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解放日报] 《城市之光》,为《上海2010》而准备

 
CCTV.com  2010年04月28日 10:50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对话纪录电影《城市之光》导演周亚平

林环

 

世博会是一个新时代的PARTY,对于参与世博会的任何一个个体来说,每个人都有他的近邻,也有他远方的朋友。然而大家相约上海,相聚2010,在这里“欢聚、合作,理解、沟通”,形成了一个肤色各异、心灵相通的大家庭。“大家庭”,一个闪耀着中国式和谐精神的语词,像曾经带给我们所有文明进步的新事物一样,也会给今天的文明,今天的人类输送崭新的想象,散发更新的光芒。

-----引自纪录电影《城市之光》

 

4292200,一部迎接2010上海世博会盛大开幕的纪录电影《城市之光》将在央视电影频道与全国观众见面。为此,本报记者就电影摄制的相关话题访问了该片导演周亚平。

 

4000分钟剪出80分钟

     因为世博,热爱摄影的徐喜先、徐建荣父子搬进了新居。30年前,徐家生活在10平方米的房子里,为了享受哪怕是短暂的、想象中的更大空间,徐喜先用5倍于他当时工资的190元钱,买了台海鸥牌照相机,为的是到开阔的市郊拍照。多年以后,儿子继承了父亲的爱好。于是,空间的梦想在两代人之间传承,上海的变迁存留在徐氏父子的镜头里。

 

 新闻视点:为什么选择徐氏父子的故事?

 周亚平:选择徐氏父子这样的个案,是从一个“看”的视角出发的。我们看上海,首先看到了在看上海的人;我们记录上海,首先想到了在记录上海的人。徐氏父子热爱摄影,相对其他摄影爱好者,他们还有一个“接力棒”的意义。在影片中,他们的出场,从某个角度解决了一个上海新旧交替、变化更新的话题。上海在他们父子眼中,由黑白变得彩色。当然,在新对旧的重新回眸中,即便是日常生活的烟火传承,上海透露出的城市气质和情感,依然保持着它的原创与生动。

 

新闻视点:从另一层面来看,徐氏父子个案也折射了你们纪录片人的追求?

周亚平:是,徐氏父子的“我行走,我记录”,正可谓“昨天的新闻,今天的历史”。中央新影作为世博纪录电影的承制方,如同过去一样,从不缺失于历史,从不缺失于时代。如今,我们的纪录电影,同样践行着“今天的新闻,明天的历史”,作为对2010上海世博会翔实的记录,其保存影像资料传世的史料价值是必须强调的,甚至说是摆在第一位的。我们现在能够欣喜地看到1970年日本大阪世博会留下的珍贵影像,便深知自己“惠及”未来的使命责无旁贷。纪录电影《城市之光》虽然电影成片只有80分钟,但影片自20089月开始拍摄,到今年2月截止,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共摄制了近400分钟胶片素材,近4000分钟高清素材。这些素材作为档案的收藏与传承是非常重要的。

 

新闻视点:应当说,世博纪录电影有两部,《城市之光》只是前餐?

周亚平:最初,我们与合作出品方上海世博事务协调局联合策划时,只是摄制一部120分钟的标准电影。但是,为不辱使命,中央新影创作团队决定首先摄制一部为迎接世博的纪录电影《城市之光》,成片80分钟,同时,重点摄制一部全方位表现世博举办历程的纪录电影《上海2010》,成片时长将达159分钟,以纪念世界博览会举办159年的历史。

可以说,《城市之光》是为《上海2010》而准备的,北京《中国艺术报》一位记者撰文说“《城市之光》照耀上海2010”。

 

 

PARTY”是影片的“眼”

42岁的马可在中国已经住了十年。十年里,他获得了汉学博士学位,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娶了一位南京的女子为妻。从日常的语言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马可完全融入了中国。在世博会来临前夕,马可和他的德国朋友正筹备着一项工作,那就是,向将要前来上海参观世博的德国人介绍他们眼中的独具风情的上海。

 

新闻视点:影片中有两个“中国通”,马可和塞风,他们也很“抢眼”?

周亚平:马可和塞风都是德国人,相对于外国人,他们是“中国通”了,如今,地球变得很小,世界变得很近,地球村已经成为一个大家庭,虽然肤色各异、语言各异,影片中我们参加德国馆应聘的中国小伙子、小姑娘,是不是也可称之为“德国通”。所以,影片选择的人物,都是因世博集合到一起的,在这里,他们有相似的愿景、共同的梦想;在这里,他们已经很难分为上海人、外地人、中国人、外国人了。我对世博的认知告诉我,世博在今天,就是一个人类文明的PARTY。大家因文明而相聚。

 

新闻视点:《城市之光》开场的题记和结束时的解说,您都提到了PARTY

周亚平:是。在影片时光大钟敲响之前,有这样的一句题记:“上海,在它时间的轨道上,自有它独特的凝练的光芒,一个盛大的体现新时代文明的PARTY2010年世界博览会,让上海再次与世界相遇……”说到PARTY,中央新影与上海世博局刚刚在协商联合拍片时,我曾经参观过一个介绍世博历史的展览,当时,我即留下了“世博会是当今人类文明的一个盛大PARTY”的留言。在对上海世博筹办历程的跟踪记录中,这一感受变得更加深刻了。自1851年世博会创办至今,相对其举办的初衷,今天应当不同了。它的“交易”功能已大大下降,但“交流”的需要大大增加了。人心需要交流,人心不是产品。所以说,PARTY是一个聚会,是一个“家”,人们互为东道主,无论是近邻,还是远方的朋友,大家相聚相知,世博在更大意义上就是一个美好的、善意的仪式。

 

在上海之外,在世博园内

古老的平江路上,年轻的徐涛夫妇经营着“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书店的名字有点奇特,古旧的院子、现代的明信片、年轻的朋友、手绘的地图……是小众的趣味、小资的情调,也是文化的心胸、理想的视野。

 

新闻视点:古城苏州是作为“城市最佳实践区”入选影片的吗?

周亚平:如果套用本届世博会的主题,那么苏州演绎的可以叫做“古城,让生活更美好”。城市,不仅是近现代文明的“集装箱”产品,中国城市的文明史也已很长。如果向世人呈现东方城市的理念和价值观,我们认为苏州便是一个,它是离“世博”最近的中国最古老的城市。苏州是一个积淀,它聚集了众多的世界级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我们在影片中描述苏州时没有停留在古老文明上,而是记录了一个古老街区的年轻人的书店,人们既相信时光可以倒流,更相信城市通向未来。在上海之外,世博园内,具有各自别样风采的城市概念,有很多。

 

新闻视点:看得出,在影片中,你们展现了众多城市的风采,您认为大家的城市价值观能得以交流吗?

周亚平:这是个复杂问题,我们的电影也在追寻、关注,并探求答案。在影片中,我们除了表现现代城市外,也讲述古典城市,除了展现发达城市外,也反映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民族背景的发展中城市。当然,影片成片的长度有限、摄制周期时间有限,我们不可能全方位的涉猎。但是,我们认为,互相交流是必要的,也要坚信交流同样是可能的。上届在日本爱知举办的世博会,我参加过中国馆的相关工作,我当时创意,把中国的昆曲与日本的能乐组合到一起同台演出,这是两个世界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融合”,这个合作从创意策划到组织实施,过程中有很多艰难,但最终还是“融合”到一起了,昆曲的《惊梦》和能乐的《井圈》同台同“剧”上演,受到了中日及各国参观者的欢迎。我认为,“遗产”都能交流,“活着的”更可以交流。

 

城市带来丰饶人生

上海市闵行区的古美街道,每月一次的旗袍沙龙礼仪授课正在进行。参加沙龙的是来自上海四面八方的退休女性。她们用自己的美来传播上海的美,世博的美。当她们用旗袍展示这座摩登城市时尚变迁的曲线时,没有什么比这一刻,这审美的时分,更令她们感到快乐与幸福了。……世博是美,上海是美,旗袍是美,所有的参与都是美。

 

新闻视点:为什么选择一个老年时装队来表现上海?

周亚平:我们的编导选择这样一个个案,是因为她们对世博的热情参与、热情关注。《城市之光》是一部纪录片,它与剧情片不同,剧情片习惯于用传奇重现外滩上的英雄本色,用悲欢演绎屋檐下的儿女情长。纪录片不需要虚构世事人生,世博是一个舞台,海宝、场馆、年轻的舞者、老年的旗袍沙龙女性,都是这舞台上的主角。她们的参与是真实的,快乐也是真实的。我们需要寻找一种人与世博的情感联系,建构一种人与世博的理解关系。这些旗袍沙龙的退休女性,事实上已近中老年,事实上却又有多年轻。她们因世博而变得美了,她们把美带到北京、带到台湾、带到上海以外的祖国各地方,同时,她们自己也获得了更为丰饶的人生。

 

新闻视点:影片对上海的表现很充分吗?

周亚平:当然。我说过,上海不仅是一个名词、一个动词,而且更是一个形容词。这不是矫饰。《城市之光》,某种意义上,就是“上海之光”,如果一个外星人从另一个星球上看,我们的每一座城市也许就是地球上的一个个地标,而那个闪烁着光芒的最重要的地标,就是上海。近年来,上海神话一次次突袭世人眼球,我们不能忽略这些事实,它的城市变化、经济成长都很迅捷,在影片中,我们用逐格摄影来体现上海的速度、用交响音乐来呈现上海的厚度、用三维制作(指“时间之轴”)来表现上海的深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通过“人”来展现上海的高度与宽度。

 

新闻视点:最后,请谈谈您对世博的祝愿与对影片的期望。

周亚平:整整一百年前,上海人陆士谔在他的幻想小说《新中国》中预言上海浦东将开博览会。今天,上海梦想成真。上海和世博都是美的停驻地、梦的停驻地。我在《城市之光》里最后写道:“上海,是当今时代发展的一个精美的缩影,世博会则是人类文明呈现的一个精致的缩写。”但愿《城市之光》加上正在拍摄的《上海2010》是“缩影”加“缩写”的“再浓缩”。希望能为将来留下宝贵的历史影像,也希望广大观众支持纪录电影。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