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0万分钟到88分钟:删哪儿都可惜丨揭秘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滕朝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27日 15:08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新闻


总导演郭本敏不想让观众走进影院仅仅是看了一部电影,而是想通过这部电影跟每个人的经历达成一种共鸣。他希望每位观众看完电影之后,都有一个岁月在心里。“电影其实就是一个引子,它只是完成了一部分,起到了让大家共鸣共振的一个作用。”

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等联合出品,新京报等联合制作的珍贵影像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即将于5月28日全国公映。影片以新影集团典藏的纪录影片为素材,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老百姓生产生活的变化、社会风貌的变迁,讴歌艰苦创业的精神。影片由郭本敏任总导演,郝蕴担任导演,刘洋担任执行导演,著名剪辑师战海红担任剪辑,著名音乐制作人廖嘉伟担任音乐编辑,著名纪录电影人陈光忠、潘星担任艺术指导,片名题字由著名演员唐国强题写,著名演员张译配音解说。

采访中,中央新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姜海清表示,在重大主题主线的纪录电影拍摄制作方面,无论是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20年武汉抗击疫情,还是今年的建党100周年,明年的北京冬奥会,新影集团一直都没有缺位。而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实际上是想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电影早在三年前就计划制作,但因为报审流程,过程中又听取专家领导意见,不断修改,没有赶上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时间节点,今年正好是建党100周年,片子的主题也与这个时间点很契合,这时候推出上映也很合适。

整部纪录片以“奋斗”和“变化”作为关键词,挖掘一些时代记忆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事件和人物,把这些每个时期的点点滴滴串在一起,便呈现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总导演郭本敏来说,电影拍完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只有观众一起参与进来,大家共鸣共振,这部作品才算真正完成。他希望每位观众看完电影之后,都有一段岁月在心里。

“奋斗”魂贯穿70年时代变化

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基本是以时间顺序,以编年体的方式记录了1949年-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变化。其实,在影片的结构搭建上,导演组最初想过将时间打乱,比如1949年天安门广场休整迎接开国大典,然后可能再跳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这种新旧跳跃的回忆。1949年后,中国修建了很多大桥,比如1968年建成的南京长江大桥,还有2018年建成的港珠澳大桥,导演组曾想过将这些大桥串在一起,形成时代光影的交叉。但后来经过导演组的热烈讨论,还是认为要按照时间顺序编制一个时空长廊,来反映国家的发展历程,各个时代之间尽量不要交叉,“这样大家就跟着搭建的时空长廊去感受,哪一个阶段你有丰富的记忆,就跟你形成情感的共鸣。”郭本敏说。

解放初期,一位妇女代表正 在给农民讲解农耕贷款的问题。

解放初期,一位妇女代表正 在给农民讲解农耕贷款的问题。

因为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是一部奋斗的历史,是中国人民砥砺前行的历史。在拍摄这部纪录片时,团队把“奋斗”和“变化”作为关键词,“奋斗是魂,串联起了我们整个片子。新中国成立70年来,实际上整个过程的核心,就是奋斗精神。”郭本敏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这种奋斗精神,才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又是特别丰富的,比如解放初期,分田分地,恢复生产。导演组选了一个很珍贵的镜头,一位妇女工作队代表给农民们分种子,拿种子贷款,当时还有一段同期声,那位妇女代表说着一口方言:“我们这个贷款是很少的,因为国家是很困难的,帮助我们的这一部分,也应当用在我们的生产方面,一定要专款专用,不能胡吃乱用了,要是胡吃乱用了,对我们的生产是有妨碍的……”语言生动而又质朴,画面鲜活又充满温度。

改革开放后,社会上出现了英语角,外国人在天坛听回音壁,中国女排在世界杯夺冠,中国南极探险等都代表了国家欣欣向荣的朝气。而到了新时代,导演组选了扶贫、环境保护、一带一路、5G高科技等影像资料把整个社会的生产变化贯穿起来。

2015 年,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已有1/3面积被绿化,践行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5 年,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已有1/3面积被绿化,践行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执行导演刘洋说,这部纪录片最难能可贵的是,“可以直接看出共和国70年来的发展变化,从原来的一穷二白,慢慢发展变化,一直到现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靠的就是中国人民的奋斗精神。”

画面从黑白变成彩色,寓意国家欣欣向荣

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的前30分钟都是黑白影像,到了1950年代末展现市民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购物的时候,画面变为彩色。郭本敏说,这跟时代进程相关。其实,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苏联人曾用彩色胶卷拍过开国大典的纪录片。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俄罗斯将修复版的彩色开国大典作为贺礼送给中国。

上世纪50年代末期,市民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选购丝巾。

上世纪50年代末期,市民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选购丝巾。

“为什么没有用彩色版本,我们实际上也是刻意的,因为从黑白到彩色,故意把它设计成一个过渡,黑白代表了当时国家一穷二白,比较落后的一个现状,然后经过我们的建设,生活慢慢变成彩色的过程,有我们的寓意在里头。”郭本敏说,市民从王府井百货大楼选购丝巾、脸盆、收音机等琳琅满目的商品时,影片画面开始出现色彩,实际上是寓意国家的这种欣欣向荣的变化,从单调落后,慢慢到色彩比较丰富,尤其是新中国给大家提供了这样的可能,而且经过老百姓的奋斗,生产和生活步步高,令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电影在技术上也进入彩色时代。

冬储大白菜、自行车洪流是集体记忆点

在选取影像素材时,郭本敏说,纪录片中一定要有大家都很熟悉的一些场景。比如冬储大白菜场景,在很多人记忆里都有,尤其是北方一到冬天快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去储备一些大白菜,“这是当家菜,代表了当时社会生活的一段回忆,片子里一定得有这些镜头”。最后,纪录片团队找到上世纪60年代,小学生参加拔白菜的劳动,影像资料中,小学生在地里一棵一棵地传递着白菜,孩子们怀里抱着的白菜,都有半个人高。

上世纪60年代,小学生们正在传送大白菜。

上世纪60年代,小学生们正在传送大白菜。

另外一个集体的记忆点是自行车。中国是自行车大国,1984年,新影曾拍过一部纪录片叫《自行车的王国》,主要讲述自行车在北上广80年代社会生活里丰富多彩的广泛应用和地位。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中也选取了关于自行车的几组镜头,在农村有一组镜头,就是自行车送亲成亲,新郎驮着新娘,亲友们骑着自行车载着大衣柜、穿衣镜等嫁妆,反映上世纪80年代农村的变化。还有一些城市的镜头,人们推着自行车拥堵在上海外白渡桥上,北京市民早上骑自行车上班,路过天安门形成自行车洪流,这些都是抹不去的时代记忆。

郭本敏说,这些能看出国家这些年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前我们是自行车王国,每家每户都有好几辆自行车,而现在家家户户有小轿车也都很普遍了。郭本敏回忆,上世纪80年代,新影厂摄制组去日本、美国、欧洲拍片,就特别爱拍川流不息的汽车,尾灯亮起,一溜红,觉得那是现代化的象征。当时在国内想拍一个北京比较繁华的镜头,都跟警察同志说,能不能把红灯时间延长一点,堵一些车,绿灯亮起的时候再拍,车流就比较长。

上世纪80年代,北京街头的自行车洪流。

上世纪80年代,北京街头的自行车洪流。

在选素材过程中,团队还特意找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上海114查号台,还有一段当时影像的同期声,有老百姓打电话进来问:“请查一下拖拉机厂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接线员说:“上海有两家拖拉机厂,你要上海拖拉机厂还是丰收拖拉机厂?”这些都与当年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很自然就会有一些联想回忆,包括有顾客当时用一块钱买了一大块肉,能看出当年大概的物价,看到售货员张秉贵卖糖时行云流水的打包装,可以看出各行各业的敬业精神等。

在郭本敏看来,这些民族记忆会让观众感受到国家的发展变化,在回顾这段时光旅程时,跟片子的叙事形成一个共振。

初版5小时,导演组举手表决取舍

纪录电影《岁月在这儿》邀请到曾为《云水谣》《士兵突击》《孔子》等多部影视作品担任剪辑的著名剪辑师战海红。对她来说,这部纪录片在剪辑上最大的困难在于,在海量的素材里面,要提炼出这部片子的精神和表达的主题,然后把它浓缩到每一个时间点上。

电影第一个版本剪出来是5个小时。刘洋导演说,因为是几位导演从50万分钟的影像资料里找出来的,都舍不得删,最后没办法,举手表决,看哪一段素材最好,就留下,最后影片长度为88分钟。

1949年10月22日,北京市举行了第一届人民体育大会。

1949年10月22日,北京市举行了第一届人民体育大会。

让刘洋印象比较深的是,1949年10月22日,北京市举行了第一届人民体育大会,有的运动项目还带着战争年代的印记,有一个女子跳伞的比赛项目,刘洋觉得比较新奇,之前没见过,但最后剪辑的时候,可能考虑到前后镜头的搭配,给拿掉了,让觉得比较可惜。

1956年7月13日,新中国第一辆汽车诞生。最初在选影像资料时,导演组选了一段第一汽车制造厂一位老司机的镜头,他要在当天的活动仪式上开着车出来试驾。在试驾的前夜,这位老司机激动得彻夜难眠,照镜子、刮胡子,孙子还给他送汽车模型。但由于电影篇幅有限,这段生动的影像也被删减掉了。

剪辑师战海红说,纪录片的魅力就在于真实的记录,她当时剪片子的时候也有很多割舍不了的点,比如当时在祖国的建设中,修筑成昆铁路时,有一些妇女是怀着孕的,在大山里跟男人一样干活,这些点都在记忆中无法抹去。她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是,解放后北京市封闭妓院的段落,因为片长曾把这个段落拿掉了,最后又把它拿回来,因为在战海红看来,这是女性的觉醒。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对非洲的坦桑尼亚等多个国家进行大力援助。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对非洲的坦桑尼亚等多个国家进行大力援助。

电影中有一段中国援非医疗队在坦桑尼亚给一个妇女看病的镜头,医生从一个患有卵巢囊肿的非洲女人肚子里取出一个重达12公斤的肿瘤。当时导演组对这个镜头的争论比较激烈,有人觉得画面不太美观,并且篇幅有限,就把这段镜头砍掉了。后来再讨论的时候,女导演郝蕴对这段镜头念念不忘,又给加了回来。

引起观众共鸣和激励,才算圆满

纪录片中,在解放后取缔妓院的那组镜头之后,紧接着的镜头是一组小学生唱国歌升国旗的画面,然后孩子们在课堂上学习,课外做各种各样的游戏。郭本敏说,这组画面对于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观众来说,会非常亲切。如果现在的年轻观众看到那时候的孩子们怎么上课,玩什么游戏,再对比自己现在的情况,这种反差就会形成一种联想和碰撞,即便跨越不同的年代,观众也会产生情感共鸣。

上世纪50年代,小学生们正在做课外游戏。

上世纪50年代,小学生们正在做课外游戏。

总导演郭本敏不想让观众走进影院仅仅是看了一部电影,而是想通过这部电影跟每个人的经历达成一种共鸣。他希望每位观众看完电影之后,都有一个岁月在心里。“电影其实就是一个引子,它只是完成了一部分,起到了让大家共鸣共振的一个作用。电影的呈现是有限的,可是每个观众通过影像和自己经历的融合,就共同完成了同频共振的效果。我觉得电影做出来只是完成了一半,只有观众一起参与进来,跟我们一起来感悟国家走过的不寻常的路,引起心灵共鸣,都在感怀自己的岁月,激励自己怎么面对岁月,我觉得这个作品才算圆满了。”

(本文作者为新京报资深记者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