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远方未远》创作手记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9日 10:50 | 来源: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单元 | 手机看新闻


   

 

    作为一部在电视上播出的系列纪录片,《远方未远》能够入围北京电影节纪录单元,真真切切是个惊喜。收到组委会通知的时候,正堵在中秋假期前的最后一个晚高峰里,焦躁不安的心忽觉松了下来。似乎这个“入围”,给过去的三年,给同行的伙伴,也给镜头里那些交付真诚和时间的人们,一个小小的交代。

    3*50分钟,说起来体量不算大,甚至说是系列片都显得有点寒碜。但因为全片98%以上内容都为境外拍摄,再加上三年、六国的跨度,最远到达2万公里外地球的另一端,这个过程就显得充盈且漫长。

    《远方未远》试图用150分钟来呈现“一带一路”上华侨华人的群像。现在想来简直是个“蛇吞象”的妄想,“一带一路”上国家众多、“五通”意义深广,而“华侨华人”有6000万之众,这其间众生芸芸,世相百态又如何三言两语道得明白?两个大命题交织,选择和判断是首要的考验,至于如何拍摄和讲述,反倒成为技术层面的操作了。好在,资深侨务专家和“一带一路”问题专家作为本片顾问,给了实实在在的把关和指导。最终进入本片的六个国家是: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的邻邦老挝;“一带一路”上最遥远的国度阿根廷;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的第一个G7国家意大利;非洲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岛国马达加斯加;“一带一路”中南半岛的支点国家柬埔寨;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的第一个欧洲国家匈牙利,当然匈牙利也是疫情之后第一个使用中国疫苗的欧洲国家。选定这些国家,同时寻找最适合的人物,尝试从“侨”的角度去解读“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我国与世界各国人民间的唇齿相依、荣辱与共,从海外中国人的视角去了解命运共同体中这些国家和人民对“命运共同”的理解,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团队的主要功课。此后三年里,拍摄断断续续,等待多于行动,但这也使得创作团队有时间不断思考和理解,正可谓“功夫在诗外”吧。或许,正是得益于这样的把关和沉淀,片中的选择和判断至今看来,都还算是经得起检验。

《远方未远》摄制组阿根廷拍摄中

《远方未远》摄制组阿根廷拍摄中

《远方未远》摄制组匈牙利拍摄中

《远方未远》摄制组匈牙利拍摄中

《远方未远》摄制组意大利拍摄中

《远方未远》摄制组意大利拍摄中

    本片的全部前期拍摄完成于2019年年末,在距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100公里外的外省小镇上,我们完成了全片拍摄的最后一组镜头。也是在那里,摄制组的备用金和导演刘冬实的护照被盗,原定第二天的返程几乎无望,而相同航程的航班要到一周之后。所幸,第二天登机前1小时,使馆的工作人员把周末紧急赶制的临时通行证送到了机场。12月30日,在从马达加斯加中转毛里求斯的飞机上,我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终于返程,终于完成全部海外拍摄。一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一路跌跌撞撞、有惊无险。感谢提供指导支持的各路大咖们;感谢前方冲锋和后方保障的所有伙伴们;感谢因缘相逢又交付真心的所有拍摄对象们。”

总导演陈庆在马达加斯加

总导演陈庆在马达加斯加

总导演陈庆在老挝

总导演陈庆在老挝

    各路大咖和所有伙伴,在此不再一一谢过,每个人的名字都认真出现在影片的海报上,我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记录下一起走过的那段“只管行路、莫问前程”的日子。

    感谢因缘相逢又交付真心的所有拍摄对象们,此非虚言,而是一路走来的感动与感激。对一部以人物描摹为前景的纪录片来说,人物本身是否精彩,拍摄时能否毫不设防的打开心扉,这几乎是决定片子能否好看的起点也是终点。本片中出现的12组华侨华人,每个人最终的影像呈现也不过10多分钟,但是拍摄时,我们在异国他乡的打扰却是长时间的。镜头里的那些松弛无疑是影片外无数次深谈和跟拍的映照,那些会心,至今动容;那些瞬间,历久弥新。那些记忆,有些,在素材里,有些,在心间,常念。

    片子完成后的第一时间,就想给片中的主人公看看,当然,过程也很忐忑。华人喜欢报喜不报忧的传统,让人担心,卸下社会身份之后的那些真实,那些镜头近距离观察、沉浸和体会的生活及日常,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是所有人都愿意示人的么?阿根廷历史上第一位华人议员袁建平,是否能接受谈到“连跟老妈都不曾提及”的往事时,自己眼中闪闪泪光?那点泪光转瞬即逝,快到连导演温艺钧都不由怀疑是否真实存在过。马岛侨领老蔡总和小蔡总,习惯了天安门观礼台上自己的骄人模样,是否能接受镜头悄悄纪录下的那些父子争执和“相爱相杀”?那个在匈牙利出生、长大的中国女孩妮妮,是否能够接受镜头里自己青春期的别扭模样…… 

《远方未远》剧照

《远方未远》剧照

    柬埔寨的华人医生陈新华,没能够看到我们的片子。《远方未远》在柬埔寨国家电视台、仙女电视台以及其他媒体滚动热播的时候,陈医生已经因病离世半年了。摄制组在柬埔寨拍摄的后期,导演赵晨旭突然发烧,当时金边很多人得了登革热,包括我们刚刚近距离接触过的当地小女孩。幸好有陈医生伸出援手,用专业的温暖帮助导演及时退烧也驱散摄制组所有人的惶恐。没成想,原本约定片子在柬埔寨首映时的再见成了一年后的永不再见。得到消息时是一个假期,微信工作群里,我通知团队要立即剪一个送别短片给陈医生的家人,没有一位伙伴推脱。其实对团队里的每一个人而言,即便没有亲身和陈医生接触,那些后期日日反复打磨的影像里,陈医生似乎早已和大家熟稔如家人。这种熟稔,也几乎贯穿于本片每一位主人公和团队的伙伴们之间。

《远方未远》摄制组柬埔寨拍摄中

《远方未远》摄制组柬埔寨拍摄中

柬埔寨国家电视台播出《远方未远》

柬埔寨国家电视台播出《远方未远》

    感谢那些短暂相逢却真诚以对的日子。因为拍摄,我们去了很多惯常人生中原本不可能走过的地方;因为拍摄,我们得以走近那些千山万水外平淡无奇却又辽阔深远的人生;因为拍摄,片中的很多人成为了我们内心很亲近的朋友。幸好,我们赶在疫情之前完成了所有拍摄。意大利拍摄回来时在法兰克福转机,同机很多人的目的地是武汉,他们要去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那时候,还不能想象,半年后,武汉会成为风暴的中心,而我们的生活也将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春节后,新冠疫情爆发,先是各地华侨华人纷纷设法捐赠防疫物资回国,国内好转,又变成国内的全球驰援,这期间,各种媒体报道上,便常常看到我们素材中的熟悉身影。疫情中虽不能相见,彼此却平添了隔空关怀中守望相助、惺惺相惜的情谊。

    《远方未远》的整个后期制作是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春天,大家各自为战,云端的合作成为生活常态,这也给片子留下了一些遗憾。机房严格限制外人进出,原本应该由翻译同步参与的剪辑工作常常举步维艰。为了一段西班牙语的纪实段落的准确,也为了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导演沈华只能和剪辑师、翻译一起在春寒料峭的院子里逐句核对素材。为了保证按时出片,不少有当地人参与的精彩段落便不得不被忍痛舍弃。囿于篇幅,很多想要表达的内容也只能放在心里。其实,“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不断扩大,华侨华人是外国人理解中国最好的媒介。远方未远,意味深远。或许在正在筹划的第二季拍摄中,我们有机会能够放大这些精彩。

《远方未远》后期制作

《远方未远》后期制作

    行文至此,忽然猜想,《远方未远》得以入围的理由,或许和本届北京电影节的主题“跨界融合,国际传播”有关?不管怎样,从前期策划调研、到中期拍摄以及后期的制作、播出,《远方未远》一直踏踏实实,努力实践着国内外多种平台和媒介的融合传播。接下来的2021年国庆期间,影片将在匈牙利国家电视台播出,这,也算是对这段过往的另一个交代了。

总导演、制片人 陈庆

2021年9月25日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