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影厂频道 > 长安街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专家发言]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 王红卫

 
CCTV.com  2009年11月03日 09:15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很感谢有机会让我观看这部片子,因为平时不太看电视,如果教授都说是外行了,我就更不敢说是内行了,因为平时接触这纪录片不是很多。对纪录片不能称内行的话,另外一个问题,老北京有关长安街的历史文化也不能称为专家,但是还是得说。有对有错,大家一块商榷。

这个片子我看完之后最强烈的第一个直觉,还没有看,最强烈的还是题材的选择,这个点的切入很聪明。因为共和国60周年关于电视的纪录片也好,文献纪录片也好,这么多。如何在这两种形势的压力下,再从这些已经被做得差不多的题材之中找出一个既有点也有面,既有空间也有时间,和国家能联上,同时又不是那么大而化之的一个题材和内容,我觉得这一步其实是最难的。

    选了长安街大家谁都熟悉,谁都知道它的地位,但是从来没有好好做过的一个点,这个片子未来的出口已经成功一半了。我也不是什么北京历史文化的专家,接到这个片子以后我还想了一下,在800年建都史上,以前封建帝王时代讨论北京更多的是中轴线,包括奥运会,这个可能和以前的完全有关系,所有的建筑设置虽然是一个方形,但是其他的对称性也是基于中轴线对称,象日坛、月坛这些,不太重东西方向的。可能前800年我们顾的是中轴线这条南北方向的线,而确实如同刚才教授所讲的,所谓百年沧桑,六十巨变,反而到了建国真正进入一个现代社会以后,开始以长安街东西向的,怎么说呢?自觉或者说阴差阳错的变成整个这60年发展的一个线。北京人可能更熟悉这条街百年是怎么回事,由西向东一直延伸,尤其是向东感觉中国向海边走的历程,从这个意义上其实挺有意思,也不是说我们的规划是特意的,恰好形成了有点隐喻性的历史变化。所以,找到长安街切入还是很重要的。这就是所谓把时间、空间,把一个城市和一个城市的局部和这个国家,把我们当代中国和未来,和以前的中国联系,这个是每个人烂熟于心的,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全面地观看过、思考过。所以,这是我想特别肯定的一点。既是基于我们事后研究研讨,也是基于一个创作者产生的钦佩。我们都是做这些事的人,我们这个团队在开始的时候有这么一个选择,我觉得非常值得我们后面的人吸取很好的经验。

    第二,虽然不是纪录片专家,也说点貌似专家的话。这个片子给我的印象和我看过的其他一些纪录片不同,我觉得对它整体的印象是做了一些纪录片形态的结合,或者类似于杂糅的东西。说的是文献纪录片,但是它比传统文献纪录片又有一些比如说电视台的从80年代开始大制作的专题片,专题片和文献纪录片的角度和目的不太一样,主要是为了说某些东西,而不是回顾某些东西,展示总结某些东西。同时,还有一部分像科学纪录片,要把一些问题以它的方式,以它的研究以及结果呈现给观众。所以,它实际上是把科学纪录片、文献片、专题片的一些东西都放在一个片子里。这样和编导的想法是吻合的,如果用单一种方法,无论对于这个题材而言,还是对建国60年献礼而言可能都害怕会单薄。同时,结合时间、空间、历史、现在、未来、文化、历史需要有这么多的支撑点才能把它支撑住。这样一个形态结合的杂糅其实对于真正拍起来、剪起来、做起来会是有困难的。但是,编导还是去完成了。我觉得无论是知识分子,专教授也好,还是老百姓也好,第一能看懂,第二能够看到他熟悉的东西,也看到他相对不了解的东西。同时,像老师讲的,看到那些其实是熟悉的,然而因为提供一些新的影像,新的技术,反而又感觉陌生,很有新鲜感的,这个可能有赖于对于整个形态的确定。

    第三,对于现代影像技术的运用。做出来的一些人物放到3D空间中去,基本上运用了电脑和现实结合的纯动态,以及把动态的东西变成一个相对静态的。以往我们从广告开使用,再到纪录片,基本上现在纪录片形态能用的东西都用了。但是好的不是它都用了,它是有控制的,不是炫耀,最近有些片子可能会有这个问题,它把现在的某些技术用来圈钱也好,需要玩投资,或者用作对受众简单的技术性的炫耀,没有考虑真正放到片子里的作用。我觉得这部影片做得很好的一点就是我什么需要这样能讲清楚,这样能提供一些新的方法,包括有几个没有用以前用过的,可能那些东西在其他的纪录片也出现了不少,如果再用那些可能就比较单调,这是以一个艺术创作的角度考虑的,这个就能体现它的专业性。包括刚才老师讲的几段领导人的原声选取,看了以后也挺想问的,这次创意和大典的创意是互有参考还是你们在先,我们团队的人参加到那里面还是?

[高峰]没有   

[黄会林] 用的不是一样的内容。   

[王红卫] 是不一样的内容,但是以往用画像也好,这次不约而同的用了声音。

    [高峰] 纪念碑只有广播电台有录音,我们延续这个思维,干脆都是声音。

    [王红卫] 因为以前纪录片要么来段开国领导人在台上,要么来段照片,或者出个语录,这次都不约而同的用了声音,但是内容我觉得是很仰仗60多年对文化政治的熟悉。其他的用开国大典那段话,这基本上是演出性质的东西,要的是大家一个众所周知的形式感,知道这是毛主席开国大典就行了。这次每个人的话都意味着每个人在历史上特别特殊的作用,比仅仅一个宣布要厚重,那是毛泽东作为开国大典主持人,不像纪念碑那么厚重。那个选择是非常好的。

    [黄会林] 天安门上的那段话成为一个标志性了,我们恰恰不用那个标志性。

    [王红卫] 刚才高厂长也说了是不是我们还有意见,直言不讳地说我个人的意见,供创作团队参考。第一,在座的老师有没有对北京这点事熟的?街和道的区别是什么?南北也好,东西的也好,什么样的为街,什么样的为道?我拿到盘以后,看到“长安街”这三个字很醒目,但“中华第一街”有点含糊,你如果不告诉我说拍了中华第一街,我会认为商业的感觉浓一些,街感觉是和街市连起来。王府井大街,平安大道,我现在感觉有点乱,平安大道也是东西向的,到底怎么是街、怎么是道,稍微有点含糊。它名字的烙印已经烙在每个人心里了,中华第一街的冠名是不是没有必要,会不会有歧义。

    刚才老师提段落,我感觉我脑子有一点段落,有一点保留就是90多分钟的章法和线索,它到底以什么样的东西做这个章法和线索。看到后面感觉有点乱,找不到一个特别明确的东西。这个困难可能就是刚才说的,时空、历史,可能在做的时候,以这么一种方式去推进或者梳理的话,这块不是特别清楚。我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并不是东西太多,而是组合的方式,做这个框架的方式找一个比较清楚的,别人觉得是不是跟这个大的题材不太相配,但是你敢这么做。观众看什么东西,我提供的脉络是一个特别清楚的,同时可能特别现代的。另外一个我想说的是,最后感觉其他的对题材的把握也好,整个的控制也好,都是有经验的。但是到最后有一点,从具体落实到整个片子,尤其是最后构成的意识不够新。如果这个意识再新的话这个片子就能做得更好。当然,我们也理解实在要完成的太多了。我个人觉得纯粹作为一个纪录片来看,这块的力度以后的生命力会更长远。

    另外,两个小地方感觉顾了我们大事之外,既然你提的是一个我们还有人住的这么一条街,感觉亲和力还少了一点,亲和力可能也不是从多少老百姓的影像上,有多少观众对这个旁边和其他的不一样,我拍香榭里舍,我拍哪国的任何一条街。和华盛顿相比,我们历史形成的方式,那么重要的大道旁边都住的是人,这些人他们和长安街的关系,他们一代一代的关系是一个人的关系,不再是一条街道和国家社会的关系,这块也是有点遗憾。如果有一小段这样,你就感觉不一样了。另外,感觉对于天安门和周围的空间有点太集中了,这和我开始说的这是个很好的创意,我们不去做故宫,不去做天安门,去做街道可能有点偏离。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