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经营历史是一种责任——访新影集团董事长高峰
《当代中国》画报记者/陈平

 
CCTV.com  2013年07月04日 15:3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手机看视频  

 

    2003年,高峰请缨来到中央新影集团,成为新影的第八任掌门人。我们这一代人向来是服从分配,要求来新影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主动挑选工作,他说。问及原因,他说了四个字:喜欢历史。

 

高峰


  当代中国:60年新影记录了新中国的60载沧桑,《新闻简报》等纪录片至今仍是45岁以上的中国人挥之不去的情结。在你心中,如何评价新影60年?
  高峰:的确,我们这代人就是看着《新闻简报》长大的。特别是文革时期,文化生活极端匮乏,电影院里除了《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就是《新闻简报》。所以老百姓调侃当时国内放映的电影:越南的飞机大炮、朝鲜的又哭又笑,罗马尼亚的搂搂抱抱、阿尔巴尼亚的莫名其妙、中国的《新闻简报》。
  虽是抱怨,但却说明即使在文化遭到空前破坏的时期,新影的纪录电影依然和老百姓在一起。
  到目前,新影生产的完整的纪录片约有5000部,包括《新闻简报》《祖国新貌》《今日中国》《世界见闻》《新农村》等电影杂志。其中的《新闻简报》从1955年至1977年,持续了22年,每七天一期,内容涉及300多个主题,这在世界电影史上也是个奇迹。
  新影在北京西山有个仓库,保存着包括《新闻简报》在内的几万本胶片,这些都是国家的历史。走进这座仓库,你会感觉很神圣。纪录片对历史的记载和其他形式的记载是不同的,纪录片完全是纪实性的,即使有个别镜头是补拍的,那完全出于技术需要,绝不会影响事件的真实性。这也是纪录片的魅力所在。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新影的60年,那就是:真实记录新中国60年的风雨历程;如果用一句话评价新影的60年,应该是:几代新影人不辱使命。

 

2011年6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等中央领导接见纪录电影《中国三峡》摄制组


  当代中国:新影整体转制为中央电视台新影制作中心后,在发展我国纪录片事业中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经历了怎样的蜕变?
  高峰:刚来新影时我提出一个口号:“经营历史”。尽管新影前些年看似处在边缘地带,但是这些年我一直坚信,所有的边缘都是中心。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创造属于自己的这个中心。改制后的新影要全面发展、全方位经营,我提出了16字方针:提高品质、盘活资源、强化营销、扩展空间。
  新影有很多珍贵的老胶片,它们见证了国家的成长。这些静静地躺在仓库里的老胶片是有生命的,我们的责任就是让它们发挥更大的作用。我特别希望办自己的频道,但很难,国家对专业性的卫视频道限制,企业是不能上卫星频道的,只能做数字付费频道,于是就做了一个老故事频道,把老胶片放进去,但是受收费和收视方式的制约,经营状况一般。全国130多个数字付费频道都面临这样的问题,都不景气。
  还有一个问题,在海量的影片中找出所需要的历史资料,犹如大海捞针,严重制约了这些老胶片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正在做一件事:将电影胶片转换成数字影像信息,分类编辑检索目录,建一个历史影像资料数据库。目前,已经完成了一些急用影片资料的数字化,比如电视台常用的。因为要按11的时间比例来转换,工程浩大,计划先用两年的时间转出一部分。这是新影未来几年的一项重要的基础建设,困难很多,但我有信心完成,更坚信它的市场前景。
  目前新影和科影每年至少能生产2000部纪录片,除了纪录片,也在做其他产品,比如电视剧,《毛岸英》在央视播了五、六次,还得了奖。

 

(上图)2009年9月,高峰与米兰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联合会主席阿斯卡尼亲切交谈。

(下图)2010年7月,爱尔兰驻华大使访问中央新影。

(上图)纪录电影《西藏今昔》摄制组在西藏拍摄现场。

(下图)2012年12月,中央新影华中影视文化产业园在武汉奠基。


  当代中国:在价值观多元化的今天,与商业片、纯娱乐片相比,纪录片仍然属于小众文化,对于发掘和实现纪录片的市场价值,新影有哪些探索?
  高峰:实际上好的纪录片是不乏市场的。12年前,一部政治题材的纪录片《周恩来外交风云》就曾创下3700多万元的票房佳绩。关键是建立专业、高效的传播平台。
  过去纪录片只能卖给电视台,还卖不出高价。在电影院放映也很难,即使是《海洋》这样优秀的纪录片,影院也很少在晚间黄金时间播放,它的电视收视率甚至比不上一个很差的故事片。这些都明显制约着中国本土纪录片产业的发展。
  现在中央电视台也开设了专门的纪录片频道,但播放的大多数还是从国外引进的动物植物纪录片,对历史纪录片的需求比例还比较低。这就好比在大超市里,你只能占一个柜台,在犄角旮旯里忍着。所以,我们得有自己的专卖店
  这些年来,新媒体快速发展,如视频网站,为纪录片提供了更便捷的播放载体,让我们看到了纪录片突破传播困境的希望。根据新影历史资料数字化工程的进展情况,我们考虑建一个专门的视频网站,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站享用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
  同时,我渴望建立一个纪录电影的专业院线,专门播放纪录片。但是纪录片专业院线首先必须是低成本,因为纪录片不会卖很高的票价,所以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新影电影公社。借鉴798模式,从二、三线城市开始运作。首先在海南尝试,和海南电影制片厂及当地政府合作,或者利用老厂房,或者联合几个社区,氛围可以怀旧,但体制要创新,要和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结合起来。纪录片涉及的题材广泛,包含了人类和自然界的方方面面,非常适合制作特效,所以我们的专业院线的建设充分考虑到这个特点,运用了3D等特效技术。我想,只要坚持这样做下去,就有希望在全国建立起一个低成本、能盈利的放映老纪录电影的新影电影公社

 

2009年7月,高峰在故事片《永生羊》拍摄现场


  当代中国:你在央视做得顺风顺水,为什么选择来新影?
  高峰:我从1983年分配到中央电视台工作。2003年,我是带着儿时的记忆来到新影厂的。从小就非常喜欢纪录片,年轻时候看《周恩来同志永垂不朽》《莫让年华付水流》《潜海姑娘》,给我留下了这一生都抹不掉的记忆。我们这一代人是伴着新影的纪录电影长大的。
  2003年,新影还处在比较困难的阶段,从央视到新影,我的行政级别也没提升。支撑我一生中唯一一次主动选择的理由只有一个,我太喜欢纪录电影了。
  老国企有一种独特的氛围,可能有人会认为这种氛围不合时宜,但我感觉很亲切,不光是那种厚重的历史,就连大家相互间称呼师傅,都那么亲切。老厂子的那种机油味已经渗透进墙缝里,洗都洗不掉。现在再怎么模仿,也没有那个味。
  热爱就意味着承担责任。我喜欢诸葛亮的《出师表》,办公室中挂着几件书法作品,全部是《出师表》,“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来到新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离退休的老同志请来,向大家报到,倾听前辈们的指点。这些前辈用血汗创造了新影厂半个世纪的辉煌,他们就是我的“先帝”。我的人生格言是“行万里路,认一条路;读万卷书,写几本书。”认一条路就是纪录片了,已经写了三本书,都是关于纪录片的。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今年58岁,能继续在这里工作的日子屈指可数。在新影厂的院子里马上要建设“纪录影视产业园”,5月份动工,占地面积85亩,争取两年内建成。能在退休前让这里变个样,也算是了却了我一个心愿。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