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名家讲故事》之《下苦工练真功李军》
导演手记 李维宁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19日 12:18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记得自己在刚接到这一集采访任务时,心里是忐忑的。对京剧一窍不通的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入手。先在网上查找了一些有关李军老师的资料,“成长于京剧世家”、“杨派老生”、“梅兰芳金奖大赛获得者”……面对这些标签自己依然没有头绪。

不过很快自己就冷静了下来,我想,无论是哪个领域的佼佼者,其背后的成长经历一定是不凡的。我决定尽量避开自己在“梨园”上的短板,而是把着力点放在他这个人身上。抱着这样的心态我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动车。

与李军老师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上海京剧院的正门口。眼前的他保持着匀称的身形,身上没有一丝赘肉,举手投足间所透露出的矫健利落,打破了我对他这个年纪中年人“臃肿油腻”的印象。很显然,如果在生活中没有严苛的自律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几句寒暄过后,我随他来到了他自己的工作室。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墙的字画,他见我看得仔细,便一一介绍起它们的来历,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的书画名家朋友们的雅赠。不难看出,李老师是个爱交朋友的人。与满墙字画相呼应的是横于对面的一张两米长实木文案,笔墨纸砚陈列其上。当下很多有了一定社会知名度的人都喜欢“舞文弄墨”一番,以此来彰显自己的“雅兴”,我暗自揣摩着。而当我走上前去,望见案上那幅临了一半的字帖后,突然意识到李军对于这个“雅兴”似乎是认真的。李老师解释说那是他平时工作累时的放松方式,而这一习惯他自己已经坚持了三十多年,甚至其间还得到过欧阳中石先生的指点。而就在那次拜访的几个月之后,他的书法作品还办了一次小型展览。不难看出,书法于他而言并非只是一时“附庸风雅”的业余爱好了。

就在与李军老师初次接触的第二天,他叫上我去参加一个饭局,地点是在一位上海老先生的家中。那位老先生和家人用一桌丰盛的上海本帮菜招待我们。能够吃到上海人的家宴,可见李军与这位老先生关系的亲密程度。通过酒席间的闲聊我才弄清楚,这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原来是李军的戏迷,他听李军的戏已有二十多年。

李军是在三十岁时才从山东京剧院调入到上海京剧院的,作为一位北方的京剧演员想要在“上海滩”立足并获得本地戏迷的认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仅仅两天的接触让我对这位老京剧人产生了兴趣,一连串的问题从脑海中闪现出来。健谈的李老师回忆起了他幼年时后台听戏的趣事、童年时外公教他学戏时的严、戏校练功时的苦、青年时无法登台的“不得志”、以及如何在“上海滩”赢得掌声的拼搏历程。

短短三天的前采让我对李军老师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这使得接下来的拍摄异常顺利,特别在采访环节我花了更大的力气。看着监视器中李老师在回忆自己过往时的那份真挚流露,我对于最终的成片心里有了底。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