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一场视觉的盛宴的背后——写在《城市之光》公映前

 
CCTV.com  2010年04月28日 08:41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导演邓蕾(右一)与德国友人交流拍摄内容

 

我是第一次参与一部纪录电影的全程拍摄,尽管在此之前,我做过几百部甚至更多的电视作品。

我加入的时候,电影还只是一个创意和一个提案。而今天,写完这篇文章,我已经即将去参加电影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的第17届大学生电影节的首场展映仪式,这期间的历程将近两年。两年的经历中,光影更迭的不仅仅是电影当中每一个镜头的变幻,更有时间的累积,以及在时间的流转中一个团队对于世博会、上海、城市风骨、人类文明的思考与体验。

很多已经观赏过电影的人和我说起这部电影的写意感——对于许多观众来讲,它是虚幻的,含蓄的,委婉的。市井民生的滚滚红尘也不过是生煎包出锅时荡开的层层热气,上海的美丽与时尚被几组做过视觉特效的逐格摄影演绎得酣畅淋漓,而那些城市,那些或传统或现代、或风情或优雅的各个大洲的城市,它们在每一个最华美的设计中展示着最为经典的景观……

而其实在我们的眼中,电影是实实在在、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积累与搭配,每一个镜头都出自摄影师经年历练的手笔。许多场景、许多面孔会勾起我们温情和疲惫的回忆:那些震撼人心的建设场景,是摄影师带着助理和场记,迎着世博场馆建设之初的漫天烟尘和风沙,冒着南方梅雨季节的倾盆大雨,顶着夏日无遮无拦的炎炎烈日,在极早或者极晚的时刻耐心等待而获得的;那些精美的城市风情,是摄制组经历了欧洲的大雪、在机场冰冷的地板上睡过后拍摄的;是我们的行李在长途的奔波中一次次丢失又一次次寻回后拍摄的;是在欧洲,一群50后、60后背着负重几十公斤的行李爬上几千米高的山上拍摄的;是于几百个日日夜夜中翻寻灵感、苦心积累后拍摄的;是谙熟了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速公路,甚至在哪里吃饭、在哪里歇脚都有了固定的去处后拍摄的;是因为经费紧张,连吃一碗白米饭都要算计一下、是每人要一碗便宜还是一桌子人要上一大盆更加划算后拍摄的……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见证了世博园区从拆迁到荒芜,到钢筋林立,再到场馆拔地而起的全过程。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旗袍沙龙的老人们和我们从陌生到熟悉,我们一点点地观赏着她们中的许多人从刚刚退休时带着疲倦与茫然的粗糙,一点点变得精致和如少妇般优雅。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有幸经历了来自德国的摄影师塞风和妻子何凯迪成为第一对在上海登记结婚的德国夫妇,经历了他们的女儿在上海的出生和成长。她的笑脸,是我们这部世博官方电影中最纯净的瞬间。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认识了徐氏父子,和他们一起看新房、搬新家,看见父亲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拭去眼角的湿润——那是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60余年后,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子。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世博会,这个原本离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觉遥远和陌生的词汇开始变得具象、变得亲切、变得丰盈。我们中的许多人成为了某个片段的世博专家,我们可以说出来自于世博的许多发明创造、精美建筑;我们可以描绘世博历史的许多精彩瞬间、经典人物;我们甚而可以站在一个个体的角度去关注这个离每一个普通人既远且近的盛会,关注它为这个星球的许多城市和人带来的改变,为人类文明带来的冲击。我们更转而期待这个盛会的到来,不仅仅是为了中国上海,为了我们喜欢和牵挂的城市,更是因为我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参与了这个盛会,为它已尽绵薄之力。

作为摄制组的一员,此刻,我不敢单独提及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因为每个人的名字都和这场视觉的盛宴息息相关,仿佛缺少了谁,这部电影都不够完整、都无法完成。即使我们忽略掉那些协助的单位在不经意间为电影的拍摄付出些微薄努力的无名的支持者的话,片尾也仍然打出了一份长达百人的创作者的名单——我深深感知,真的是排名无分先后,每个人都是这部影片不可或缺的灵感与组成。

 

 

                              本文作者 邓 蕾 《城市之光》编导、撰稿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