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用图片讲故事
晨宵宵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50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20097月,我作为一名从未接触过人文类历史纪录片的新人,进入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开始学习和从事编导工作;20108月,六十集大型音乐纪实片《岁月留声——新中国唱片60年》历时一年的时间,终于在团队成员们集体的努力下,完成了全部的制作工作。而它,也正是我身为编导所完成的第一部作品。虽然在接到这个片子之前,我也曾在新影进行过相关实习,在几位成熟导演的带领和指导下进行过前期拍摄与后期制作。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到了自己真正上手的时候,都与想象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在这段丰富而宝贵的经验中,为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却是一张张已看似斑驳褪色的老照片。

在纪录片的创作中,图片的应用得当会有助于内容的表述和传播,可以增强说服力、影响力和感染力。作为人文类历史纪录片节目,用真实的图片来加强历史的真实性与说服力则显得更为重要。

《岁月留声》以年份为脉络,对新中国的唱片产业进行了一次系统地梳理。由于是按照年份排序,其中一部分内容必然会涉及到较为早期的历史。那个年代,影像的记录远没有现代发达,而如果仅使用亲历者的叙述,或使用“再现”等拍摄手法,又会降低节目的真实性与对观众的说服力,照片在这个时候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歌唱祖国》一集中,涉及到了词曲作者王莘在投稿未果的情况下,亲自前往天津各地教唱歌曲的内容,这对于《歌唱祖国》这首歌后来的推广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在当时并没有留下任何影像镜头,那么该如何表现呢?单单只使用天津市区的空镜,会使得整个片段稍显无力,而如果在空镜中加入一些王莘教唱时的图片,哪怕是已斑驳模糊,都会大大提升内容的说服力,图片的力量可见一斑。

《岁月留声》内容涉及到前后60余年,内容庞杂,拍摄周期紧张、经费有限,无法避免地会留下许多拍摄的遗憾。在《幸福万年长》一集中,没有采访到演唱者汤灿的确是我始料未及的。原本的脚本设想、故事构架只得全部推翻,转而以采访到的曲作者浮克作为主线重新结构。而对于长期扎在录音棚的音乐人浮克来说,即便对他的生活进行重新拍摄,也可能只是一些惯常的记录,无法捕捉到更多新鲜的镜头,于是图片又成为我主要运用的素材。在与浮克协调后,我得到了他不同时期,不同状态下的一组照片。而这一组照片,以一种静默的力量真实体现出了浮克曾经的历史与现实的状态。用空镜与采访衔接,再在关键处用真实的图片加以点亮,整个片子也显得较为丰富且具有说服力。

由于《岁月留声》是以音乐为主要创作元素之一,整体风格偏时尚,所以在镜头剪辑上,我也一直在追求较高的剪辑率。由于担心单张照片出现的时间过长会拖慢片子的整体结构,造成节奏的停顿,所以在最初照片的处理上,我也一直恪守最长不过5秒钟的准则,再配以炫目的处理方式。此时的我却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照片中所传达的都是陌生的信息,需要足够的时间让他们进行解读,并且节目不是DVD,是无法倒带或暂停的,如果对图片没有进行恰当地说明,并留出足够的解读时间,便会造成观众在接收信息方面的缺失。但庆幸的是,这种错误的做法在后来的制作中,已被纠正过来了。而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重要的成长。

在历史节目的制作过程中,我们似乎往往会更加重视对于影视资料的查证和使用,而忽略对图片信息的核实与考量。在《闪闪红星》一集的创作中,要用到音乐家傅庚辰年轻时的一张照片,但是采访中傅老没有提供,于是我们在网络上进行了“百度”,很快搜出了一张图片质量不错,并且署名“傅庚辰”的黑白照片,但是仔细看看,又似乎不完全像。于是我们和傅老再次取得联系,带着图片去傅老家进行求证,结果网络上的这张照片果然不是傅老本人。拿到傅老本人提供的照片后,我们不禁暗自庆幸,幸亏没有轻信网络,否则节目播出,岂不以讹传讹?

无论是影视资料还是图片资料,都是历史长河中重要且不可或缺的珍贵组成部分,我们应将它们当作同等重要来看待。认真查证图片上出现的人与事,并做出清晰易懂且明确的注释,并为观众留下足够的时间去看、去想、去理解。图片,应该是在影片的关键处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而绝不是在我们没有镜头可用时,随意用来填充的“配料”。那一张张看似斑驳而模糊的图片,其实都是在为我们讲述一个人,一个故事,一段时间,它们都是历史中珍贵的瞬间。

 

 

本文作者为历史节目部编导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