有大智、大德的思维和内涵。   

西安交大少年大学生

西安交大少年大学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少年大学生开始走进大学校园,他们成为了钱学森教育理念最早的参与者。如今,西安交通大学少年班已走过35个年头,1200多名毕业生在多个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陶文铨院士

陶文铨院士

1959年定名为西安交通大学以来,该校培养的42名两院院士中,有近一半在陕西工作;28万名毕业生中,46%以上都在西部建功立业。西安交大俨然已经成为大西北一颗璀璨的明珠。

王树国 教授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 首先要做到的一点,我们自己本地的学校培养的学生应该留在我们本地,为本地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交大实实在在做到了这一点。

王树国 教授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

首先要做到的一点,我们自己本地的学校培养的学生应该留在我们本地,为本地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交大实实在在做到了这一点。

2020年4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来到西安交通大学西迁博物馆考察调研,并勉励师生们要继承老教授们的“西迁精神”。

国家主席习近平看望西迁老教授

国家主席习近平看望西迁老教授

六十多年前,交大人打响了支援大西北的前哨战。现在,他们又将整装待发,开始新的征程。


第三集一波三折 点击观看视频

1948年,二十七岁的陈学俊是当时交通大学最年轻的教授。1957年迁校时,他和同是交通大学教授的夫人袁旦庆已经有了4个孩子,不仅要为系里搬家做准备,还要做好家里的搬家准备。正当他们里里外外忙得不亦乐乎时,学校突然通知说搬迁暂时停止了。

陈学俊一家

陈学俊一家

1956年,国际紧张局势有所缓和,发生战争的危险解除,曾经是国防前线的沿海地区工业建设要重新启动。在上海,交大的原址要新建南洋工学院。

1957年6月,毛泽东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讲话发表。在学习讨论中,大家对由来已久的“交大迁校是否必要”展开讨论。一种意见认为,既然上海还要继续发展,还要办新的工业大学,而西安的需要又不见得那么急迫,为什么非要内迁不可。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如果西安需要一所多科性大学,交大可以进行支援,而不必迁校。

建设中的交大校舍

建设中的交大校舍

交大迁校,当时已经成为社会舆论的热点、焦点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交大再迁回上海,势必会影响到已经迁到西北的科研单位和工厂企业。

由于交通大学迁校问题上的争论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这也引起了周恩来总理的重视。

1957年6月4日,国务院召开解决交大迁校问题的会议。周总理在讲话中对各方面情况作了精辟分析,指出:总的原则是求得合理安排,支援西北方针不能变。

根据形势的变化,周总理对交大的迁校问题提出3种解决方案:第一是高的方案,大部分专业迁往西安;第二是低的方案,即全部迁回上海。但总理指出,这样的做法并不可取,交大师生也将于心不忍。第三是折中方案,愿留西安的留下来,这样即使留下的只是一小部分,对支援西北也有很大的好处。

西安交大的建设已经成型了,基本建设都已经完成。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这么简单地迁回去,那国家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西安交大的建设已经成型了,基本建设都已经完成。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这么简单地迁回去,那国家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1957年,交大迁校问题在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此刻,不仅在上海、西安两地,多个省市也都参与了交大迁校问题的讨论,到处都可以听到肯定的声音。

关于交大西迁的报纸文章

关于交大西迁的报纸文章

经过反复分析商议,1957年6月25日,在交大党委常委会上,彭康校长提出交大分设西安、上海两部分,统一领导。

周总理阅定这一报告后,亲笔写信给高教部杨秀峰部长,“关于交通大学解决迁校问题及上海、西安有关学校的调整方案,前已口头同意,现在正式函告批准,请即明令公布,以利进行”。 

周恩来亲笔信

周恩来亲笔信

自此,一校两地的新方案予以贯彻执行。一度停滞的西迁工作又开始快速运转。至1959年,交通大学完成主力西移,绝大部分专业和师生迁到西安。

1957年9月,陈学俊所在的动力机械系全部迁往了西安。当时全系共有教师52人,其中43人是举家西迁。西迁人当中年龄最小只有16岁,最年长的66岁。每一个迁来西安的交大人,想的是祖国的大家庭,大家都义无反顾,坚决西行。

陈学俊及同事

陈学俊及同事

从黄浦江畔到渭河之都,当年的创业者们不曾辜负党中央振兴中华的期望。

60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已长眠在自己为之奋斗过的黄土地,仍有一些满头白发的老教师还在发挥着余热。正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西迁故交桑榆落,却迎来满园桃李旭日升。

老教授们走在西安交大梧桐大道上

老教授们走在西安交大梧桐大道上

 

第二集挥师西安 点击观看视频

西迁专列车票

西迁专列车票

1956年8月10日,1000多名师生登上交大支援大西北专列,大家所领到的车票上印着一行大字: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满载着新生和教职员工的专列向目的地西安驶去……

交通大学师生合影

交通大学师生合影

为了支援大西北的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党中央决定将历史悠久的交通大学由上海迁往陕西西安。1955年11月24日,交通大学校刊公布了《交通大学迁校方案》,对迁校工作做了详细的安排。在1955年至1957年两学年内,交通大学在上海的2812名学生、1472名教师职工及家属,还有教学器材设备将分批、无损失、安全地迁往西安。

交通大学迁校方案

交通大学迁校方案

1955年10月26日,交通大学西安新校区破土动工。为保证1956年9月在西安的第一次开学,教学区、学生生活区、家属区三处同时开始基建,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任务极其艰巨。

交通大学校园基础建设

交通大学校园基础建设

陕西省对开工兴建的交通大学新校址给予全力支持,以最快速度集中全省主要基建队伍一起投入校园建设,规定楼宇的建筑质量必须达到最高要求。

史维祥 教授 时任交通大学机械系 党总支书记 (工地上)运输汽车白天晚上灯火通明,仅仅一年基本上把我们校园全都建起来了。

史维祥 教授 时任交通大学机械系 党总支书记

(工地上)运输汽车白天晚上灯火通明,仅仅一年基本上把我们校园全都建起来了。

1956年的西安正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教学实习、设备物资供应等条件无法与上海相比。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教研室赶在迁校前在上海定做教学用的演示模型,打包运往西安。为了保证当年顺利开学,学校的方针是边建边搬。

赵保林 时任交大总务处公务班 工作人员 五六百斤、六七百斤,上2楼、3楼,这些东西都要靠抬的。因为这个精密仪器不能拆、不能卸的。

赵保林 时任交大总务处公务班 工作人员

五六百斤、六七百斤,上2楼、3楼,这些东西都要靠抬的。因为这个精密仪器不能拆、不能卸的。

搬运西迁物资

搬运西迁物资

开学前的几个月里,每天大约有150吨物资从上海运到西安。教学科研仪器设备要安全搬迁到新的实验室并就位;西迁人员的家具、行李不损坏、不遗失、不弄乱,逐户进屋;课桌椅等要按期进教室,以保证按时开学的需要。除此之外还要保证西迁的同志们到达西安后能立即吃上热饭,喝上热水,洗上热水澡。

为了让教职工和学生更快适应这里的生活,在陕西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学校的努力下,动员了上海市五个行业的45人随校迁来西安。

吴百诗 教授 时任交通大学理论力学教研室讲师 (交大西迁时)牙科医生、厨师,这都是上海带过来的。

吴百诗 教授 时任交通大学理论力学教研室讲师

(交大西迁时)牙科医生、厨师,这都是上海带过来的。

莫珲 时任交通大学校长办公室 工作人员 西安市也给我们安排了百货商店、邮局。

莫珲 时任交通大学校长办公室 工作人员

西安市也给我们安排了百货商店、邮局。

距离开学还有两个月,学生入校后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材选取以及课程设置,都需要在开学之前准备好。这时,来到西安的教授5人,副教授6人,讲师52人,师资力量明显不足。为保证9月能够顺利开学,交通大学许多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放弃了上海优越的生活条件,举家迁往西安支援大西北。

1956年交通大学西安新校址开学典礼

1956年交通大学西安新校址开学典礼

1956年9月10日,交通大学借用西安人民大厦礼堂举行了隆重的首次开学典礼。副校长苏庄在开学典礼上宣布:“交通大学首批迁校任务已经基本完成。学校已在西安建设了将近2万平方米的教学和生活用房,二年级学生决定在12日正式上课。全校师生要为建设祖国大西北贡献力量。”

1956年,来自全国各地的一年级注册新生2137人,加上迁来的二年级学生1600多人及2000多教职工。6000人规模的交通大学新址在古城西安正式落成。

郑善维 交通大学机械系西迁学生 从1956年以后一直至今没有在家(福建)过过春节,就是一走就是一辈子。

郑善维 交通大学机械系西迁学生

从1956年以后一直至今没有在家(福建)过过春节,就是一走就是一辈子。

经历了一个甲子的春夏秋冬,如今的西安交通大学已是一所拥有3万多名学生的综合性高校。这是西迁精神的延续——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在新征程上创造属于我们的历史功绩。


第一集《内迁指令》 点击观看视频

南洋公学

南洋公学

这张老照片拍摄于二十世纪初的上海,照片中的建筑与西安交大有着深远的渊源。甲午海战失利后,近代中国崛起了一批由中国人自己创办的大学学堂,公元1896年创立于上海徐家汇的南洋公学就是其中之一。

南洋公学校门

南洋公学校门

这所学校的院系设置、教育体系等诸多方面开创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先河。1921年,南洋公学改名为交通大学。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交通大学在当时的上海滩云集了一大批学术大师。

新中国成立初期大学生

新中国成立初期大学生

1953年,新中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一大批工业区在东北及沿海地区陆续建起。清华大学、交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一批工业院校迅速发展起来。尽管如此,人才匮乏仍然是新中国经济建设过程中的难题,此时,全国每10000人中只有不到5名在校大学生,全国高校教师不到18000人。

那时候教师缺嘛,年轻教师也上。我们属于推上去的一批教师,备课很紧张的。其实当时比学生也大不了几岁,但那时候很有勇气,上就上。

那时候教师缺嘛,年轻教师也上。我们属于推上去的一批教师,备课很紧张的。其实当时比学生也大不了几岁,但那时候很有勇气,上就上。

1955年4月6日的晚上,时任交通大学校长、党委书记彭康接到高等教育部的电话,电话中他得知了一个重大消息——党中央决定将交通大学由上海迁往西安。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他便立刻召集校务委员会和党委会开会讨论。

一所拥有60年历史和5000名学生的老校要在一年之内从上海搬到西安,这显然是个巨大的工程。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达成了一致:抓紧时间,准备西迁。

上世纪五十年代,包括西安在内的广大内陆城市与东北、沿海地区的整体发展水平差距惊人。在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西安被列为重点建设城市之一。交大的内迁,对于当时西安的经济建设无疑是巨大支持。

1955年4月,时任交通大学总务长任梦林一行作为先遣考察队抵达西安。几个人先后跑了城东、城南五六处地方,反复进行比较。此时,身在上海的彭康也已电请朱物华、程孝刚、周志宏、钟兆琳、朱麟五几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希望他们和自己一同前往西安。

彭康和老教授们选定西安交大校址

彭康和老教授们选定西安交大校址

1955年5月,彭康和老教授们在西安城墙东南外不远处的一大片农田中停下了脚步,位置恰好处于唐代兴庆宫遗址的范围内,尤其难得的是这个地方远离村落农舍,便于施工建设。校长彭康当即拍板:这里就是日后交大的主校园。

1955年6月1日,高等教育部正式发布了《一九五五年到一九五七年高等学校(高等师范除外)院系调整及新建学校计划(修正草案)》。此时,交大内迁的准备工作已经展开。

当时有很多教师以为西北是满天风沙,冬天滴水成冰,对西安很不了解,所以对迁校有顾虑。但是我们学校做了非常细致周到的安排。

当时有很多教师以为西北是满天风沙,冬天滴水成冰,对西安很不了解,所以对迁校有顾虑。但是我们学校做了非常细致周到的安排。

1956年1月,由33名师生代表组成的交通大学西北参观团在徐家汇交大校园门口整装待发。参观团的目的就是要让全校师生了解:他们即将迁往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1956年2月9日,参观团写成的万言报告刊登在了校刊上。有了这次西北之行,大家对于当时西安及周边城市的环境及工业建设情况都有了切身的体会。

1956年3月,电制53班全体学生提出“跑西安”的倡议,建议用上海到西安的象征性长跑来祝贺学校西迁。截止1956年6月6日,交大全校参加“跑西安”活动的70个班级中已有41个在西安胜利会师,全体同学实际的跑步路程累计80000多公里。

“跑西安”活动报道

“跑西安”活动报道

就在这一年,交通大学要从上海迁往西安的消息在全国蔓延开来,一大批知识分子满怀激情地加入了西迁大军。在关中平原的这方沃土上,一场轰轰烈烈的迁校运动就此拉开序幕。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