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前方摄影队的工作

随军摄影师    吴本立

 
CCTV.com  2009年04月03日 13:4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49年2月,吴本立(左二)、郝玉生(左三)、吴梦滨
       (左四)、葛雷(左一)赴第三野战军途中在黄河大渡口合影。

 

渡江前的布置

从北平先后出发的共有八个摄影队。当时我们了解了全面的军事情况:渡江任务在军事计划上二、三野战军为主要力量,其他部队配合。第三野战军渡江后先围攻南京,在进攻沪杭,二野仅仅在南京外围在浙赣线上牵制敌人,主要是怕敌人从浙赣线上跑掉。所以我们认为摄影队工作重点应放在三野,并利用电台与各个队保持联系和便于调动。经三野宣传部陈部长同意后,即派葛雷、韩秉信两个队去二野(当时高振宗队离开三野去东北了,渡江前赶到三野),吴本立、吴梦滨、郝玉生三个队留在三野。

 

当时估计到渡江后的一些情况,又为了收集渡江前的一些材料,吴梦滨、郝玉生两个队先下部队,吴本立随宣传部行动。由于交通的困难,随前边部队行动不允许携带较多的东西,尤其是长途行军与渡江后难以估计的情况,因此底片与余下的行李都放在我处。

 

关于渡江过程中的任务及工作上注意的问题,在未出发前曾召集过全体同志会议,说明如何争取完成这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光荣任务,使得工作有更大的效果,和保持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以及给部队良好的印象和他们保持紧密的联系等等,并决定根据军事的具体发展情况,灵活机动地调动干部,配备力量。

 

为了使各个队能经常取得联系与不浪费材料,决定经常以电报联系或电台汇报,这样不但可以知道各个队的工作地点与情况,而在可能范围内,争取做到每拍材料前,先有计划地进行研究,如用底片数量,拍什么主题等,等待回电再拍。这样做,使得总指挥可以了解全面材料,不致重复与浪费,并随时可将各个队的经验与所拍的材料互相报导。

 

渡江前后各个摄影队的任务,除在开会时提到外,当各个队到达部队时,又打电报明确通知了各兵团负责同志。

 

 

渡江时的情况

由于交通的困难和几天的连雨,摄影队不能按时到达部队,赶到部队原驻地时,部队已开始移动,因此,在渡江前的许多材料上,遭受不少损失。这时吴梦滨队是分配在十兵团二十八军,原计划在扬中一带过江,郝玉生队分配在八兵团二十军,预定从浦口过江,后来军事情况发生变化,郝玉生队由浦口转江阴一带渡江,吴梦滨队转扬中左侧一带渡江。

 

我们根据军事情况,来计划摄影队工作,部队是先攻南京后进沪杭,我们摄影队也准备先在南京会合,集体进行工作,并以南京为根据地,有计划地进行沪杭工作。

 

当部队出动时,每个摄影队都不能按原计划完成任务,材料拍得少。部队为了避免敌机袭击,大部分都在晚间活动。在这种情况下,各个队每天都在为自己的任务担心,特别是渡江材料,苦恼和发愁的心情是普遍的。因此,为了得到些补救,我与陈部长商定,用电报通知各兵团或部队首长,摄影队随第二梯队渡江,可先随第一梯队到江边待拍,估计第二梯队可在白天过。

 

 

渡江后的情况

渡江后,敌人迅速败退,我军跟踪追击,由于军事上的迅速发展,大部分的部队每天走130-150里的路程,再加交通不方便,又没有交通工具,电台赶不上部队,因此,各摄影队失去了相互的联系。

 

这时,南京国民党的要员们,已在准备逃跑。当南京解放后,敌人即沿浙赣路逃窜,但我们部队早已有了准备,在浙赣线上等待着敌人。在这种情形下,自己甚为焦急,当即向陈部长提出,设法解决交通工具,第一是到追击区去,第二是到南京。一星期后才交涉到一辆汽车,正准备出发时,接到南京高振宗、郝玉生、葛雷三个队的电报,他们已抵南京进行工作,由高振宗同志负责领导,并征求我的意见拍什么材料。同时宜兴、广德等地战争已告结束,因此我就着手进行沪杭等地工作的布置。

 

在渡江后交通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我随部队在常州住了12天之久,李秉忠、韩克超两队由镇江南渡赶到常州,这样在沪杭工作上增加了信心。

 

59随部队一同出发到苏州。郝玉生队因机器发条已断,无法工作,由南京赶到苏州我处,吴梦滨队也在此会合。这时部队已攻入杭市,当时三野有人去杭工作,陈部长意见可派一个队去杭,即派李秉忠于512去杭工作。

 

上海军事情况经陈部长告知后,根据上海市区的面积和部队进攻的路线,摄影队只能做到有重点地配备,当即派吴梦滨、韩克超两队随十六兵团在吴淞、扬行、刘行一带工作。吴本立、郝玉生、薛鹏辉三个队(薛鹏辉是三野电影队摄影组同志)到九兵团,在七宝、徐家汇一带进行工作。抵兵团部以后,郝玉生队先到二十七军,吴本立、薛鹏辉随华东记者团与后续部队进城。

 

上海解放那天,郝玉生队随部队当日下午进入市区,吴本立、薛鹏辉队随记者团于当天深夜赶至徐家汇一带,在此呆了四五天之久,交通工具仍无法解决。

 

在上海除吴梦滨熟悉情况以外,我们是人地两生,无人过问,连饭也吃不上,晚间蚊子咬得睡不着觉,而我们住处在市郊,离市内有十余里路,因此在收集材料上受到很大的限制。

 

几天以后前总部抵达市区,我们方得到安身之处,吴梦滨、韩克超、郝玉生队亦陆续到达,便计划分头摄取敌人破坏情形与市区解放后的活动等材料,同时进行采访,准备拍入城式和庆祝大会。

 

在入城式没拍以前,我即回厂。拍摄入城式规模之大是从来没有过的,组织了上海电影界进步的摄影师即有几十个队,从这里可以取得很多经验。

 

 

本文摘自19498月《新闻电影工作总结会上的讲话》一文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