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我所经历的1949
文/关明国

 
CCTV.com  2013年12月05日 15:35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手机看视频  

  

 

本文作者关明国

关明国:

1929年9月出生。

1948年11月,东北电影制片厂第四期干部训练班;

1949年6月,东北电影制片厂摄影科任摄影助理;

1949年6月底,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影队任助理;

1953年7月,到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工作;

1991年12月离休。

 

拍摄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

我是1949年9月,参加了拍摄政治协商会议的工作。那个会议就是研究建国的事情,研究建国的大计,制定共同纲领,是共产党领导召开的有各民主党派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

在9月20号左右吧,我们组成这个摄制组,驻进了中南海,我的老师就是徐肖冰。徐肖冰是我们摄影队的大队长,我给他当助理,当时我们助理有好几个。大助理是庄唯,还有张庆鸿、张庆喜和我,一共有四个人。当时在怀仁堂会场里有大机器,也有小机器,徐肖冰同志一个人台上台下来回忙着拍,我们在那里工作了有十来天的时间。

    那时候,一开大会就能看到毛主席,有时候就从他身边走过去,在会议休息时,毛主席经常会来回走,跟民主人士打招呼、谈话。那时候我还看看自己个子跟毛主席差不多,现在想想是很难有的情况。

    我今天带来的那个出入证,可能确实是文物了。一个是进入中南海的出入证,一个是进入会场的工作证。

 

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时的工作证

    我们当时就住在中南海里头,因为需要经常回厂(当时是北京电影制片厂)送片子,所以我们有来回的出入证。当时工作挺紧张的。协商会议,大会、小会的讨论、研究。新中国,什么建国纲领,确定国体、政体、国歌、国旗、国都等等这些个大政方针,选举主席啊,选举副主席,都是在这个会议上决定的。

    开会的现场,那警卫都很严的,来回出入都要检查,有一次徐肖冰同志的那个裤腰带,把他那个衣服支起来了,警卫给他卡住了,查看他是不是带枪了,一检查,是皮带头,大家一笑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城楼上拍摄。这台摄影机拍摄同时声镜头的,在现场工作的是关明国、冯喜璋同志。

拍摄开国大典

政协会议结束了,我们这个摄制组的原班人马,就转入到了天安门,拍开国大典。我还是跟着徐肖冰,做他的助理,摄影助理。当时徐肖冰同志呢,主要拍主席台上毛主席的活动,我们当时有一个大机器,这个大机器是可以拍摄同期录音的。为什么呢?毛主席要在上面讲话,要把这个讲话的声音,跟画面同时拍下来、录下来。两者都要同步,所以现在你们看到的那些个天安门上当时毛主席讲话的镜头,就是这个机器拍下来的。

我们这个摄影机架在东边。当时苏联派出了摄影师,他们提前赶到了北京,就是拍摄《解放了的中国》和《中国人民的胜利》这两部纪录片。他们有的摄影师提前赶到了,就是为了抢拍这个开国大典的画面。他们的摄影机架在西面,就是我们是在东面,他们是在西面,这个照片上的镜头,就是苏联摄影师从西面拍摄下来的。当时在天安门上,我们的摄影组情况是:我给徐肖冰同志当摄影助理,另外有一个因为这个大机器,当时有专门管理机器的,我们叫机械员,这个机器上片子都是由他来负责,他叫冯喜璋。

    当时徐肖冰同志把这个机位定好了,我们都是预先提前一天把机器放上去的,找好了机位,录音的在哪个位置。两个机器之间要拉一根连接线,那个线你还不能拉高了,不能绊倒了来回走路的人,所以这个线呢,还要绕着墙根那边过来。组里头,录音的有三个同志,录 音师是叫唐晋,原来我们老录音科的一个科长,也是一个老同志了;还有一个是录音助理是陈燕嬉,现在在北影;另外还有一个助理叫张世明。摄影的有徐肖冰,摄影助理是我,还有一个机械员冯喜璋,这也是三个人。我们这个组里一共是六个人。

 

徐肖冰

    当时的拍摄也是很紧张的。徐肖冰同志还有一个手提的摄影机,这个是他来回跑着用的,比较灵活。大机器是固定的不能来回动的。那么开国大典开始的时候,就是在前五六分钟吧,我们从天安门城楼西边那个马道下去等着毛主席他们的车来。这时候我们把毛主席他们下车的镜头拍了下来,然后他们登上天安门这个整个过程,也把它拍下来了。

    当时毛主席上去了,上了城楼,下面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口号啊,响成一片,那个时候毛主席就跟大家招手。

徐肖冰把这个大机器定好位,后来我就在这个机器旁边,来保证这个机器的运转。然后他就拿那个小机器,在前面拍毛主席近景、中景。你比如说,有这样一个镜头,他要拍毛主席,就是毛主席站着跟群众招手的时候的一个近景镜头,他就要跨过那个栏杆,当时那个栏杆外面,是没有像现在后修的那个走廊似的给记者来回能够走的过道,那个时候没有,他跨过去,就是踩个边,那个很危险。我呢,就要拽着他的皮带,拉着他。当时总理还说,肖冰,你小心点,注意安全。就是这样来拍。

当时小机器,一次就拍一百尺胶片,就是那个小片盒;那个大机器是四百尺的,就是那种大的圆的片盒。

这个大机器是当时咱们接管国民党中电三厂的,是拍故事片用的,它可以使用交流电同时录音,所以当时就临时把它调过来用了。大机器换胶片,就是那个机械员负责,我是负责小机器的换胶片。

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开国大典,你拍下来就是给千秋万代子孙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画卷,所以大家就特别重视自己的工作,不能出一点差错,当时领导交代也是这样交代的。所以大家都专注自己的事。天安门城楼下面欢呼声,那个场面,你也想欢呼啊,可你不能欢呼;你也想跳,你不能跳啊,你只能把工作做好。

 

拍摄《解放了的中国》

拍摄完天安门城楼之后呢,我又调去跟着苏联摄影师,继续拍片子。当时是两个摄制组,一个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一个是《解放了的中国》。《解放了的中国》这个苏联导演叫格拉西莫夫,他负责,中方就是徐肖冰负责,我就直接跟徐肖冰转入到这个摄制组,我们拍开国大典完了以后,马上就转过去了。

之前我们没拍过彩色片,那是第一次接触。我跟的那个苏联摄影师叫基谢略夫,这个人是他们摄影师里头最年轻的,别看他年轻,他还参加了苏联的卫国战争,他在前方工作, 炮把耳朵震得不好了,所以我跟他工作这个期间,他耳朵里头还经常流出液体。

    苏联摄影师他们对画面要求是很严格的,比如说拍一段,要试着洗一洗。每一天工作完了,都有这个程序,就是把当天拍的那个片头,剪一点,他有个黑色的叫“坦克”(显影罐),他就放在那个里头来洗片,看看今天拍得怎么样,光线合适不合适,片子颜色对不对,每天都要做这个工作,我们摄影助理,当然帮他做这个事情。

我们之间交流,一般的像一些工作,一比划大家都知道了。相处时间一长了,一比划大家都明白了。也有一些要找那个翻译,要表达很多的话,有翻译。

影片的内容是讲中国解放以后,百废待兴,怎么恢复生产,人民的精神面貌,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拍摄。比如说我们到沈阳去,拍工业,工业的恢复。然后往南下,到上海,我们还赶上了国民党飞机轰炸浦东。当时因为带我的那个摄影师他在前线工作过,特别勇敢,马上就喊我,拿着机器就跑到现场去。我家里还有一张小照片,当时我拿着照相机,拍的国民党飞机在上头盘旋的镜头。我跟的那个苏联摄影师他当年29岁,很年轻的,他跟我们新影一个老同志苏河清,他们俩是同学,莫斯科电影大学的同学,所以他们俩在一起,老那么打闹玩,特别有意思。

后来我们到了韶山,到了毛主席的故乡,当时没有什么大路,都是小路,我们都是骑马过去的,部队给的马。现在在咱们博物馆里头有一张毛主席他们一家的照片,那就是我们去 以后,在他舅舅家找到的,后来带回北京交到中央了。

我们一直到了广州。在广州,国民党飞机经常来轰炸,我们有一个摄影师,张沼滨

同志,就是在那里腿部负了伤。我们住在爱群酒店,录音组的同志他们住在大概是第十层,外面有个平台,他们录音的那一套机器,都放在靠窗的地方,晚上外面平台上堆积的柴火就着火了,就要烧掉器材,就这样,当时广州刚解放,很复杂那个社会情况。

    这一年多的时间志在一起 的时候,大家都有一定的感情,他们对工作的态度,那么认真,那么严谨,对我们影响很大。

 

《解放了的中国》

编导:徐肖冰、苏河清

摄影:布拉日哥夫等

出品年:1950

 

本片是苏联和中国电影工作者联合摄制的一部较全面反映中国地理、历史、文化以及近百年来中国人民争自由、求解放进行革命斗争,取得胜利的第一部彩色纪录影片。着重描述了中国共产党建立后,领导中国人民与封建势力、帝国主义进行斗争和新中国的诞生。建国之初,家园残破、百废待兴。中国人民热烈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以高度的劳动热情,为祖国走上富强之路,为保卫世界和平而努力奋斗。解放了的中国人民以坚定的步伐从胜利,走向胜利。

 

1949年—1955年 文化部优秀影片长纪录片一等奖

1951年 苏联一等斯大林奖金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