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凤舞神州》:一次文化“寻根”之旅

 
CCTV.com  2013年03月14日 15:56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由中央新影集团、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湖北省凤舞神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单位联合出品的大型人文纪录片《凤舞神州》,自去年12月底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播出以来,取得了良好的收视效果和社会反响。该片不仅全景式展现了凤文化及凤凰诞生地——楚地的人文历史风貌,更立足时代背景,揭示了楚文化在华夏文明圈及当代社会中的独特意义。日前,中央新影集团特邀影视界专家围绕该片的文化价值、艺术特色与创作得失进行座谈,以期为同类题材纪录片的创作提供经验和借鉴。

 

探源荆楚文化支脉

 

    《凤舞神州》以“凤之缘”、“凤之初”、“凤之鸣”、“凤之殇”、“凤之和”、“凤之韵”、“凤之灵”、“凤之惠”、“凤之烈”、“凤之翔”为分题、为结构、为线索、为镜像,梳理了从“四根”到“四式”的脉络,即从生活的“根源”到生活的“样式”、从思维的“根性”到精神的“模式”、从族群的“根本”到社会的“形式”、从心理的“根据”到品德的“范式”。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凤舞神州》总导演高峰介绍说,凤文化与龙文化同是华夏文明的显赫标志,楚文化又是华夏文明重要的一个支脉,它和其他地域文化在长期的衍变、传承和交融之中,共同构成了绚烂多彩、蔚为大观的华夏文明。拍摄《凤舞神州》,就是希望对凤文化及凤凰诞生地——楚地的人文历史风貌进行一次全景式的展示。

    而在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许柏林看来,《凤舞神州》对楚文化所做的深入系统的梳理与展现,彰显出中华文明的又一条“文脉”,别一种“基因”,这无异于一种文明的发现,使中华文明的历史面貌得到复原、得到扩大、得到丰富,并为今人与后人的文明创造提供勇气、提供参照、提供智慧。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电影家协会研究员罗艺军对此表示赞同。他把自己的看片感受总结为“一次文化‘寻根’之旅”。他说,当代很多中国人对作为中华文化重要根源之一的楚文化知之甚少,即使知道也是一麟半爪而已。而《凤舞神州》首次运用电视媒体全景式地鸟瞰楚文化并对其进行全方位评价,时间纵跨5000年,内容涉及天文地理、神话传说、巫术宗教、民风民俗、文学、艺术、冶金、漆器、农业、牧业、渔业、商业、传统手工业、现代化大工业等各个方面,这是对数千年楚文化的一次总结,也是对中华文明另一支脉的一次探源。

    “《凤舞神州》是对楚文化悠久博大历史的全景式再现、史诗性表现和当下性的话语叙说和总结提升。在这些丰富的知识理性和多维宏富的历史表象背后,更有意义的是,该片‘以凤说楚’,以‘凤文化’来概括楚文化(或者说是把楚文化提升为‘凤文化’)”,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教授说。

    陈旭光指出,楚文化以炎帝为始祖、以凤为图腾、以道家为学术主流。“楚文化”的称谓虽约定俗成久矣,人们也大体知道凤凰与楚文化的亲缘性关系,但在文化史中,直称楚文化为凤文化的并不多见,因为“凤文化”今天已经渗透或隐现在中华文化之中了。就此而言,《凤舞神州》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在大众文化传播领域开风气之先,堪称首部全面、系统地用影像的形式,在“凤文化”的高度展现楚文化精髓的电视作品。

    湖北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电影评论学会名誉会长牛均富十分赞同陈旭光的观点。他认为,《凤舞神州》在文化观念上,具有一种大气度,它站在现实的文化制高点上,通过历史学、社会学、哲学、美学、艺术学、民俗学、比较学等学科的综合观照,对凤文化进行了热情而理性的解读,从而传达出了这样一种文化理念:一种文化的生成,既是其内聚力的结果,也是其他文化的合力所致。长江流域的凤文化和黄河流域的龙文化,正是在融合和创造中,实现了龙凤呈祥,它们共同成就了华夏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这样的文化纪录片,无论是文化视野上的睿智高远,还是文化情感上的理性平和,都呈现出一种润泽心灵的高格调,让人在美的享受中,对中华文化的传奇进行追怀和想象。

    牛均富进一步指出,《凤舞神州》这部片子十集的篇幅,包容性极强,楚人的历史渊源,发展轨迹,哲学思想,文学艺术,科技成就,风俗礼仪,革命斗争等等,都尽在其中,综汇融铸,展现了荆楚文化博大绚烂的整体形象,反映了楚文化的价值和成果。该片以多学科的知识,多角度的思索,和一种宏大的文化气势,在大开大合,纵横捭阖中,发思古之幽情,唱时代之大风,将楚文化宣扬得淋漓尽致。牛均富甚至认为,楚文化其实就是凤文化,凤的那种至善至美的精神品格,厚德嘉瑞的和美境界,一飞冲天的生命意志,包容兼蓄的普世情怀,神采飞扬的开放浪漫,涅槃再生的不朽追求,正是楚人生命历练的生动写照。在这里,楚人与凤,楚文化与凤文化成了浓得化不开的整体,相互依存,千百年来形成了共同的文化语境。

    “作为一部文化片,《凤舞神州》在对楚文化的表达中,始终能抓住楚文化的特质和鲜明性。聚焦楚文化闪光的部分,显示其文化的古远和优越。”牛均富说,“而且该片通篇具有很浓的诗情和哲理,它从文化的特殊视角和背景上,对荆楚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做出的价值判断,既超越了生活的层面,又有一种很睿智的个人化的情绪传达。正是做到了这点,片子带给了人们欣赏的快意和审美的思考力,也满足了观众娱乐方面的要求。”

    中国艺术研究院赵博雅博士说,《凤舞神州》为观众认识以现今湖北为代表的楚文化的历史渊源、人文地理、文化典故、哲学思考、音乐传统提供了丰富而完整的材料和线索。前四集是介绍截至春秋战国前楚国的文化历史,对楚文化的渊源进行了历史性的梳理。从第五集开始分别介绍最具楚文化特色的各个方面:思想、音乐、科技、农商、革命。与以往对以尚土崇龙的中原文化占主体地位的中华文化的研究不同,这种以地域研究为主导的研究将尚火崇凤的楚文化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开辟了华夏文明另一种崭新的思考方式。此外,《凤舞神州》在多层次完整的呈现楚文化的文化气质方面也是独树一帜的,它为我们对生命价值的理解以及对自身的认识提供了良好的参照,对我们反思文化的多元性与当代社会生活的关系,尊重地域文化的独特性,都具有指导意义。因为我们只有直面地域文化的这种差异性,才能谈文化共存的问题。

 

凸显楚人精神风貌

 

    在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会长武清海看来,《凤舞神州》对于凤文化和楚文化追寻的背后,隐含着古今楚人的核心价值追求。这种核心价值追求,就是楚学专家们所称的“五种精神”:筚路蓝缕的艰苦创业精神、追新逐奇的开拓进取精神、兼收并蓄的开放融会精神、尚武卫疆的强军爱国精神、重诺贵和的诚信和谐精神。比如,该片用“凤之缘”和“凤之雏”两集讲述了楚先祖在3000年前辗转迁徙,定居江汉平原,“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像雏凤一样积蓄力量展翅飞翔,最终从一个不足五十里的蕞尔小国,发展成疆跨江准河汉“方五千里”的泱泱大国。“这种艰苦创业的族群精神特质经过一代一代的凝炼,已经凝化为基因,沉淀在楚人后世子孙的身心里。”武清海说。

    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陈昆满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凤舞神州》展现荆楚文化的灵秀,不仅仅在于其山水俱佳的自然风貌,也不仅仅在于流传古今的老庄哲思和屈骚诗赋,而是通过对楚王的称王、问鼎,屈原的放逐,李时珍的求索,当代仁人志士的献身,以及在冶铸、丝绸、医药、地理、近代工业等方面的成就展示,用内敛深邃的说辞和华丽秀美的画面,将荆楚久远的历史和楚人的浪漫情怀、追求卓越与标新立异的独特气质做了近乎完美的诠释。

    的确,作为一部人文纪录片,总要探讨人的存在价值,总要展现人的命运、人的性格以及人的创造力。在赵博雅看来,从某种意义上讲,《凤舞神州》更像一部影像民族志或者人类学影片。她说,《凤舞神州》以还原历史的本真、考察生活的本质、探索纯粹的文化表现形态、观照楚文化环境中人、自然、社会、历史间的关系为本原,将凤文化这样一个虚幻的文化意象作为一种文化符号的实体,融入楚文化的地缘文化中去,以凤作为楚文化的精神符号,并通过文献和文物资料去考证其历史渊源,考察其地域文化特征。

    《凤舞神州》执行总导演于鹏说,关于楚文化对于凤图腾崇拜的研究,无论是“楚人崇凤,中原崇龙”的说法,还是“南朱雀,北玄武”的说法都由来已久。楚文化图腾象征中的鸟,无论是在人文精神方面还是在原始的自然崇拜中,都体现了楚人特有的文化特性——自由进取、浪漫激昂和乐观自信。《凤舞神州》中所体现的这种凤图腾的精神内涵和由此生发出的楚人独特的气质是非常新颖的。

    《凤舞神州》总撰稿人乐育文在谈及该片的创作初衷时也坦言,写凤文化是为写楚文化,写楚文化又是为了写楚人。在乐育文看来,如果说凤文化和楚文化间有某种同质性的话,那么这种文化和楚人的精神风貌之间则具有内在的逻辑性。比如,“不鸣则已,鸣则惊人,不飞则已,飞将冲天”,这本来用于形容凤凰特有的嗓音和超群的飞行能力。而楚人将这种凤鸟超群的高远志气和飞行能力移植到自己的精神领域中,把“一鸣惊人”和“飞将冲天”当作理想加以追求。楚人之所以能标新立异,追新逐奇,以致敢为天下先,是楚人对“凤鸣”和“凤飞”崇拜的结果。从楚庄王“问鼎中原,饮马黄河”到伟人毛泽东再到可以叫得出名字的各个领域出自楚地的杰出人物,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鸣将惊人”“飞将冲天”。

    陈旭光认为,《凤舞神州》关于“凤文化”的这一总结提升,在新的文化语境下具有文化建设的积极意义。这种意义就在于其能够提升中华文化传播的正能量,利于中国国家形象的塑造。据国外的民意调查显示,某些外国人对中国以龙为民族象征和文化形象颇不理解并颇有啧言,他们觉得龙的形象张牙舞爪,过于狞厉张扬、有攻击性。这虽然带有明显的文化偏见和严重的文化误读,但也可以促使我们思考在当下如何呈现建构国家文化形象的问题。

    陈旭光说,中国虽以龙文化著称,但凤实际上一直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华夏文化的支柱是龙凤呈祥,交相辉映。《凤舞神州》大力彰显凤文化的内涵和神韵,表达当代中国文化建设中和谐、平衡的理念,它对凤凰文化的阐释和努力建构,对龙凤和谐互补意向的深刻寄寓,贯穿了“和”的文化精神,蕴含了国家文化形象建构的深远意向。

    “表现在这部纪录片中,它所呈现和积极建构的国家文化形象,是豪迈热情、奔放而新鲜亮丽的,充满生命活力和韧性精神。”陈旭光说,从小处看,它能增强湖北一带楚地省份民众的家乡自豪感和乡土文化凝聚力,从大处说,则可增强中华民族的自豪感、文化认同感,强化民族精神的凝聚力,对外则呈现了朝气蓬勃、和谐向上、顺应历史趋势,“以人为本”,阴阳互补、“以和为贵”等精神风貌。陈旭光进一步指出,这种包容开阔、健康明朗、意蕴深致的“国家文化形象”的呈现不是空洞、说教、极端强势的,因为它有高屋建瓴的文化创意,坚实流畅的视听媒介语言表达,开放、豁达、多元、先进的历史观、人文精神和文化建设指向。

 

彰显文化艺术价值

 

    《凤舞神州》多角度、全景式地展现了凤文化及凤凰诞生地荆楚大地的瑰丽风貌,高度诠释了荆楚文化博大精深的人文内涵。道家的“人与天和”,儒家的“人伦之和”,佛教的“人与心和”等关乎人类生存的重大命题,即中国文化三大支柱都融进该片,赋予了其巨大的文化含量。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赵卫防认为,该片用炎帝、楚庄王、屈原、昭君等历史人物的传奇故事和辛亥革命、修建三峡大坝等近现代重大事件来展现楚文化,赋予其深邃历史感的同时,更以搬演、穿越等表现手法以及精湛的视听语言,获得了较高的艺术价值。

    赵卫防指出,剧情式搬演是该片的主要艺术手段。与其他纪录片相比,《凤舞神州》无疑具有更大的文化含量,而创作者却大胆地全方位使用剧情式搬演手段,片中的历史展现部分全部是摆拍,真实的历史人物和历史史实以剧情片的方式展现出来。其中有多处片段更是像影视剧,如第四集“凤之鸣”中表现楚庄王对周朝大兵压境时采用了闪回这一影视剧里才会出现的表现方式;伍举和楚庄王之间关于“一鸣惊人,一飞冲天”的对话更是直接以演员对白的形式出现。赵卫防说,这种最大程度追求剧情式的搬演手段,比起泛泛的叙述更能展现出历史的生动性和真实性,观众也更容易接受,而楚人艰苦创业的进取精神和一飞冲天的自信精神也更明白无误地彰显出来。搬演在《凤舞神州》中的成功使用,也再次证明了这种艺术手段适用于这种具有巨大文化含量的纪录片创作。

    穿越是《凤舞神州》的另一种重要艺术手段。该片时刻将历史和当下进行对话,以历史的角度来关注当下,实现了文化的穿越。片中凤文化的历史溯源、曲折发展、一鸣惊人以及浪漫文化、哲学思想、音乐成就、科技艺术、近代先声、革命壮举等都是在和当代楚人的穿越互动中展现出来的。赵卫防说,作为一种重要的创作手法,“穿越”本身并无褒贬之意,关键看用它来表现什么——表现恶俗它就显得更恶俗,表现崇高它就显得更崇高。《凤舞神州》中的穿越,与剧情片中的不同在于其并没有具体人物的穿越,而是凤文化的穿越,这种楚人的图腾文化,沿着历史的隧道,从远古直接穿越到当下,或从当下再次穿越到远古。片中凤文化的这种穿越,不仅营造出凤文化历史的厚重感,更凸显出了其在当下的意义。比如第二集“凤之初”中,表现楚国部落首领熊绎受到“守燎之辱”后,整个楚国民众都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心理落差,民族的自尊心和认同感接近冰点,楚国是继续受辱于周朝还是走自强之路?接着片子穿越到当下,表现荆州当下的人们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这是因为土地的肥沃。进而片子再次穿越到三千年前,表现熊绎作为楚国部落首领,在经历屈辱之后发奋改革,率领楚部落民众选择自强之路,在蛮荒的土地上筚路蓝缕,辛勤开垦,终将贫瘠之地变成了富饶沃土。这两次穿越,较为全面而生动地展示出了楚文化中最为重要的精神——筚路蓝缕的艰苦创业精神。

    在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王人殷看来,《凤舞神州》将史料、文献、地理、神话、传说、民俗融会贯通,营构出浑然一体的宏阔叙述,超越了纪录片、专题片固有的艺术形态,完成了一次中国历史与民族文化传承相结合的艺术飞跃。王人殷说,观看这部影片,会惊喜地发现众多曾被人们忽视的历史现象、史书记载、考古发掘、族群迁徙、物产分布、创造发明以及自然环境,如今经过创作者的梳理、挖掘、辨析、再认识,便呈现出可与黄河文明比肩的长江文明,一幅浩瀚壮阔的长江文明史就这样生动地展现在了屏幕上。

    王人殷的观片感受道出了《凤舞神州》的又一特色:以精湛的视听语言来呈现深邃的文化。例如,第六集“凤之韵”将曾侯乙编钟等画面与复原的楚编钟乐舞表演镜头交替出现,伴以悠扬的乐曲,使得画面本身不但具有叙事和史料价值,更有审美意义。随后,该集又以奢华宫廷中的楚乐舞、舞台上的黄梅戏、民间的楚地原生态舞、悠扬热辣的民歌演唱以及楚地优美的自然风光进行快速的画面组接,音画蒙太奇较为真切地展现出了楚乐的交融和谐之美。观众看到,在这悠远的楚地,无论在哪里,艺术的舞台上异彩纷呈,编钟乐舞、戏曲、原生态舞蹈、民歌等,都唱着楚人对生活无止境的爱,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无论它们有多少区别,只要交融在一起就能相生共存,构成人世间最久远的一首旋律。“优美的音画让楚文化放飞神州大地,进一步展示了‘和美’文化的强大生命力。”赵卫防说。

    纪录片发展到今天,科技手段的介入,已成为一种重要的创作现象,这种艺术和技术的“混搭”,使纪录片的表现力,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凤舞神州》的创作团队,利用当下先进的数字技术,把对历史的书写,转化为现实的视听语言,打造出了许多精妙的富有冲击力的影像段落,耀眼炫目,磅礴大气。牛均富说,片中数字技术的运用,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对凤凰形象的塑造,二是对战争场面的展示。关于前者,创作者们充分发挥美的想象力,创造出了一个既符合历史文化传统,又符合现代审美时尚,并且又能够为中西方文化共同接受的凤的形象。当那只金凤昂首展翼穿过画面,带给人以振奋和力量;当成群的金凤结伴而至,在红安烈士陵园上空深情飞舞时,让人热血澎湃。在战争场面的演绎中,数字技术将战争双方的宏大阵势和激烈冲突的情景表现得活灵活现,一展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奇观,因而使得该片有了丰富的可看性,极大地调动了观众欣赏的快感。

    除此之外,《凤舞神州》在解说语言和拍摄画面等技术层面,也都有独到之处。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贾海燕说,片子的解说语言华美而不失内敛,明快而不乏深邃,令人回味无穷。纵向来看,它往往从历史文化的变迁和社会现象的解说入手,对荆楚历史考镜源流,铺排张扬,力求将观众带入到一种回眸历史、体味文化的情绪之中。同时,文稿的真情实感和解说员的内心感受在解说过程中都得到了充分展开,解说语言与艺术画面充分观照,细节处的配合臻于完美,充分发挥了纪录片解说语言的弹性和画面的张力。

 

     本文转载自201324出版的《光明日报》07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