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城市之光》摄制组赴欧洲拍摄回顾

 
CCTV.com  2010年04月28日 08:4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导演朱晶在拍摄中

 

19世纪,哥本哈根一个穷鞋匠的孩子说,旅行就是生活To travel is to live

他携着一把雨伞,一根手杖,行走在刚刚开始城市化进程的欧洲大陆,用最简单的语言,描绘人类童年的幻想。

2009年,世界是城市化的世界。

安徒生笔下的人鱼公主端坐在北欧海港的蓝色微波中,那里,是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摄制组影像之旅的重要一站。

“如何成为人类?”是那些海湾中曼妙精灵永恒的梦,我们带去的,则是凡人的话题,“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

 

考场一日

727清晨8点,德国科隆。历经十数小时飞行的6人摄制组准时出现在科隆会展中心4号楼。

半小时后,40个年轻人将在这里接受面试。世博会德国馆将根据面试结果最终决定2010年夏季在上海的工作人选。

“我的2010——工作在德国馆”是导演组在剧本讨论时较早确定的故事之一。

展会经验丰富的团队使德国在此次世博会境外参展国中一直保持着领跑状态,若干国家馆刚刚开始奠基的时候,德国馆封顶仪式的邀请信就已出现在官方电影摄制组的公共邮箱里。

同样,德国馆最早在网络上发布了招聘200名工作人员的信息,截至20095月,已经收到了超过2000份简历。

830分,面试开始。

为确保公正并遵循真实记录的原则,我们在应聘者知情的前提下获取了部分个人信息,但当天的面试结果对于摄制组、考官、应聘者,都是悬念。

我们计划追踪的人物A中文面试表现有失水准,人物B迟到却未提供合理解释(依照严谨的德式逻辑,这意味着出局),还好,人物C过关斩将,一路表现优异。

他是谁?他会顺利入选吗?

暂名《上海,2010》的官方电影将讲述他的故事,我们衷心祝愿他的身影能够出现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德国馆。

 

遭遇CCTV粉丝

WDR,一个陌生的字母组合,代表德国的一家电视台。

如果有人告诉你,在科隆没有人不晓得WDR,你或许已经品出这话里的味道,该电视台在德国的地位,相当于我们的CCTV

导演Jens Gleisberg先生是我们要找的人。他制作了两期与德国馆招聘活动相关的节目,巧合的是,其中一期的主人公正是我们拍摄的人物C的女友。

Jens 对我们的造访高度配合,找素材、看回放、讲解制作过程、透露幕后花絮,站在WDR的制作间里,心底暗叹,此地区雷锋密度实在是高啊!

道别,感谢已说到嘴软,却仍为占用了Jens一下午时间而惴惴。

他不经意地说,几年前,在各路媒体云集的法兰克福车展上,他因突发状况临时需要一名摄影师,一个中国人站出来,为他拍摄了30分钟,那个中国人,来自CCTV

Jens笑着大步走进WDR总部,这个午后,他很快乐。

感谢Jens,感谢那位曾给境外同行无私帮助的CCTV摄影师。

你种下花朵,我收获了芬芳。

 

机场惊魂

跳舞的风车,像告别的手,旋转着白天黑夜,到达挪威斯塔万格。

6人摄制组守候在机场行李传送带旁,望眼欲穿。

一件贴着“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标签的行李始终没有出现,它只是13件托运行李中的一件,却装着电池、磁带和充电器。

机场工作人员询问了我们在中国的地址,并委婉地告知如果近期没有找到行李,会在找到时直接把行李寄送到中国。

斯塔万格的天空清澄透亮,心底已是一片暮色。

此时是挪威的晚间22:00,第二天清晨预约了拍摄。

紧急预案A:向挪威当地电视台寻求帮助(由于机器型号差异,寻找到匹配设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紧急预案B:从其他工作箱中努力找到一块备用电池和一盘备用磁带(用一块电池、一盘磁带完成今后7天的拍摄完全不可能)。

绝望,莫过于此!

玛雅,可爱的“香蕉”女孩,是挪威创新署(挪威参展世博会的负责机构)全程陪伴我们拍摄的工作人员。

84清晨,接到斯塔万格机场通知,正是她娇小的身躯义无反顾地冲上出租车,又魔法师般提着丢失的行李箱出现在我们面前。

感谢玛雅,你的存在使摄制组在挪威的拍摄如此快乐!

此外,行李的一夜周游再次证明了真理: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电池不能塞进同一个箱子。

 

洄游

跳跃,跳跃。

三文鱼用一次次脱离水面的弧线锻炼肌肉。

它们准备着,回到自己出生的河流。

鱼场飘荡在蓝色的峡湾中央,宿命注定,无论跳得多高,这里的鱼儿也无法回到淡水的故乡,但它们鱼场外的同类,会从遥远的大海游回出生的溪流,不吃不喝,一路奔波跳跃,用累累伤痕,完成生命的交替轮回。

拍摄三文鱼是因为挪威馆。这个以“大自然的赋予”(Powered By Nature)作为主题的展馆致力于呈现城市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三文鱼,是其展出的一个秘密武器。

2010年上海世博会,将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针对“城市生活”的探讨。这些跳动的生命触动了我们一直思索“城市”问题的神经。

城市并非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改造自然和改善自身的结果。

城市曾与自然渐行渐远,用水泥否定土壤,用霓虹否定星空。

在“城市化”的路途中,人类是否需要“洄游?这激流中的逆向而行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 

告别北欧清凉的夏季,我们揣着心痛的超重罚单(虽然肩扛手提,托运的摄影器材依然很重)走入奥斯陆机场。

匆忙的脚步下,四句铜条镶嵌的中文诗句跃入眼帘。

在剧作家易卜生笔下,这诗句是待嫁女子吟唱给远方的恋人。在我们心中,这首诗,是城市写给自然。

或许那里冬尽春衰

又一个夏季 光阴又一载

我只坚信终有一天你会归来

守着我的许诺将你等待

 

                                  本文作者 朱晶《城市之光》编导、撰稿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