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去旧城第一砖

    朱启钤,字桂辛,晚年号蠖公,1872年生于河南信阳,1964年卒于北京,享年92岁。他的一生正处于中华民族从苦难深重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进入大变动的时代。他任内务总长三年,同时督办京师市政,在此期间他办了一系列有利于北京市民的事。
    1915年,蒙蒙细雨轻柔地滋润着古城斑驳的城墙。正阳门城楼上,43岁的朱启钤用手中特制的一把银镐刨下了一块城砖。闪亮的镐头下方,精致的银牌上清晰地刻着几行字:“内务部朱总长启钤奉大总统命令修改正阳门……用此器拆去旧城第一砖,俾交通永便。”
    短短几个月后,往来于正阳门附近的人们惊喜地发现,曾经围裹在城楼和箭楼之间的城墙不见了。数百年来通行不便的北京城,用开放的姿态接纳着自由穿行的人们。随着阻隔在东、西长安街之间的红墙被拆除,从不通行的大街,终于在形成了五百年后,第一次连做了一条实至名归的大道。

第一次整修天安门


    解放的北平,充满光明。1949年8月9日至14日在北平召开,出席会议的全市各界代表共330人。周恩来到会作了《将革命进行到底与建设新中国》的报告。8月13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出席会议,并发表了简短讲演。
    为了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新中国的诞生,第一届北平市各界代表会议做出了整修天安门广场的决议。经过数千名劳动者的共同努力,整个广场面貌一新。历经风雨的古城展现出青春的容颜。

第一次拓宽长安街


    长安街在历史上正式的长度只有3.8公里,从东单到西单。

    这样的格局在1958年被彻底改变。国庆10周年前夕,西单到复兴门的邱祖胡同等,东单到建国门的裱褙胡同等,全被拆除,修起了35米宽的沥青路,复兴门到建国门全线贯通,长安街长长度为6.7公里。道路彻底打通,为两侧的建设打下了基础。

    修建前的长安街上,古代留下的庆寿寺双塔、长安左门、长安右门和东西长安街牌楼都是道路中间明显的标志物。是否应当保留,曾经引起争议。

    由于当时国内外局势还很不稳定,一条笔直宽阔的大街,在紧迫的战时完全可以临时用作飞机的起降跑道。于是在改造长安街的时候, 所有可能阻碍飞机起降的建筑都被相继拆除。

    拓宽的大街上,天安门前那对华表和石狮子成了明显的障碍。这几件文物,每一件重量都超过十吨,怎样才能把它们“请”到路边呢?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想起了老师傅“搭材匠”徐荣。搭材,是传统建筑行业里搭建脚手架的行当。使用简单的杉篙、麻绳和吊链,徐荣和几位师傅没用多长时间就让华表和石狮子换了地方。虽然今天我们已无法从当年的影像中辨认出徐荣,可是胶片上的这一幕,已经永远定格在长安街的记忆中。

    1959年10月,改造后的长安街呈现在世人面前。南池子到南长安街修起了80米宽的游行大道,扩建后的天安门前,形成了东西500米、南北860米的大广场。这种规模和气势,超出了当时人们的想象,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长安街第一次被拓宽。

百里长街


    21世纪的长安街上,脚步更加匆匆。繁忙的地上和地下交通,把长安街变成了一个立体交通网。它的长度从昔日的6.7公里延展到46公里。“十里长街”已然变成一条“百里长街”。它以开阔、包容的气度,展现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气息。在属于知识和速度的时代里,长安街犹如一条瞬息万变的信息高速路,它的未来似乎早已和这璀璨迷人的夜色融为一体了。
    今天的长安街向世人尽情地展示着一个东方大国的形象和魅力:
    每逢“五•一”和“十•一”,天门广场的中心都会矗立起孙中山先生的肖像。一个世纪前,这位伟大的先行者“起共和而终帝制”,迎来了中国民主革命的第一缕曙光。他的身后,人民英雄纪念碑用无言的巍峨告慰着为中华民族复兴前赴后继的英烈们;正前方的天安门城楼上,悬挂着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的画像。两位巨人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含笑相望。以他们为代表的中华民族,用百余年承前启后的奋斗历程,印证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每天,数以万计的人们会来到这里,一次又一次举起相机,感受着与祖国同在的神圣时刻。此时你会发现,平静的每一天才是生活的常态;而平凡的人们,永远是这条长街、这片广场和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