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这儿就是家
王欣

 
CCTV.com  2013年12月05日 16:1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手机看视频  

  

 

本文作者王欣

2011年酷暑,外出拍摄的旺季,《湿润的文明》滨海湿地摄制组加入了茫茫拍摄大军,奔赴广西防城港。

防城港市位于广西省西南沿海,南濒北部湾,北临省会南宁,西南与越南交界,大陆海岸线长达584公里,边境线230多公里,背靠大西南,面向东南亚。

此次摄制组的目的地是防城港的京族三岛,去之前的功课显示,在这样一个中国唯一海洋民族——京族聚居的三座小岛上,拥有澫尾金滩、月亮湾、怪石滩缤纷的美景,那里更是被冠以“中国夏威夷”的美誉。

防城港市地处低纬度地带,属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受海洋和十万大山山脉的影响,常年阳光充足,雨量充沛,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达22℃左右,一年四季都是拍摄的好季节。但是为什么我们要选在最热的时候向它进发呢?原因还是那个神秘的京族。

据说,在防城港市澫尾、巫头、山心三岛生活的京族,已在那里沿袭了五百多年,世代沐浴着南海波涛洗礼的京族人过着渔猎农耕的生活。他们历来重视并喜爱歌唱,最隆重的节日就是“哈节”(也叫“唱哈节”),在京族语言中,“哈”有“唱歌”和“吃”的意思,因此人们就在哈节进行祭祀神灵祖先、“ 唱哈”跳舞和品尝风味食品等活动,历时三天,通宵达旦,歌舞不息。

京族哈节的时间是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十,为了拍摄这个中国唯一海洋民族的隆重节日,探寻最淳朴本真的海洋文化,我们掐着时间,带着一车的设备和人员,高歌赴约。

中国拥有18000多公里的海岸线,如此悠长的海岸线分布,加上东跑西颠的工作性质,看海——在我和摄制组成员的经历中实在不算什么新鲜体验。可是,在澫尾度过的第一个早晨就已经强烈地引爆了我的“小宇宙”。

由于要拍摄滨海湿地的晨景,我们顶着有些厚重的云来到了海岸边。黎明前的海边,凉风习习,海浪有节奏地拍打着黑洞洞的滩涂。由于云层的覆盖,并没有出现点点星光的美景,但是仔细往海的深处望去,摇摇晃晃的点点灯光昭示着有人比我们还早跟海洋“亲密接触”——那是赶海的京族人在劳作,那是他们的上班时间。他们工作的地点就是滨海湿地的滩涂和海岸边涨潮时海水深度不超过六米的海域,虽然他们从不用科学的测量数据阐释他们的生活,但是他们严格遵循着祖辈的传统,劳作在那片广袤的滨海湿地;而他们的报酬就是海洋的馈赠。

    6点钟的金滩还不太光亮,太阳没有冲破云层来跟我们的摄像机会面。稍稍有些沮丧,正要打道回府,突然看见一个小小的船影晃动而来——一个“下班回家”的京族人。我和同伴好奇地迎上去,看不见金滩的太阳,看一看金滩的货色也是好的。没想到,这一眼让我们更加沮丧,三米见长的小木船的船舱里只有零星的小蟹,依靠金滩生活了五百多年的京族人,每天的收入就只有这些吗?正在我不淡定的时候,那个中年渔夫从一个小红桶里取出两个“小坦克”放到地上,跟我们说,有了这两个收获,今天就很值了。于是,各种微距围观,各种百度搜索之后,我们知道了眼前的“坦克”究竟为何物——鲎。鲎是一类与三叶虫(现在只有化石)一样古老的动物。鲎的祖先出现在地质历史时期古生代的泥盆纪,当时恐龙尚未崛起,原始鱼类刚刚问世,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它同时代的动物或者进化、或者灭绝,而惟独鲎从四亿多年前问世至今仍保留其原始而古老的相貌,所以鲎有“活化石”之称。由于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鲎的销路一直很好,而且卖的价钱也比一般海产品要贵很多,雌雄鲎一旦结为夫妻,便形影不离,肥大的雌鲎常驮着瘦小的丈夫蹒跚而行。此时捉到一只鲎,提起来便是一对,故鲎享有“海底鸳鸯”之美称。我们眼前的两只就是一对夫妻,它们的独特还在于它们的血液是蓝色的,就如同它们的家园的颜色。看着渔夫远去的背影,阴沉的天空下,我面对无垠安静的海面,心中“此起彼伏”,是因为凌晨三点就下海劳作却只能凭运气糊口的渔夫?还是因为看似强大的海洋却仅仅回馈零星鱼虾的“不够意思”?抑或是因为神秘的海洋总是不断送来惊喜,显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类的渺小与无知?我不知道,不清楚。海浪继续拍打着,月亮与地球的相互作用力引发的潮汐,即将展示给我们一次退潮,在海浪远去的背影后,留下了小小的我们。

 

广西 红树林保护区

摄影在凌晨夜观星象,笃定当天会是好天气。清晨,一边发誓再也不跟会观星象的摄影合作,一边睡眼惺忪地赶到海边。在摄影自豪而又惊喜地嚎叫后,我知道,抄上了。泛着霞光的深蓝天际,星星不多却恰到好处,既不会让天际孤寂,也不会抢了日出前霞光的娇媚。海浪并没有受到我们嚎叫的干扰,一点点退去,伴随着海浪,太阳一点点升起来,滩涂的颜色由最初的深蓝点缀粉红,到后来退去粉红后金黄色渐渐灿烂起来。当太阳一跃而起时,滩涂被完全镀上了一层金黄色,那是不用任何后期调色的大自然的功力,我知道,此刻的我们一定也沐浴在这金黄色里。还没有来得及“此起彼伏”,眼前的繁忙景象已经火热起来,退潮后的滩涂密密麻麻泛着水泡,紧接着,泛过水泡的地方出现一个个小洞,那是生活在滩涂上各种小生物的家,它们纷纷从洞里爬出来,映入眼帘的多是沙蟹和螺。它们太忙了,忙着“上班”觅食,这可是它们一天中最重要的工作时间,在下一次涨潮之前,要确保自己的温饱问题。沙蟹和招潮蟹挥舞着蟹鳌,不断往嘴里递着从滩涂里发现的美味;寄居蟹扛着各种海螺壳横冲直撞,寻找最佳觅食点;各种螺类从厚重的壳里探出柔软的身体挪动、吃食;弹涂鱼毫不顾忌鱼类的身份,从水里冲出来,在沙滩淤泥里来回跳跃穿梭;海星不动声色地用无数触角挪动身躯。远处,赶海的渔家和凑热闹的游人已经兴奋地进行各种挖掘和捡拾。在这样浩瀚的海洋边缘的一个普通早晨,各种忙碌让人觉得生活的忙碌和生命的积极。海洋,曾经是地球上生物的起源之地,于是,这里可以算作是人类和所有生物的缘起,是他们共同的家园。几亿年过去了,经过不断进化而分门别类的生物依然依靠着海洋,眷恋着曾经的家园,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在食物链中有了等级的区分。

距离金滩的那个清晨已经两年了,可是每每回想起那满眼的金黄色和忙碌的各种身影,我心中总是会“此起彼伏”,不是因为我处在生物链的最高端,而是因为曾经离“家”那么近……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集团历史节目部编导)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