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荒漠•行走
分集导演 张玮

 
CCTV.com  2011年05月10日 09:2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分集导演  张玮

 

从我记事儿的时候开始,北京春天就经常会刮沙尘暴,出门带头巾也成为一种习惯。后来读《斯诺文集》,看到初春之际来到北京的埃德加·斯诺夸赞了半天“北京是亚洲无与伦比的、最雄伟、最吸引人的都市”之后,还得如实地加上一句“从戈壁沙滩不断刮来的风沙使人睁不开眼睛,城内雅致的屋顶上经常积了一层厚厚的尘土”。

20098月底,我接到制作纪录片《大漠长河》的任务,节目的主题是有关荒漠化的治理。

与小时候比起来,我明显地感觉北京近几年的沙尘暴越来越少了,强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大了,但是我对沙尘暴的了解却仅限于此。近年来,整个中国的沙尘暴是增多了还是减少了?造成沙尘暴的主要原因是自然因素还是人工活动?沙尘暴“有百害而无一利”吗?沙尘暴能否根除?什么是荒漠化,中国荒漠化的状况究竟如何?这些问题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片空白。

我需要制作的是有关治沙方法和成果的部分,为了赶在冬天到来之前抢拍一些治理成果,所以20099月中旬我们便开始了第一次的拍摄工作。这一次的拍摄也让我第一次与中国的荒漠化状况有了亲密接触。

2008年,因为拍摄塔里木油田,所以围绕塔里拉玛干沙漠转了一圈,对于沙漠我并不陌生,然而这次从内蒙古库布其沙漠——磴口——陕西榆林——宁夏银川,一路拍摄下来,沙漠腹地及周边人们的生存状态依然让我感到震撼,治沙人的艰辛也一次次感动着我。

对于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从未有过缺水的烦恼,然而对于生活在沙区的人和生长在沙区的植物,水是一切的关键。一位采访对象和我说,他的儿子到北京上大学,第一次看到澡堂中同学们淋浴的时候他哭了,因为他第一次知道,水还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使用,在他的家乡,水是无比宝贵的东西。

在内蒙古磴口,市中心的小广场也许是这里最繁华的地方,每天广场上的喇叭里都会有与治沙有关的内容,防沙治沙已经成为这里老百姓生活中的一部分。在刘怪沙头,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黄沙流入黄河的景象。五十年代为了阻拦沙漠对黄河的侵袭,沙丘上种了很多树,如今都已经死亡了。因为在建国初期,在沙漠和沙地上单纯的种植大量杨树和榆树,虽然也起到了一定的防沙作用,但却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荒漠化的治理不仅仅是简单植树这样简单。

在节目的拍摄风格上,我们希望把专家、领导与沙区百姓、治沙人分开,所以在采访专家和领导时采用了背景布,沙区百姓和治沙人的采访采用实景拍摄。

关于主要人物的拍摄最初我们希望采取纪录片的拍摄方法,采取跟踪拍摄,但是由于防沙治沙方法很多,需要展示的成绩也要比较全面,单纯的跟踪一两个人的方法不太适合,所以最终采取了部分纪实拍摄的方式。

在三集节目的主要拍摄人物的选择上我也走过一些弯路,一些材料上的报道和当地林业部门推荐的重点人物都与电视节目需要的人物有很大差异,这些情况不到当地是无法了解清楚的,而且不同人的居住地距离也往往很远。

第五集《守护家园》的拍摄是最顺利的,主要讲述了京津风沙源工程的实施过程和成果,我选择了多伦一个地方的几个主要人物展开叙述,用曾经四次搬家的赵成祥的经历为主线,这样也增加了节目的故事性。

20099月份的拍摄结束后,我们在2010年的冬天和春天又进行了两次拍摄,

在拍摄中有关治沙模式的问题是我曾经最困惑的地方,虽然每个省市的林业部门都有与该地治沙特点相关的文件,也有许多与治沙模式有关的专业性书籍,但实际拍摄中我发现这些总结其实是非常抽象和理论化的,要想按照书面总结的内容拍摄是不实际的。因此在第六集《与沙为邻》中,我选择了代表半干旱地区的赤峰和代表干旱地区的和田这两个城市作为主要拍摄地,再辐射到全国同类地区,这样拍摄对象的故事和治理方法都相对集中,观众看起来也不会太枯燥。

中国几十年的治沙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的专家表示,我国春季沙尘天气过程发生频次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呈明显的减少趋势。上世纪60年代沙尘天气过程发生频率平均为20.9次,70年代为19.4次,80年代为22.1次,90年代为16.1次,2001年以来为12.7次,减少的趋势非常明显。而且沙尘暴带来的不仅仅只有灾害,他是一个自然现象,有它存在的必然性,不是简单地治理就能避免的。

    在拍摄过程中,我才深刻感受到荒漠化治理是一件多么复杂而长期的工作,他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虽然在这次节目的拍摄中条件相对艰苦,也遇到许多困难,但每一次的拍摄经历给予我的都是又一次的成长。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