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集纪录片《新西行漫记》
导演手记《新西行笔记之三》
第五集、第六集导演 林子君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4日 16:33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作为《新西行漫记》的分集导演,几个月的采访拍摄让我对于今日西北的印象发生了很大改变,深感本片“他者”视角的观察感与参与性适合片子的定位。以下对于本次创作进行一番梳理。

“新”于何处

面对一本传播度广泛的经典著作《西行漫记》,要以此为基础做出解读,在一个“新”字上的文章如何做呢?

《新西行漫记》采用了与原著作类似的“他者”视角来结构,邀请外籍主持人加入与贯穿,让讲述角度与原著作具有一致性,让片子在结构形式上先具特色,同时又与原著产生同质性的关联。理解了外籍主持人设置的意义,才能用好主持人,这样可以避免主持人只是作为串场与同期播报讲解的作用,让这个设置本身具有了内容与意义。但片子的“新”体现在哪里呢?

《新西行漫记》不是绝对意义上的“访古”、“考据”,而是采用了与原著类似的“漫记”形式,以长征沿线为历史轨迹,依托这条动线来讲述今天的见闻。今天“新”的见闻,是片子的内核。只有更多的展现今天的“新”,才能完成对斯诺原著的延续与延展,更好的让受众理解长征的意义与价值。

分集主题的确定

长征沿途的故事很多在今天已经广为人知,重新上路的见闻故事应该如何选取,更多需要考虑今天当地的特点与特色,既可以勾连历史又需要巧妙结合今天,更为重要的是在分集上要避免主题雷同。

作为该片五六两集的分集导演,主要拍摄地点为甘肃和陕西,长征到这里已经基本完成,在这两地的战斗、艰苦程度和曲折性与长征的前半程相比有客观差距,历史上的长征故事肯定不如前面的过程精彩,但这里有自己的特色。尤其是在“新”上做文章,找到今天两地的特色,可以更好的去回历史,在历史中找到新旧对比,找到新旧之间的关联与存续。

在甘肃省会宁县进行的会宁会师是长征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标志着举世闻名的红军长征胜利结束。会宁在历史上是远近闻名的状元县,今天这里的教育质量在甘肃省也是名列前茅。重视教育这一特点让会宁和长征产生了地理上的重合,立足教育,结合长征,着眼今天的教育现状与成果找到新旧之间的关联与发展成为甘肃这一集的主旨。

陕西省的主题发掘,与甘肃省恰恰相反,正是在新旧之间的对比上做文章。长征胜利,延安革命根据地建立,陕北、窑洞、黄土高坡,是这里的鲜明特征。自然生态条件恶劣、生态脆弱是这里的显著特点,对此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有明确的记述。这与今日陕北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从昔日的黄色变成今天的绿色,几十年间陕北为何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生活在这里的人为了这样的变化做了什么?从当年的南泥湾大生产到今天的退耕还林,从与大自然的博弈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成为陕西这集的主题。

故事内容的选取

甘肃一集需要紧扣“知识改变命运”这一主题,学校教育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俗语在地处西北欠发达地区的会宁更为突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学校老师家长齐力为了孩子教育而努力的典型事例和人物会是什么样的?在发现会宁中学的音乐特长教育这个线索后,顺着这个方向我们找到了音乐特长班的学生郭向荣,通过这个孩子,会宁人对于教育的重视,得以从学校和家庭两方面体现。

教育不仅仅是学校对于学生的教育,成年人的再学习也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户於军强从一个药农和打工者变成经营电子商务的“当归哥”的故事,成为合适的载体。他的家乡甘肃岷县,在历史上就盛产药材,因为药材带动一方经济的发展与富庶,当年长征队伍途经于此时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休整,补充补给、治疗伤病都得益于此地的药材和药材经济。“当归哥”的药农出身契合了这一历史渊源,他通过学习不断自我提高的经历,又是知识改变命运、改变贫瘠土地的真实写照与典型代表。

按照这样紧扣主题的思路选取素材,带着这样的目的去挖掘素材得以让片子的主题鲜明,同时多维度的去解读一个大主题。

陕西一集在选材思路上是类似的。陕西吴起作为全中国的退耕还林第一县,在环境改造上先行一步,而在历史上,红军正是在吴起用一场绝对胜利完成了长征路上最后一战——历史重要性和主题鲜明性在吴起完美结合。下一步是典型人物故事的摸排。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土保持研究所博士生导师许明祥,是土生土长的陕西吴起人,今天他把自己的水土保持课题实验点设立在了家乡,“自己选择的专业可能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许教授的自述为他和吴起的变化做出了注解。另一个寻访到的拍摄对象,如今的身份是鸟类摄影师,如数家珍的对吴起这些年鸟类种类和数量变化的介绍正好从生态改善角度诠释了环境的变化。而他本人正是吴起县曾经的林业局局长,亲历吴起的退耕还林。对于环境变化的敏感和对一方水土的热爱成就了他今天鸟类摄影师的新身份。

每一个亲历者见证人,让生态环境改善不仅仅是陕西由黄变绿带来的视觉冲击,更具有了力量与温度。本片在寻找典型故事的时候刻意选取有特点且更具普遍意义的普通人,他们的朴素情感容易与外籍主持人和受众产生共情,外籍主持人也可以更自然地参与进片子里的每一个故事,与主人公互动,进而实现我们新西行的目的所在:换个角度重走长征路,展现更多与历史互为因果的今天,对往昔岁月给出今日回复。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分享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