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影厂频道 > 长安街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专家发言]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主任 潘若简

 
CCTV.com  2009年11月03日 09:1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我觉得选题很棒,有两个地方看起来感触挺深,这种题材的影片只有新影厂能干,解放以来这些东西,延伸想这个片子之后还有好多,这是银幕上特别新鲜的东西。再一个为什么只有新影厂能干,新影厂肩负宏大历史的职责。我看这个最大的感受,它肩负历史叙事、宏大叙事,这是新影的职责。大片的架式特别足。这是挺棒,挺震撼人的。

    我以前纪录片看得也少,对新影厂的印象老是新闻片,我就觉得它的新鲜度和技术含量不足。但这个片子特别好,元明的历史材料、新的技术手段和新的叙事手段跟历史资料之间的关系,而且我总觉得是不是修了?

    [蓝冰] 重新修了,都是用底片修的。

[潘若简]从城门过来这种转换技术含量高了,这是影片给我感觉特别深的一个地方。一定是别人做不了的。第二,一定比我有的东西,所有素材的新鲜。历史画面不再沉闷,有重新书写历史,换一个角度展现历史的意义在里面,这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两个东西。

我从观众的角度,觉得有点遗憾的地方,有我不太满足的地方,因为长安街涵盖的东西太多了。所以,除了宏大叙事以外,创作者如何定位这条街和如何重视这条街,我自己特别渴望看到这个片子已经有了,但我觉得还不清楚。它是从皇权权利中心到人民权利中心,有这样一个过程,然后有一个国家发展的动向,现在权利的东西多了,国家权利中心的展示是非常足的,但是人民跟它的关系不够。如果观众看了长安街,对普通百姓的吸引力,我原来想可能你们会做这个东西。它是一个权利的东西,人民的东西少,就造成结构上显得散。到后面我就觉得急,长安街上的事开始往上堆,所有大事都要往上放,缺一个明确的你如何看待这个。我就想这条街定完位以后,这条街的整体感觉这条街到底是什么样还不清晰,天安门多了,权利多了,但是人民的东西少。

    创作上的事,我觉得节奏上的把握,我对解说的声音有点遗憾。我觉得导演的想法很明确,想追求娓娓道来,不想非常激昂,但是娓娓道来和有情感不冲突,整个下来我觉得太平了。李大钊故居那段画面解说很平,加上摄影的节奏特别慢,你自己拍的东西基本上没有节奏,因为宏大叙事要这种东西,但是整体看,这个片子情感的高潮、技术手段跟创作的设计我觉得还很不够。当然要求很多,你要写这么一条街,可能这些地方注意一点,它会更漂亮。

个别地方解说词和画面的关系,解说词说解说词的,画面说画面的,它们之间能够产生更多的内涵。这是我特别直观的感受。好处就不多说了,说说感觉上遗憾的地方,因为你要给观众看的话,还可以个性更鲜明。这部影片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既然有这么多观众那么关心我们怎么走过来的。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