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名家讲故事》之《心之舞者 赵大鸣》
导演手记 于歌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19日 12:24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回顾整个创作过程,最头疼的问题是大鸣老师的“不配合”。

在做前期资料收集的时候,大鸣老师的作品可以找到很多,但关于他本人的经历却很少,也许是常年在幕后工作的习惯,大鸣老师十分低调内敛。

回想起第一次约大鸣老师见面时,年过六十的人迈着精神小伙般轻快的步伐。讶异于他身上如此充沛的活力,让我误以为可以马上听到很多光辉事迹。在表明来意之后,大鸣老师一直在倾听我们的诉求,询问我们的想法,而将他自己的经历讲述的如一张格式标准的履历—简洁精炼同时毫无特别之处。甚至在聊到他的作品在创作时遇到过哪些问题,如何解决的时候也只是淡然的说:“没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在当时,作为创作室主任的大鸣老师不仅要把关部门作品的质量,同时他自己也要不断创作,文艺作品不管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这就要求文艺工作者不断修炼,紧跟时代,才能创作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而这就表明,一切并不像大鸣老师说的那样“自然而然”,只是他已习惯了这各中艰辛,并真的不以为然。在和大鸣老师后来的接触中他甚至委婉的表示:能不能只说作品不说他个人,这让我有点哭笑不得,毕竟我们的栏目叫《文艺名家讲故事》。在被明确拒绝这一要求后,大鸣老师只好放弃挣扎。虽然第一次见面没有挖出什么料来,但低调内敛的大鸣老师,令我心生敬佩,同时也让我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在接下来的前采过程中,随着内容的不断深入以及一些旁采人员提供的信息,终于让我在这些蛛丝马迹中看到了一个立体的大鸣老师。低调内敛的大鸣老师年幼时也曾向往舞台,有一个舞者梦。虽然在种种客观条件下,已经有一定舞蹈功底的大鸣老师最终放弃成为一名舞者,他笑称现在从事文艺创作可以算是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看似一句玩笑话,但他眼里的光透露出内心的认真,心中的火苗也从未熄灭。大鸣老师对文艺的热爱是百转千回仍不灭的初心,是历久弥坚仍坚持的梦想。我想,这样的初心和坚持正是现今人们面对浮躁时所需要的力量,是沉潜在精神深处需要觉醒的觉醒,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精神内核。

最后借用大鸣老师的话,总结一下我对这个片子的理解:我们不能说从这些名家前辈身上学到什么,但是那样一种氛围,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可能会受用一生。希望那些内心仍存的星火可以明亮不灭。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