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用心,还历史一段真实的旋律
姚瑶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41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上学的时候曾经十分痴迷流行音乐,和很多80年代出生的孩子一样,流行歌曲于我,就是对懵懂岁月最美好的情景再现——《岁月留声》是一部60集的音乐纪实片,全片以年度划分,意求对建国60年来新中国唱片产业的发展做一梳理。在60集的节目中,我承担的集数并不多,但作品年代比较分散:其中包括建国初期和文革前后的乐曲作品,改革开放初期内地的原创流行音乐,以及进入21世纪后的数字音乐作品和作为全片结尾的奥运歌曲。需要强调的是,因为个人的爱好,我是在十分亢奋的状态下开始最初的工作的。但是,也恰恰是对选题的这种偏爱,成了日后写稿过程中带给我困惑最多的一道关卡。

回过头看,每一次结构新稿的时候,脑海中出现频率最多的两个字竟然是“客观”。作为一名纪录片工作者,似乎早该明确自己工作的意义,即为观众提供一切有关自然和社会最为真实客观的影像。然而,在制作《岁月留声》的过程中,我发现,仅这最最基本的一点,却也是最难做到的。因为生于80年代,对于众多创作于改革开放后的流行音乐作品,总有一份共同成长的亲切感。写稿过程中,常抑制不住的想在字里行间加进一些对自己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的缅怀。当然,即便不用语言,编导个人的情感同样可以表达。

以第60集《我和你》为例,《我和你》是笔者本次承担的所有分集中完成得最为顺利的一集。由于涉及的都是当下的人物和作品,《我和你》的故事素材相当丰富。但作为全片的结尾,《我和你》能够如此顺利的完成压轴的任务并得到领导肯定还是源于我个人的唱片情结。

首先,作为《岁月留声》的最后一集,《我和你》的内容主线虽然是奥运歌曲的制作征选,但其灵魂主线还是指向了日渐落寞的唱片产业现状,和对中国音乐产品市场未来走向的展望。写稿过程中,笔者大幅减少了个人化的语言,着重采访和简单的背景交代,力求把最真实客观的产业现状呈现给观众。但与此同时,也把个人对唱片的一份留恋用另外的方式渗入了片中——即在编辑过程中,运用镜头和音乐等后期的表现手法传达个人情感。而这种无碍整体导向的表达方式,便是见仁见智、不露声色的个人情感宣泄了。

同样的方式也出现在《弯弯的月亮》一集当中。在编辑过程中,笔者十分幸运地找到了歌曲演唱者刘欢和词曲作者李海鹰时隔二十年的两次同台合作的演出素材,在该集的结尾用简单的特技放慢作为转场连接。演唱者从一头黑发的年轻歌手立时变成了现在头发花白的沧桑模样,此时,那些对时光荏苒的感慨便很轻易的通过画面跃然于心,即便没有任何语言,观众也能够产生共鸣。

很多人说没有感情做不出好片子,我个人很认同这一点。但能否把握个人感情和客观真实之间的度,才是真正考验编导功力的。这一点,在制作五、六十年代内容的作品过程中,笔者体会很深。

以“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为例,这两部经典作品诞生的年代背景对笔者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即便了解过后也无法感同身受。完全从作品的专业角度出发结构故事很难深入,也易沉闷;试图通过特殊的时代背景抒发感情,又实在连自己都觉得做作。起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想法都浮在表面,始终无法深入主题,结构故事的过程十分痛苦。对此,笔者的经验是,对于自己并不熟悉年代背景,对主题的专业知识又了解甚少的命题,只能拼命做足各方面的了解工作。除去阅读书面资料和与采访对象沟通外,还要向生长在该年代的不同人群取经,通过多方面的信息在自己脑中拼凑一个相对客观的历史事实。在拼凑和还原信息的过程中,完成自己对命题的第二次认知,在此,说培养感情也并不为过。

在搜集各方资料的过程中,笔者也总结出以下几点注意事项供参考:

1、在没有深入命题之前,任何信息都是有效信息,思路要敞开。

2、搜集资料的方式很多,除传统方式外,网络论坛、相关沙龙、业余发烧友都是很好的信息提供者。

3、书面资料(数字等)有可能有误,网络信息的真实度需时刻求证。

4、采访对象总会针对同一时间说出相反的论调,留给观众一个自行判断的机会也是纪录片的一大贡献。

近一年的制作时间里,《岁月留声》带给我的感悟很多。关于纪录片,客观或真实永远只是相对,不投入感情的作品无法打动人,投入过多感情的作品又难免厚此薄彼。曾经的历史总是人们口口相传才得以流存,如今,每一个纪录片工作的使命与责任,也许就在不遗余力地付出自己的时间与情感。用心思考资料中的每一个字,体会受访者的每一句话。唯有用心,才能尽可能客观且真实的为观众还原一段最精彩的历史。

 

 

本文作者为历史节目部编导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